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日头、日头照着我》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常任客座研究员

     

    日头、日头照着我本是我们河北当地的民谣,《日头、日头照着我》带着浓重的河北乡土气息出版,对这首民谣很熟悉的我第一感觉就是亲切,作为一名在乡镇工作了十几年的乡镇干部,尤其是多年来致力于农村问题研究的乡镇干部,我感到作品中的任文秀、李平、老孙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更是亲切,他们不仅是柳树乡兄弟姐妹们的写真,更是我所在的乡镇和其它乡镇中千千万万兄弟姐妹的写真。

    《日头、日头照着我》的作者唐会芹,并不是一个有名的作家,这部作品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从文学理论的角度来审视,也许并不入许多大家的法眼,肯定能够指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是如果从作品对农村的贴切度和作品当中充溢全篇的活力感来看,这是一部很本真、很具特点的作品,如果从社会对乡镇干部评价的阶段转换角度来分析,这部作品可能就具有更特殊的意义了。

    目前写乡镇干部的书很多,有名家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作家,还有大量的业余作者,这些作品当中,名家的作品宏大、精致有余,但贴切、真实不足,尤其是一些改编成为影视的作品,只是让局外人感到真实、好看,但让局内人看来,就那么回事,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作家作品,由于名不为人知,在这个讲求经济效益,注意力经济横扫一切的时代,作品本身出版的过程已经很艰辛,基本上就再也没有机会和能力来推广自己的作品了,至于大量的业余作者,尤其是乡镇干部自己创作的作品,除了作品的水平欠缺之外,更多是连出版的机会都没有。这就形成了大家经常讨论的一个现象,一方面是与农村有关的作品出版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却是被大众认可的精品越来越少,它的背后就是我们文学作品的创作出版取向与出版机制有问题,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日头、日头照着我》的出版给基层的创作群体带来一缕希望,好作品尤其是乡镇干部这个群体创作的好作品终究会得到认可的。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90年代中后期以来,乡镇干部是一个颇为尴尬的群体,随着社会的变革,乡村的工作越来越难开展,乡镇干部的待遇逐年下降,最终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手了,但承担的责任却越来越多,得到的评价则更是江河日下,指责、丑化、甚至谩骂充斥了从传统的文学作品、学术论述、到拥有着广泛受众的影视作品之中,乡镇干部似乎成了这个社会的破鼓,每个人的不满都可以通过敲一敲乡镇干部来发泄,同样文学作品对乡镇干部的描写与评价也是从指责与丑化开始,已经经历和正在经历着不同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妖魔化阶段,在这个阶段的作品充斥的是对乡镇干部的丑化与妖魔化,仿佛乡镇干部就是农村问题的罪魁祸首,是导致农民苦难的根源,可是当大家一致声讨乡镇干部时,为什么就没有人认真地想一想,这些乡镇干部大多数本身就是农民出身,自己的父母甚至妻儿也是农民,面对的更是自己家乡的父老乡亲,他们中大多数的人真的是作品中描写的那样吗?如果是,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乡镇干部反常的行为方式?这个阶段不仅对乡镇干部的评价基本上是一边倒的状态,而且乡镇干部自己也处于一种集体失语的状态。

    第二个阶段则是一种心理行为双重无奈的阶段,当社会各界包括学术界面对大量涌现却难以解决的农村问题,而开始把目光认真的投向农村时,学术界发现了乡镇干部的行为选择有着体制与机制上的合理性,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乡镇干部自身,但问题的解决办法乡镇干部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同时,一些敏锐的作家也发现了乡镇干部被妖魔化的问题,并对其中的问题开始深入研究,可是由于文学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的知识结构差异,作家们更多感受到的是在当时的体制与机制下,乡镇干部面对来自于上、下两方面不同性质的压力造了乡镇干部心理与行为双重扭曲,并且作家群体更难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法,所以这个阶段的文学作品对乡镇干部的描写多是一种无奈状态,对乡镇干部的评价也处于一种胶着的状态,乡镇干部则通过各种渠道开始发出自己微弱却顽强的声音。

    第三个阶段则是回归本真的阶段,在学术领域这个阶段的特征已经很明显,在农村研究领域出现了以李昌平、陈文胜等为代表的一批乡镇干部出身的研究者,他们与一些对基层关注的学者一起在为乡镇干部受到的不公评价与待遇大声呼吁,用自己的亲身体验与深刻思考改变着各界对乡镇干部的看法。但是在文学界这个阶段目前还没有明显的特征,更没有形成大的潮流,尤其类似《日头、日头照着我》这样,以切身体验来创作而且有较高水平的乡镇干部自己写自己的作品,还很少见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日头、日头照着我》可能会是农村题材的文学作品,尤其是以乡镇干部为主体的文学作品出现新局面的一个信号,也是对乡镇干部评价回归本真希望的开端,谁最了解乡镇干部?自然是乡镇干部!当更多的乡镇干部拿起自己的笔把自己生活与工作中的真情实感形成高质量的文学作品时,那么,我相信,文学界对乡镇干部的描写与评价回归本真的阶段就到来了,同样,我更有理由相信,经过这个阶段,社会和历史对乡镇干部肯定会在回归本真的基础上给予一个公正的评价。

     

    [作者简介]贾建友,男,1969年出生于河北省新乐市,1993年毕业于河北轻化工学院,同年参加工作,任新乐市协神乡团委书记,1995年调入新乐市木村乡任副乡长,20074月调入新乐市正莫镇任人大副主席至今,曾用笔名西贝、三人、蚂蟥等发表散文及小说若干,并加入石家庄市作家协会,长期致力于乡镇及农村问题研究,研究论文获得多项省级以上奖励,并被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聘为研究员,华中科技大学聘为兼职研究员,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常任客座研究员

     

    通信地址:河北省新乐市正莫镇人民政府    贾建友

    邮政编码:050700

  • 责任编辑:snzg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