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调查研究 >>
  • 他说出了我们熟视无睹的东西——读仝志辉新著《选举事件与村庄政治——村庄社会关联中的村民选举参与》
  •  2006-11-02 09:36:26   作者:张德元   来源:三农中国网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评分等级:0
  • 近日读了仝志辉先生的政治学新著《选举事件与村庄政治——村庄社会关联中的村民选举参与》,我的最大感受是,仝先生说出了我们这些经济理论工作者熟视无睹的东西,而这些曾经被我们忘记的东西,对于我们重新认识农村和农民的现实生存状态是至关重要的。老实说,我对政治学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行,对仝先生提出的“村庄社会关联”的学理价值不敢妄加评论,但书中的“故事”、“村庄”、“村庄社会关联”思想确实足以让我们这些农村“经济学家”重新洗刷一下头脑,至少我个人的感受是这样。其实,您只要以他人的视角来审视自己,您就会发现,“对话”并不困难。

    在中部农村地区,我们经常发现,外出打工的农民们往往把他们在外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变成一座座小洋房或小洋楼,矗立在生他养他但远离公路、城镇的小村庄上,而对经济学家们提倡的“小城镇建设”却缺乏应有的热情。在与其他农村经济理论工作者讨论这种现象的时候,我们往往感慨农民们缺乏“市场经济意识”、“素质低”,或认为那是愚昧的“光宗耀祖”思想在作怪,感叹农村现代化的任重道远。读罢仝先生的新著,我意识到,村庄不仅是农民们的“主要政治生活空间”,“村庄社会关联”或“村庄社会网络”决定了农民不会轻易脱离那被我们这些“理性人”瞧不起的“小村庄”,因为那里有他们的“根”。我们太渴望“现代化”了,以至于,对从历史长河中一路走来的“村庄”已经有些厌弃,甚至熟视无睹了!

    我们搞经济学的人,总是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对村民自治选举中出现的“歪风”就往往归咎于农村经济、文化条件不成熟,对村民自治的前景不甚乐观。2003年8月,我在农村调研期间,就从乡镇干部那里了解到一个“不规范”的村委会选举案例。有一个朱姓占绝对多数的村,在一次村委会选举中,一个被乡镇干部认为“素质不高”的朱姓人当选为村委会主任,乡镇干部当然对选举结果不满意,就以选举程序“不合法”为由要求重新选举,并且严格要求选民在专门设置的小房子里秘密划票,奇怪的是,那个“素质不高”的朱姓人又当选了;更加奇怪的是,乡镇干部告诉我,当选后的“素质不高”的朱姓人虽然“不太听话”,但他村里工作开展得“也还可以”。我当时对这种结果颇为困惑,是选民“素质不高”?还是“素质不高”的朱姓人当选后素质提高了?今天,仝先生帮我揭开了谜底。因为,专门设置的小房子虽然能把选民和被选举者暂时隔开,但割不断他们之间业已存在的“村庄社会关联”,也正是因为,当选后的“素质不高”的朱姓人仍然处于这个“村庄社会关联”之中,他村里工作才能开展得“也还可以”,并且“不太听话”。应该承认,我确实没有多少政治学理论基础,但我的亲身体验已经告诉我,“村庄社会关联”说对当前农民政治参与现实状况的理论解释力是不容置疑的,对过分迷恋经济学“完美理论模型”的人们或许也是一剂猛药!


    当前,研究“三农”问题的学者多出身于农村,即非如此,也对农村也比较熟悉;我本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儿子,在农村度过了我的青少年时光,对农村的“人情社会”、“熟人社会”有着深刻的记忆;其实,“人情”、“熟人”的互动也就构成了“村庄社会关联”,对“村庄社会关联”的内核我并不陌生,也许是因为太熟悉了,所以才熟视无睹了;也许是因为,经济学里的“村庄”本来就是“都市里的村庄”!

  • 责任编辑:zhxf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