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农村建设不是"新村建设"。
        不能收农民地、拆农民房,搞"大拆大建"。
        发展程度不同的地区要新农村建设的速度和重点要因地制宜。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于2005年12月29日在北京闭幕。这次会议之所以备受瞩目,是因为2006年是"十一五"开局之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也将在这一年正式起步。研究未来五年如何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本次会议的重点。
        会议认为,2005年三农工作的重大成就是在上年基数较高的情况下,粮食持续增产,农民持续增收。这是宏观调控加强农业和农村薄弱环节取得的一大成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良好开局奠定了基础。
        会议明确提出,2006年要把国家建设资金的投入更多地转向农村。财政支农资金增量要高于2005年。而2005年仅中央财政的支农资金就超过了3000亿元。这说明,党和政府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决心十分坚定,也可以视为新农村建设起步阶段,中央的第一个"大动作"。
        新农村建设的序幕已经拉开,在这个关乎9亿农民福祉的建设启动之时,避免认识上可能产生的误区显得尤为重要。新农村建设的核心是什么?实践中有哪些可能发生的目标偏差?发展程度不同的地区如何建设新农村?新农村建设的钱从哪里来?又应当怎么花?等等。《瞭望新闻周刊》就这样一些关键问题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
          
        新农村建设不是"新村建设"
          
        韩俊说,新农村建设首先要防止一些认识上可能出现的偏差。现在一些地方和基层政府把新农村建设片面地、简单地理解成了"新村建设"。这种认识上的误区必须从一开始就纠正。
        新农村建设的总体目标是用15到20年时间,让农村的面貌大为改观,使农民收入有大的提高,城乡收入差距明显缩小。要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进行一定的基础设施建设是必需的,但道路、水利、沼气等硬件建设只是新农村建设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教育、卫生、文化等软件建设。而作为新农村建设基础的是生产力的发展,现代农业建设,加快农业劳动力的转移,增加农民收入,这才是最艰巨的任务。
        另一个认识上可能发生的偏差是把新农村建设理解为就农村论农村。事实上,光靠财政不能实现改变农村面貌、缩小城乡差距的目标,最重要的是要发挥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新农村建设一定要强调城乡之间的联系。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推动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减少农民。只有反哺农民和减少农民同时做,新农村建设才可以破题。
          
        不是收地、拆房和上楼
          
        现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强制农民住进"小区",甚至取消宅基地,强制农民购买商品房的现象。韩俊认为,这种苗头是危险的和必须防止的。新农村建设必须坚持三个原则:农民自愿、给农民带来实惠、得到农民的拥护;要解决农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强调,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农民。一定要避免把它搞成工程式和运动式的,应当认识到,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在实际工作中最应该防止的是收农民的地(包括承包地和宅基地)和拆农民的房。有人认为,新农村建设要搞土地集中、规模经营。但农村土地的流转和集中必须依法、自愿和有偿。必须尊重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在不触动家庭经营制度和不侵犯农民的土地承包权的前提下,才可以搞适度的土地集中和规模经营。
        农民的宅基地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财产权利。城里人买房买了70年的使用权,虽然农民的房子没有房产证,但也是合法的土地使用权利,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同时宅基地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有的地方一说搞新农村建设就觉得农民住得太乱,就取消宅基地,强迫农民进社区,搞大拆大建。这是不对的,也会深深地伤害农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积极性,人的居住方式是几千年来形成的,不可轻易改变,否则会引发社会矛盾。
        新农村建设更应该注重搞好村庄规划、环境建设和卫生治理,改变农村脏乱差的现状。
          
        要承认地区差异
        
        中国农村地域广大,不同地区的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差异巨大,如何在这样的背景下建设新农村呢?
        韩俊说,虽然新农村建设是一个整体的目标,但我们国家的现实是农村差距非常大,要承认这个现实,不同地区的新农村建设应当有不同的目标。从中央政府来讲,主要是为全国的新农村建设制定方针,为经济落后地区提供资金支持。发达地区要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不要认为三农问题的解决都靠中央,要认识到三农问题也是地方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在新农村建设方面,发达地区应该突出自己的特色。
        各地区推进新农村建设的速度和重点应当是有差距的。比如说在江苏等地,已经有充分财力在农村进行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包括医疗保障、养老保险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而在最贫困落后的地区首先要巩固温饱的成果,在还没有解决饮水的地区要首先解决饮水问题,优先解决农民看得起病、上得起学的问题。
          
        钱从哪来花到哪去
          
        新农村建设要花多少钱?有研究者认为人均要花1700元,也有人认为要花4000多元;从总体投入来说,有3万亿元之说,有10万亿元之说。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新农村建设的钱从哪里来?
        韩俊认为新农村建设的投入有四个层次。首先是中央政府的投入,这几年中央对三农的投入力度很大,所占财政的增长比例超过了财政的增长速度。税费改革总投入2500个亿,中央政府承担了70%以上。今后还要继续加大投入力度,建立稳定的增长机制,增量和存量都要调整。同时中央还要考虑新的资金来源渠道,比如发行债券、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拿出一部分进行新农村建设。
        第二层面是地方政府,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新农村建设在其财政中占的比例要大幅度提高。
        第三个层面是要把国家的扶持和农民的辛勤劳动结合起来。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投入只起先导作用,政府不可能大包大揽。国家应当通过扶持来引导农民参加新农村建设。农民可以直接受益的一些基础设施,如小水利和道路等,农民可以出钱、出工。关键是要防止增加农民负担,坚持农民自愿和农民受益。
        第四个层面是金融资金,这几年解决三农问题,财政走到了前台,三农政策都是财政政策。通过金融渠道筹集农村发展资金方面做得还很不够。农村的资金还在大量外流。世界多数国家在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过程中,长期的政策性金融都起了重要作用,美国的一些贷款期限长达30年。我们国家就缺乏这种长期政策性金融。财政资金应当起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发展生产力,建设现代农业等方面,应当从金融渠道筹集资金;农村社会事业发展要靠财政;基础设施财政要发挥先导作用,引导农民个人投入。建设新农村一定要做活农村金融改革这篇大文章。
        同样重要的问题是"钱怎么花?"韩俊认为,一定要优先解决直接关系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现在"种地不交税"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农民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上学不交费,看病不用愁,养老有保障。"
        同时,这几年我国农业投入上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总量有限、效率不高。一是财政支农资金投入渠道多,资金分散,难以形成合力。二是由于基层财政困难,支农资金挤占挪用现象普遍,有相当一部分支农资金被用于各级农口事业单位机构和人员支出,"搞农业吃农业"的现象严重,使真正用于农业、农民和农村的资金大为减少。三是政府投入重农业"大动脉",轻"毛细血管"。与农民生产和生活直接相关的农村小型基础设施过去主要依赖农民的集资和投工投劳,在取消农业税以后,多数地区还难以将农村小型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各级政府基本建设投资的范畴。因此,建设新农村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要抓紧建立规范高效的政府支农资金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整合财政现有各项支农资金,优化投入结构,统筹使用,优先集中用于解决农村最薄弱、农民最急需的问题。如果能让农民直接受益,绝大多数农户愿意为集体小型公共工程出资出劳。要建立政府补助、农民自主决策的农村社区公共品供给机制。
          
        基层政府应如何作为
          
        税费改革减轻了农民负担,由于基层政府不再"催粮要款",其权力和从前相比"弱化"了,机构也精简了。有人担心,基层政府很难承担起农村公共品的供给责任。那么,基层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应如何作为呢?
        韩俊说,应当首先明确的是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农民。税费改革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精简机构人员,中国应该建立一个精干高效的基层政府体制。新农村建设要防止给地方政府膨胀又造成一个新的借口。
        基层政府应当在新农村建设中找到合理的定位。要以转变乡镇政府职能为重点,加快乡镇综合管理体制改革,强化乡镇政府的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职能。政府应该做的是制定规划和搞示范,要调动农民和社会力量。同时,村庄内部要建立一个民主化的决策机制。新农村建设的一个目标是管理民主。要发挥农民的自主作用,民主意识.
  • 责任编辑:刘燕舞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