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国是一个农民占多数的国家,中国问题的根本是农民问题,而农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问题。几年以前,一些乡村干部大都为大面积的农民弃地抛荒而苦恼,而时下,人们又为日益增多的农民“争田争地”事件所困扰。从农民“弃田抛荒”到“争田抢地”,这无疑反映税费改革及免除农业税以来中央和地方出台的一系列助农惠民的政策产生了实效,但是,另一方面,这本身也表明迄今为止农村的土地产权关系仍不明晰、不稳定,农民对于土地的权益关系仍存在“争议”。

     

       从法律上看,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为农民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经营。农民依法享有土地的承包权、经营权及受益权,农村土地的产权及承包关系是清楚的。第一轮承包之后,国家明确宣布土地承包期再延长30年。《农村土地承包法》进一步明确规定,禁止承包期内发包方收回和调整农民的承包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农民承包土地的权利,不得采取性别歧视;承包方依法享有承包地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权利,有权自主组织生产经营和处置产品;有权依法获得相应补偿;有权依法对侵害其承包权益的行为提出申请仲裁或向法院起诉,有权依法要求侵害人承担民事责任直至刑事责任,等等。由此,国家不仅以法律形式赋予农民长期的农村土地使用权,同时也以法律的形式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

      然而,从实践来看,农民土地的承包关系并不稳定,农民的土地权益也受到多方的侵害。一些地方在土地二轮延包中走过场,土地承包权属不明确,经营权证不落实;有的地方对土地“一年一调整,三年大调整”;有的以撂荒、欠税等名义,收回农民的承包地;有的以规模经营的名义归并土地,甚至搞强迫流转;一些地方大量征用农民的土地,且补偿不到位。如此等等,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土地承包权益,引起农民的不满甚至群体性事件,给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不利影响。

      不难看出,当前我们不仅面临着如何依法确认农民土地承包权属的任务,也面临着如何保护农民的现存的土地承包关系长期稳定的任务。在今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总理在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农民对土地的生产经营自主权将长期保持不变,也就是永远不变。这不仅表明党和政府将确保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制度长期稳定,也表明国家将确保农民对现有承包地的承包权属关系的长期稳定,进一步强化农民土地财产权利。

      在现代社会中,财产权与生命权和自由权一起并称为公民的三大基本权利。土地承包经营权不仅是农民最基本的财产权利,也是其他社会政治权力如生存权、选举权的基础。对于大多数农民来说,土地不仅是他们的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是最主要、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保护农民的土地权利,也是对农民权益最基本、最直接、最具体、最实在的保护。

      土地承包经营权不仅是我国农民个人权益的基础,也是农村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基础。现存的农民与集体、农民与政府以及农民之间的关系以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村民自治组织等组织形式事实上也是基于农村土地权属关系建立起来的。在历史上,每一次土地制度及产权关系的重大变化,最终都导致农村社会结构及组织管理制度的变化。正因如此,维护和稳定农村土地产权及承包关系也是稳定农村现存的社会经济及政治制度的前提和基础。

      土地是农民生存之源,也是农民发展之本。赋予和保障农村长期和稳定的土地经营权,可以为农民土地经营提供稳定的预期,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特别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民的流动及土地的流转是必然的。然而,在现行条件下,农村土地流转的实质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和交换。只有土地承包经营权属关系清晰且得到有效保护,才能为土地的流转及规模经营提供前提条件,也才能确保交易双方的权益安全。目前一些地方的经营大户面临着“争地”的冲击及权益纠纷,与其说是人多地少出现的“人地之争”,或者农民“见利分财”的“红眼病”的产物,勿宁说是缺乏清晰和严格的产权保护和产权交易的恶果。只有清晰而稳定的土地产权关系及规范的流转制度,才能为农村土地的流转及规模经营奠定基础,也才能保障经营大户的合法权益。

      因此,当前应进一步首要的是进一步贯彻落实《农村土地承包法》等相关法规和政策,完成和完善农村土地二轮延包工作,从法律上明确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并确保土地占有及权属关系的长期稳定。只有切实保障农民长期和稳定的土地承包权,进一步强化和明晰农民土地财产权,才能切实保障农民权益,为农村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以及农村社会政治稳定奠定制度基础。

  • 责任编辑:xch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