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1979年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以来,中国社会思想史这一社会学重要分支学科取得了长足发展,也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一支从事中国社会思想史教学和 研究的队伍已经成长起来,成立了中国社会学会——社会学思想研究专业委员会,出版了《中国社会思想史》教科书。“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课题组经过近十年的 努力,编辑出版了《中国社会思想史资料选集》,现在转入《中国社会思想史》多卷本的写作阶段。此时,我想提出几点意见:
      
      第一,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要贯彻“古为今用”的原则。“古为今用”是中国史学的优良传统,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就是典范,历史上凡 是好的史学著作无不遵循“古为今用”这一重要治学原则。今天,我们研究中国社会思想史不仅仅是为了追求“社会学本土化”,这只是手段,最终目的还是要通过 对中国传统优秀社会思想的研究,总结提炼出能够为我们促进当今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使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思想与启示。当年郭沫若先生著的《甲申三百年祭》对 于如何建设新中国有着重要的启示,就是“古为今用”这一重要治学原则的生动体现。
      
      当前,中国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在过去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是有过经验教训的。例如“三农”问题久解不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没有很好运用“不与民争 利的原则”。先是搞合作化和人民公社,把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生产资料转为集体经营,搞平均主义大锅饭,损害了农民的利益,打击了农民生产积极性,使农业生 产长期徘徊不前。改革开放,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没多久,农民负担又不断加重。现在搞城市化,又低价征用、占用农民承包的土地。我们的思想家早就提出过“藏 富于民”、“百姓足,君孰与不足”、“以教治民”等重要思想。现在虽然改革开放前的“越公越大越好”的思想不提了,但是在实践中,有相当一部分同志总还是 想让国家这一头得的多一些,如今的积累已经超过了40%了,目前社会上关于“国进民退”争论也反映了一些同志的主张。现在人们认识到了这些做法值得反思, 但是怎么做比较好,如何改进,希望能够通过对中国历史上的社会发展思想的研究,对今天的实践提供一些重要的启示与借鉴。从这个意义上,“古为今用”的研究 原则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的生命力所在。总之,今天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了,但是社会矛盾与问题并不少,这是社会学研究需要关注的问题,也是社会思想史 研究需要关注的问题。面向现实问题的解决,既需要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去寻找启示,也需要借鉴已经实现工业化的国家的发展经验,还需要到老祖宗那里挖掘 有关社会发展的思想和重要启示。几千年来,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先哲们关于社会发展的思想博大精深。中华文明传承至今,与中国社会思想的传承有着 密切的关系。如何利用好这笔宝贵的文化财富为今天的实践服务,中国社会思想史的研究还任重道远。
      
      第二,要针对当前我们在经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开展对中国社会思想的专题研究。因为今天的很多问题在历史上是有过的,要针对问题,好好研究历史上先哲们是怎么思考的,他们的主张与解决办法是什么,可否为今天所借鉴。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一定要有问题意识。
      
      第三,要通过对中国社会思想的研究,总结、提炼、概括出一些具有重要解释力度的理论观点,来指导今天的实践,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一定要有理论自觉,例 如“和谐社会”这一颇具中国化色彩的社会发展思想就是很好的例子。“和谐社会”不是西方社会学的舶来品,是我们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和”的思想精髓提炼出 来的指导今天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理论成果,这背后就有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的重要贡献。
      
      第四,从学科建设来看,中国社会思想史这门学科已经有一定的基础了。现在在进行《中国社会思想史》多卷本的写作。其指导思想不能限于写一本教科书,而 是要经过集体的努力创作完成一本名为《中国社会思想史》的学术著作,是和中国哲学思想史、中国经济思想史、中国政治思想史并列的学术著作,从而为开展中国 社会思想方面的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当然也为今后中国社会学学术体系的形成奠定基础。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为世界所瞩目,中国社会思想史这一根植于中国传 统文化精髓的重要学科,也可以说是中国社会学的前史,具有十分丰富宝贵的社会思想精华,自然具有与国际社会学对话的坚实基础。中国社会学重建30年了,开 始重建时我们主要是引进、学习西方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由此得到了“西学中用”的重要借鉴。与此同时,重视对本国国情的调查研究,使之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 化的实践相结合,并指出社会学要为现代化建设服务,指出社会学要本土化。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的主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展起来的,并且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 础。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者一定要有理论自觉和学术自信,创作一本既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服务,同时也为形成中国社会学学术体系,追寻学术渊源服务的著 作。
      
      作为中国社会学的一门重要学科,中国社会思想史同样面临着如何为面向今天、面向现实、面向和谐社会建设服务的任务。我相信,遵循“古为今用”的治学原则,我们进行的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是可以大有可为的,也是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的!
      
      作者:中国社会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工业大学教授 陆学艺
  • 责任编辑:sx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