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干部的腐败问题

      乡:在你看来,乡镇干部廉洁吗?是不是真的很腐败?

      村:大部分的乡镇干部腐败不了,他没有腐败的机会和权力 ,好些人有时候想找人请吃顿饭也找不到,可以说乡镇干部中真正能腐败的在我眼里不超过5、6个人,

      乡:书记、乡长,尤其是书记,这从当前查处的一些腐败案件就能看出来,一般的腐败主要是一把手的腐败,这好象已成了规律。

      村:是铁定的!因为只有他们掌握着政治、经济决策权。

      乡:人权、财权、事权,都 在他的手中,他是一号种子选手,可以说凡是能腐败的都是掌握一定实权,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督,权力就是有谋私利的权力,而不是多干工作的权力。

      村:对,一般的乡镇干部的腐败机会还没有一些支部书记多,而且也没有腐败运作的空间。

      乡:村里是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而且主要是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只有与支部书记关系好了,或者把支部书记的权力架空了才有腐败的机会 ,否则他也腐败不起来。

      村:对,其它的村干部,有没有腐败,有,但那也就是小意思了,

      乡:顶多就是拿两盒烟,吃几顿饭,少交点承包费,或者是多占一点宅基地。

      村:乡镇中能腐败的就是书记、乡长、个别副职,武装部长每年征兵过程中可以搞一点,再一个就是财政所长,他也能腐败,但是要看书记乡长的眼色了。

      乡:那当然了,他的任免书记说了算,这就是新书记一上任多数要换财政所长的原因。

      村:林子多的乡镇,在审批木材上面,林业站长也能腐败点,其余的就没有多少了,原来的计划生育能闹几个钱,现在全归财政统管了,现在土地助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力,没啥好处了。

      乡:说起土地,你们那里的土地征用乡镇还审批吗?乡镇对土地的审批过程还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吗?我们这里审批,评估,乡镇基本上不起作用了,但补偿款经过时可能有机会截流一些。现在各界动不动就把土地问题的主要矛头指向乡镇,我感到很不理解。

      村:乡镇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了,在我们那个地方,土地评估市里有评估所,审批有土管局。

      乡:你们的村困难不?

      村:我们村比较困难,我从各方面控制紧一点,靠出租或者出卖一点集体资产,村里还能凑合过,

      乡:那你们村有腐败吗?

      村:要完全按国家的财务规定和有关政策来,不现实,支部书记干过一届以上的,要说他一点也没有违反过国家政策的,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有些事,处理集体及群众利益,不是腐败不腐败的问题,而是不违反政策,也是办不好,办不妥,办不公平的,所以也会被人叫做腐败的,但要说真正的腐败,在我们村我感到没有,一个村支部书记或村主任要想多干几届,想干长远,就不能搞腐败。

      乡:对,虽然在现有体制下,要干好支书村主任,农村有些事情还会触及法律的高压线,但只要办明白,主要是从情理上说得过去,老百姓也认可就行,老百姓 认可,乡干部也就认可了,村里老百姓没人告你,乡镇干部非按板板眼眼给你揪出来干什么?

      村:有些事情,有点什么大毛病,乡干部是会给你说的,小毛病会帮你的修理一下,除非你与乡镇关系不好,或者刚上来,不认识,那就没人理你了,指不定最后会出啥事。

      乡:对,乡干部与你熟悉了,觉得你办事可以,干工作也比较配合,当然你有点啥事,他就会帮你的,其实这都是互相帮衬的,情理之间 事。

      [按语]:谈论乡村干部腐败是一个很敏感也很让人有压力的事,做为乡村干部本身去谈这个事,容易让人说是自我维护,自我辩解,所以对此笔者不想多说,乡村干部是否真的象社会说得那样,自有公论,我只想明确一点,要是让广大农民说乡村干部如何腐败,可能会说出许多的具体事例,但是要让他们说上一级甚至更高一级的干部如何腐败,他们除了对媒体报道过的有所耳闻以外,其它的就不甚明了,更不要说知道是谁在腐败,这是为什么,除了乡村干部队伍人员的客观条件以外,是否有一个公众监督的重要原因?

      乡村农业发展问题

      乡:农业结构调整你们那里搞没搞过?

      村:搞,怎么不搞,我们村去年把乡镇农业结构调整工作给顶回去了,我们乡去年要求种烟叶,这个东西,好象现在是唯一可以收农业特产税的,我们附近乡有种烟叶的不少,供一个大的卷烟厂。但是我们村的老百姓无兴趣,我征求了一下大伙的意见,都不认可,我们的主管乡长找我好几次,说让我弄20亩,每亩还给一些奖金,最后我找了两次党委书记和镇长,把这个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老百姓没人种,我自己又种不了,我家种了不少板栗,秋天收获烟叶的时候正好也该收板栗了,这实在是没有法子种,最后他们说算了明年再说吧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乡:但上面要是有这个任务目标,假如上面来检查了,怎么办?你会帮他应付过去吗?

      村:那当然会,我们会帮他们应付过去,我们邻村有种了烟叶的,上面检查的一来了就领那里去,那有个典型。支部书记和我关系好,他也会帮着忽悠,参观检查的时候我们都心照不宣,而且种地的老头也让他给收买了,20亩地实际赔了8000块钱,但是还拍胸脯,说这个东西怎么怎么好,挣了多少多少钱, 好多老百姓都知道这是个笑话。

      乡:但现场的人谁都不会笑,都一本正经,正言正色,上面的领导们一听唉呀不错,不错,要把这作为一个经验,让大家都来参观,以后还要大力推广!

      村:其实就象这老头,为啥要听话?因为他赔了钱,要村里帮他向烟厂讨公道,而且村里还给他每亩补着一点钱,其实乡里的领导心里也明白,都 是糊弄人,这么弄的话,对老百姓真没什么好处,所以今年就不再要求种这个了,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上面追得紧了,再弄别的典型。

      乡:好多典型都 是短命的,一年两年,是不是?

      村:大前年,看有的地方种了桑树养蚕,就让我们村种了不少桑树苗,准备养蚕,这下又把老百姓给闹毛了,结果是树不好好长,叶子不行,老百姓只好一亩地再花40元钱往外清理 。最后老百姓天天找发动我们种桑树的那两个包村干部闹事,他们也没法,最后只好调走了。我们村从1992年开始搞农业结构调整,响应号召先后种过甘草,葫芦,亚麻,烟叶,爱宕梨,结果都失败了,日本的爱宕梨,就是老百姓说的桑皮梨,在我们这无论你怎么管理,他都不愿意结,个虽然挺大,但每年一颗树只结4-5个,第三年就扔了,还有从山东引进的苹果也不行。

      乡:我们那一样,也种过大蒜,种过桃,嫁接过梨,种过蘑菇,都没有什么好的效果,尤其是种蘑菇,结果老百姓赔了,给政府要个说法,我那时主管农业,搞完以后都不敢上街,为什么,人家老百姓拉着你问怎么办,还有的说,你让我们种这个,现在卖不出去了,你多少得买一点吧?还有人家两口子为这个打架,我们见到了,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可还没有法子,没有合适的话去劝。

      村:总体上,这些年只有老百姓们自己搞的板栗是个方向。

      乡:有些事挺难说,一开始老百姓自己搞的东西能挣上钱,只要政府一看不错,一推广,大部分就又不行了,要不说老百姓有句话,政府让搞什么千万别搞,一搞准赔,政府不让搞什么,你就偷着,一搞就赚。

      [按语]:农业结构调整、农村经济结构调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三农问题的解决,这些工作当中已经出现和可能出现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以及如何解决,社会各界给出了不少解释,也开出了不少的药方,笔者无意在此长篇大论,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些问题的出现与解决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工作思路问题,归根到底是广大农民的民主权力是否得到有效发挥与保障的问题。

  • 责任编辑:hjq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