• 主持人:听众朋友,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一五”规划建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在今天的《燕赵论坛》特别节目中,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将为我们解读为什么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个话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发生了历史性的深刻变化,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快速发展,呈现出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可喜景象。
    然而,据有关方面统计,目前全国有一半的农村没有通自来水,60%以上的农户没有用上卫生的厕所,近7千万户的农民住房需要改善,而诸如烂泥路、臭水塘、垃圾堆等在农村还远远没有得到根治,从2000年,农民收入问题在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上受到高度重视到现在,五年来,中央高密度兑现重农的承诺,以城带乡、反哺农业的步伐已经启动,并且不断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就顺理成章。
    温铁军:在2005年中央1号文件中有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提法,2005年9月22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为十六届五中全会做准备,明确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为国家“十一五”规划的重要内容,在10月10日左右,中央政治局的指示就变成了中央十六届五中全会讨论的重点。十六届五中全会的公报和十六届五中全会向国家“十一五”规划提出的指导意见,明确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历史任务。可见,从05年1号文件新农村建设的提出,到十六届五中全会正式作为重大的历史任务予以强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为什么现在提出新农村建设呢?对于整个三农问题来说,这也是一个递进的过程。
    我们都知道,中国在80年代进入市场经济,到1992年中共十四大明确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既然讲市场经济,就要解决农业如何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问题。当时提出的一系列农业结构调整、如何开展商品化农业生产、进一步发展农业的产业化经营等,都是当时背景下的政策提法。
    同时我们也知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只解决要素的优化配置,市场可不解决收入分配差距拉大导致的不公平问题。虽然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城乡差别在显著拉大,收入差别也在拉大。这时,农民的负担问题,农民的权益问题等等,一系列问题开始凸显。
    于是,到90年代末期,中央就把农业问题的政策提法改变为“三农”问题的政策提法,更多强调的是如何减轻农民负担,如何提高农民收入,如何保护农民权益。到新世纪,多年累积下来的农村的整体发展问题——包括教育的问题,医疗的问题,村容村貌的问题,村级管理的问题乃至农民负担的问题,包括土地问题等等,又都先后表现出来。而这些问题又相对比较复杂。单一的农民问题,单一的农村问题都不足以涵盖,因此,新农村建设就顺理成章的提出来了。所以,从农业到农民到农村,“三农”问题整体的指导思想是越来越清楚了。
    我们大家要正确地理解党中央决策的过程,应该看到这是一个与时俱进、实事求是的表现。有哪些问题发生,就提出哪些政策对应去解决。

    主持人: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提出了“两个趋向”的重要论断,就是在工业化初始阶段,农业支持工业,为工业提供积累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但是在工业化达到相当程度以后,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实现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协调发展也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我国现在总体上已经达到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阶段。那么到底什么是新农村建设呢?
    温铁军:很多人不明白新农村建设是什么?大家想想,咱们周边的东亚国家,如日本、韩国也都是小农社会,都是农民一家一户分散生产,集中居住在村里边。由于大家都是按户从事农业生产,那么,这种模式相对而言,对市场风险的抵御能力是相当低的。因此,日本、韩国都在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相继提出了新农村运动,也就是政府主导,由政府投资,发动广大农民参与,推进农村的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推进农村的基本建设,促进农村的基础设施改善。他们都先后在工业化的中期阶段上,通过加大农村的基本建设投资,把农村的道路基本上都硬化了,家家都通了电,通了水,都有电视和电话了,整个农村的硬环境全面改善了。因为政府大量的小项目都投到各个村里了,又由于同时调动起广大农民参与,就在自己家门口从事非农就业,得到非农收入。
    韩国和咱们有许多相似之处。只要在新农村建设进行的过程中,农民收入就可能是稳定的和不断增加的。这样,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也就建立了,农村的硬件环境就改善了。随后就出现了部分有点余钱剩米的农民成为城镇居民,城镇化也就发展起来了。而这样一种建设过程,这种投资方式,同时也会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因为,农民需要的消费品,农民需要的小型建筑项目,恰恰是地方中小工业能生产的,所以地方经济发展起来了,城镇经济发展起来了,农村的面貌整体上改观了。水利上去了,电力上去了,整个农业的生产就发展了。
    这些年,国家在城市的投资逐年大幅度提高,而在农村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相对薄弱。因此,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给农民的好政策一定要稳定并且要加强,给农民的优惠只能增加不能减少,这些指示都变成了新农村建设的具体的内容。
    在2005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新农村建设的表述是最多的,远多于其他各项任务。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八项任务,提出了八个重点,好多都是跟农村相关的。应该说这是给广大农民群众,广大农村基层干部,甚至给乡镇、给县以下的县域经济都带了重大的利好的消息,我们终于到了增加对农业的投入,增加对农村的投入,增加对农民生活投入的一个新阶段。

    主持人:“十一五”规划从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五个方面清晰地勾画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好前景和实现途径。温铁军教授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温铁军:首先,是中央加大投入。中央已经决定加大两个方面的投入,第一方面是国家财政,国家财政要对县以下基层的公共开支逐渐增加投入,包括是教育、医疗、治安、管理等方方面面,逐渐实行由政府来支付农村基层的公共开支。
    上个世纪90年代做不到是正常的,因为直到1997年税收占GDP的比重还不到11%,2004年中央、地方两级税收占GDP的比重仍然不足20%,但经过八年努力已经接近到20%左右,这时政府有点余力了;尽管国家财政仍然相对比较困难,每年还有3000多亿的财政赤字,但是这时中央领导也开始下决心,财政向基层倾斜。第二是国家投入于农业的资金。以往国家资金用于农业的投入70%左右主要用到了大项目上,比如大江大河的治理、退耕还林等,大项目基本上各个部门就把钱分了。从2003年开始,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就强调要搞小项目,要搞村以下基层和农民利益息息相关的小项目,那时并不是中央没这个决心,而是各地缺乏准备,比如河北省,如果给农村投资,投给谁?河北省至少有上万的村,给哪个村?不给哪个村?怎么给?政府的各个部门都没有这种工作的习惯,也没有这样的工作程序,所以到现在为止,国家投资仍然还是很难下来。
    因而,这次就是要同时推进深化农村体制改革,调动各方面参与的积极性。世界范围内的新农村建设,农民都是主体。问题在于各级政府和部门怎么才能调动农民参与?看来,在国家决定通过两大投资系统往下投的时候,只能在农村深化基层改革,搞组织创新、制度创新,这是现在我们应该做的事情。(2006年1月9日播出)

    (6)怎样建设新农村
    ----访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

    主持人:听众朋友,20多年来我国城市的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农村的面貌却改善不大,中西部地区的农村更为落后。我国人口众多,即使今后的城市化水平达到了70%,仍会有4亿到5亿的人居住在农村。因此,从 “十一五”开始我国要逐步建立起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长效机制,在积极稳妥地推行城市化,减少农村人口的同时,把农村建设好。通过农民的辛勤劳动和国家政策扶持,明显改善广大农村的整体面貌。今天的《燕赵论坛》节目,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将为我们解读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相关话题。
    新农村建设新就新在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阶段,经过两个反哺,城市对农村反哺,工业对农业反哺,使得农业得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使得农村社会能够实现和谐社会,这和我们建国初期的新农村建设相比,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之处。
    温铁军:应该说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在建国之初提出的新农村,是在我国没有实现工业化时期。现在理解中央的精神,一定要从认真学习胡锦涛总书记的指示开始,首先要理解胡锦涛总书记的两个阶段和两个反哺。在一个国家连工业都没有的时候,在一个民族没有取得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资格证时,怎么能谈得上哪个领域、哪个方面先好起来呢?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至于有什么异同。一是,基本的思路应该说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农村好起来。二是,做法也有相似之处——调动广大农民积极参与。三是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就是那个时候没有投资能力,现在有了一点投资能力,那个时候没有工业基础,现在有了庞大的、完整的工业基础,我们有能力开展农村建设。

    主持人:三农问题主要是宏观问题,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农民问题,20世纪的农民问题主要是土地问题,21世纪的农民问题主要表现为就业问题。
    温铁军:这是我历来坚持的观点。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像中国有这样如此多的劳动力,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世界上找不到任何国家可以和我们相比拟。因此,我在各种国际交流的场合就总是要问:什么样的主义、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领袖能解决这么庞大的劳动力就业问题?!如果把所有的劳动力都推进劳动力市场,那么越多的劳动力进市场,劳动力的价格就越下降,这是一个基本道理。而我们现在有8亿以上的劳动力,世界上发达国家劳动力总和才不过4亿多,如果我们一国就是发达国家劳动力总和的两倍,请问:哪个国家敢说已经解决了劳动力的充分就业?就算最先进的美国,布什总统敢说我们解决了美国劳动力的充分就业?不敢。欧洲由于就业不足引发的社会矛盾、社会犯罪也是大量存在,我们当然也不可能根本解决劳动力的充分就业,这当然是个大问题。
    所以在中央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才强调,要更加关注就业问题,特别强调了社会公正。和谐社会,公平正义,这都是基本理念。我们无法用简单地放开劳动力市场来解决中国庞大劳动年龄人口的就业问题。
    那么怎么解决呢?新农村建设就是一个很好地增加农村非农就业的重要领域。我们现在为什么主张把农民组织起来,让农民积极参与呢?比如,国家要下项目到我们搞试点的定州市的翟城村,翟城村的五千村民可以召开村民代表代表大会,讨论先上什么项目,是先上水利,还是先上电力,先上教育还是先上文化?列出项目的先后顺序,国家根据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项目情况下达资金到村,村干部再组织民众参与。如果村干部不能组织民众,那项目就先放一放。世界上东亚小农社会的做法都是一样的,韩国当年是先搞三分之一的村,也就是一些基础条件比较好,组织能力比较强,农民参与度比较高的村作为先进村,政府先投资,也是一批一批的搞。因此,我希望通过你们电台的声音告诉河北的老百姓,千万不要坐等,现在就要积极行动起来,抓紧形成各种各样的农民的自组织。
    比如说国家文化事业要投给农村,文化可不是给个人的,一家一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再说国家的卫生事业要投到农村,如果都是一盘散沙,国家怎么投?所以一定要帮助农民组织起来,一定要帮助基层加强组织建设。早在2003年1月份的中央农工会文件里就明确提出要加强农民的组织化程度,最近在十六届五中全会文件中则明确强调要提高农业的组织化程度。其实问题很清楚,并非农民没有积极性,而是一定程度上我们现行的某些部门的工作不适合帮助农民真正地承接政府给农村的投入。
    主持人:从2003年初,党中央明确地把三农问题强调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以来,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增加对农村医疗和教育的投入,温家宝总理已经在2005年的两会上庄严地承诺,到2007年所有农村贫困家庭的子女入学问题都要解决,不能再让贫困家庭掏钱,可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
    温铁军:现在已经提出来了,教育到2007年之前全部农村贫困家庭子女的入学开支由政府负担,第一年由中央政府承担592个国家贫困县的农村教育开支。第二年由所有的省级政府承担700多个省定贫困县的农村教育开支,这就解决了1200多个县了,剩下的几百个县逐步解决。再看医疗,现在给农民提供了合作医疗的政府开支比重,已经增长到了80%。原来是1:1,就是政府出一半,农民出一半,后来变成1:2,就是政府出三分之二,农民出三分之一,现在又变成政府出4,农民出1,80%的合作医疗费用由政府出,农民只出20%,如农民拿10块钱,政府就拿40块钱,如果政府真地拿出钱下到村了,还能搞不起来吗?
    问题不在于政府拿钱,有人老觉得是钱不够,其实是不对的,中国现在已经是资本过剩,在国家层面上,存款大于贷款的总额,超过了8万亿人民币;政府拥有的以美元计算的外汇储备,是8千5百多亿,可各级地方政府现在还拼命地搞招商引资。依我说,这样搞实在是错了,因为现在资本既然是过剩的,资本的价格就应该是很低的,但我们地方的很多事情都仍然是90年代的某些错误思路在继续发挥着作用。其实,现在阶段性的变化已经产生了,我们不是政府没有钱,而是农村没有载体,接收不了上面下来的钱。我本来就不认为这事不能做到,只不过是我们有些干部的观念上的问题没有解决,认识不统一,还不习惯于把自己的着眼点放在广大民众、广大农民关心的问题上。所以,十六届五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反复强调的,要各级干部去关注和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

    主持人:温铁军教授曾经对土地私有化论提出过严肃的警告,如果土地私有化,任何政府都将无力安置剩余几个亿的人口。他认为中国的资源条件对制度安排从来都是一种硬约束,使中国客观上走不了西方模式的工业化道路,无论是硬一点的照搬还是软一点的跟随,都必然会造成重大的损失。
    温铁军:有人认为,只要把土地私有化了,中国的问题就能够解决,这是一个低级的问题,为什么呢?首先是中国在20世纪前50年,经过了三次土地革命战争,才有了今天按人平均占有土地的制度。一旦土地私有化,中国将出现灾难性的后果。我先后跑过几十个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一个象中国这样彻底地解决过土地问题,只有我们中国人解决了。在大多数这些发展中国家,只要人口相对比较多,往往会出现农民游击队,为什么呢?因为无地农民生活没有来源。以印度为例,10亿人口,7亿农民之中36%无地,无地农民生活无着落,参加革命,难道我们想再要一次这样的革命吗?当然不想。所以,中国目前在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不能动摇的,如果我们希望社会安定,就不要轻言土地私有化,至于农民在某些地方失地,主要是过快城市化、过快工业化带来的负面后果。(2006年1月16日播出)
  • 责任编辑:xc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