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中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伟大战略,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各级政府纷纷响应。媒体上不断出现各种关于新农村建设典型的经验介绍,从软件建设到硬件建设,应有尽有。当新农村建设空前“提速”时,我不免担心起来。按照一般的逻辑,建设新农村意味着“立新”,而“立新”又和“破旧”紧密相连,不破不立嘛。因为有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中“破旧立新”的惨痛记忆,所以我在此要提醒一下,新农村建设中有许多东西是既不能“破”,也不必“破”的,需要的是把它们好好地“保护”起来,甚至发扬光大;即新农村建设中要“把根留住”。

    我们还是从“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这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目标说起吧,这二十个字所反映的五个方面都有一个“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问题,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破立并举”或“先破后立”。

    “生产发展”当然是新农村建设的关键所在。说到底,打铁还要靠自身硬,只有农村生产发展了,新农村建设才有坚实的经济基础。然而,这绝不意味着可以不择手段、不惜代价搞生产;虽然“发展是硬道理”,但发展要讲道理;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环境保护问题。我们的城镇和江河湖海已经被“发展市场经济”的伟大号召污染得差不多了,这一次“新农村建设”的再次号召会不会重蹈覆辙?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新农村建设在各地盲目攀比中无序“发展”,“跃进式”的新农村建设就有可能使未来的“新农村”依垃圾群山傍工业污水。因此,在此新农村建设伊始就要把农村的环境保护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并切实贯彻到各级政府的具体行动中。农村那些还未被破坏的青山绿水是未来新农村的“根”,也是我们国家和民族未来赖以生存的“根”,是必须留住的。上面讲的是生产力方面,在生产关系方面也是同样的道理。要“生产发展”就要进一步解放生产力,解放生产力要调整生产关系,其实现手段就是进行制度创新或改革,但是无论你怎么创新,怎么改革,都要始终注意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必须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因为农民是“生产发展”的主体,农民是新农村的主人;否则,即使你改革或制度创新的初衷是好的,但结果会是坏的,农民不领情。可见,保护农民生产积极性就是保改革的“根”,保农村“生产发展”的“根”。

    农民“生活宽裕”是党的期望,也是农民的向往,是新农村建设的落脚点。可这里也有个保护问题,那就是新农村建设中要认真保护农民利益,千万不能“逼民宽裕”。我的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在不久前的过去,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响应中央发展经济的号召,就曾经“逼民致富”,那它们今天会不会为了响应中央建设新农村的号召而“逼民宽裕”呢?实际上,这种苗头已经出现了。椐报道,某地政府为了搞个新农村建设的样板村,政府和农民“共同努力”,使刚刚解决了温饱的农民们一下子住进了“社会主义新别墅”,结果住进新别墅的农民们看上去好象“生活宽裕”了,可家家户户债台高筑。这种形式主义的“生活宽裕”当然不是农民所需要的。这实际上是打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旗号,干着损害农民利益的勾当,与1990年代加重农民负担别无二致,我们总不能在继农村税费改革之后,再搞个“新农村建设改革”吧?由此看来,在实现农民“生活宽裕”的新农村建设道路上,“切实保护农民利益”这个被重复了无数次的话题仍然需要警钟长鸣!

    “乡风文明”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党“两手都要硬”执政理念的具体表现。建设一个“乡风文明”的新农村当然是我们所期望的,也是培育社会主义新农民的需要,说到底,没有社会主义新农民就没有社会主义新农村。问题是我们要以什么样的文明来武装社会主义新农民。有人可能说,这还要问吗?那当然是要用现代文明来武装社会主义新农民了,可是,我们应该看到,现代的未必都是好的,而传统的未必都是坏的。这就有个正确处理现代和传统关系的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现代文明是农民所需要的,但对乡村社会来说,保护民族优良传统,发扬优良传统更不可忽视。只有让现代文明建立在厚实的民族传统之上,才能长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乡风文明”之花。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和市场经济的冲击之后,本来深植于农村的有些优良传统已经渐渐地被丢掉了。比如,从前的中国乡村社会是一贯重视孝道的,尊老爱幼被誉为中国人民得益于农耕社会的一大美德;可是最近的一项涉及二十来省的农村“孝道调查”结果表明,我国农村已经出现孝道危机,农村老人总体上已经沦落为乡村社会最不受重视的贫困、弱势群体,且这种趋势有增无减。“老吾老及人之老”,如果我们的新农民不愿意“老吾老”了,他又何能爱及他人?爱党爱国更是枉谈,什么样的现代文明能在这样的土壤上生根发芽?可见,保护民族优良传统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重要任务。传统可真是我们民族的根啊!不可不留。

    “村容整洁”是目前地方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最愿意做的事情,因为它能看得见,有形象。可这里潜伏的危险也最大。我并不是一味地反对“村庄整治”和“拆旧建新”,在有条件的地方进行“村庄整治”和“拆旧建新”,可以更好地、更方便地实现“村容整洁”目标。但是,在你这么做的时候,同样不能忘记“保护”二字。这里的保护主要有两个重要内容,一是要保护农村原生态,为了建设新农村中的“新村庄”,砍掉百年古树,推掉成片竹林,摧毁小桥流水,然后仿照“城市风景线”植上“小鸟伊人树”,这实在是造孽啊!“村容整洁”并完全不等于整齐化一,为什么不能依山傍水,顺势营屋呢?二是要保护文脉,中国的文化底蕴在农村,农村有许多古建筑、古村落,承载着我们民族的历史,如果因为建设新农村,图个“整洁”,就嫌“祖宗”不好看了,要把它拆掉,祖宗有灵怎么会饶过我们这些不肖子孙?遗憾的是,个别新农村建设“典型”已经这么干了。当务之急,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配套措施,要赶紧进行农村生态、文化建筑的调查、规划和保护。否则,毁掉了农村原生态,我们对不起子孙;毁掉了农村古建筑,我们对不起祖宗;果真如此的话,盲目追求“村容整洁”的新农村建设就要演变成一场浩劫了。

    “管理民主”是新农村建设的制度保证。什么时候农民真正能够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利,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我上面所讲的各种“保护”问题恐怕也就容易解决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过程中,最值得也最需要保护的还是农民的政治权利。“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不无道理啊!当农民能够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他们自然会知道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但愿当今的“高贵者”不要代替“卑贱者”创造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历史!

  • 责任编辑:zhxf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