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理论精华 >>
  • 孙锡良:护宪运动——全国人大必须解释农村土地财产权  
  •  2012-01-19 15:38:30   作者:孙锡良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孙锡良:护宪运动——全国人大必须解释农村土地财产权  

      

     

     

    最近以来,看到很多文章谈到农民土地财产权的问题,这些人表面上看都是在帮助农民拥有一份私有财产,为中国农村全面私有化打开一个通道。虽然写这些文章的人名气都很大,但是,我一直都不曾反击过他们,因为宪法有明确规定集体土地财产权归集体所有,国有土地财产权归国家所有。《土地承包法》也只规定农民对承包地的经营权,而不是财产所有权。  

    现在,大问题来了,2012年的春节前后,一篇石破天惊的文章出来了,《求是》杂志发表了署名文章《纵论中国农业和中国农村的发展道路》,文章的最核心一点是什么呢?我的解读是:保障农民的土地财产权。这种表述是值得商榷的。依据这一核心表述,我认为,中国有可能把农村全面私有化作为中国未来“三农”发展道路的总目标。如果我的分析是有道理的话,那么,共产党是需要反思的,这样一个大方向到底是否符合宪法?到底符不符合共产党党章对执政党的要求?  

    我查阅了所有法律条文,没有发现任何一部法律规定了“土地财产权属于农民”的条款,我只知道宪法第十条明确写道: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外,均属集体所有,宅基地、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宪法第十二条规定:社会主义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组织和任何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国家和集体财产。这就是宪法原则,脱离宪法原则谈土地财产权的归属问题是不够严谨的。  

    承包权、使用权、经营权和收益权都不是所有权,也就谈不上“土地财产权”。什么才是财产权呢?财产权是指以财产利益为内容,直接体现财产利益的民事权利是可以以金钱计算价值的,一般具有可让与性,受到侵害时需以财产方式予以救济财产权既包括物权、债权、继承权,也包括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利《物权法》也没有把农村土地列入农民的物权范围。故意把“非占有权”混淆为“财产权”必有其特殊目的,是不是建议党的“十八大”向私有化让步?是不是在传递某种政治讯号?是不是告诉全国人民:“十八大”以后,中国就不走社会主义了?直接进入标准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不是有些人已经急不可待地要向美国表态了?全国人大!你不能沉默!吴邦国委员长!您不能沉默!  

    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希望中国农村的未来走全面私有化之路也理应率先调整宪法条款,以便为农村土地私有化给出法律上的必要准备,在没有法律支撑的情况下轻率划定土地所有权将会使中国变得更加无法无天,依法行政不只能喊在口上,而是要执行到实际工作中。在我看来来,这种轻易将土地财产私有化的表态很大程度上是在迎合茅于轼、陈志武、张维迎等人全面私有化中国的企图。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农民土地财产权”问题?为什么主流媒体在同期发文疯狂攻击国有企业的腐败问题?为什么陈志武在同期发声主张取缔中国所有国有银行?大家把三者联系在一起来看是很有政治味道的。农村土地私有化了,国有企业肢解了,国有金融体系跨了,那中国不就自然全面私有化了吗?不就完全由“黄头发的美国人”掌控了吗?中国的主流网络大媒体非常狡猾地选择时机,总会在合适的时候让全世界都知道某某信息是一种“国际讯号”!!!不得不佩服极右势力的超级聪明!!!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孙某人对农民不满意,所以反对土地财产权归农民所有,其实非也。我本是农民出身,我家的所有亲戚都还在农村,我每年都要多次回到农村了解情况,我对中国农村的问题看得是很清楚的,但是,我不会选择原则问题上的含糊不清,这关系到宪法的尊严问题,这关系到是“依法施政”还是“人治社会”的问题,这关系到中国人民自主选择路线和少数人讨好西方为目标的问题,土地问题决不是只涉及到农村问题,还涉及到全国人民,不能说农村私有了,城市却是国有,如果是这样,那么权贵的利益空间将是无限的宽广,中国的未来必定是雪上加霜,腐败将会彻底合法化。中国的土地问题只有通过宪法原则解决,其它任何政治人物和集团都无权表态。  

    我深知这几十年来农村的深刻变化,物质上的相对进步并不能掩盖“生活水污染、耕地土质污染、江河水污染、农药污染、化肥污染、白色污染、生活垃圾污染”等可怕的现实,中青年早逝的现象已经出现令人恐惧的苗头,这不是简单物质进步所能抵消的严重恶果,新闻联播中的“美好农村”永远只有一小小部分,那不能代表真实的农村形象。给“土地财产”的甜头给农民未必是一种福音,我可以下一个非常确切的结论:真正从土地私有化中得到最大好处的一定是资本家富豪、政府官员、农村大户人家、农村黑恶势力。  

    有些人愚蠢地认为,农民有土地财产权,强制拆迁就消失了,可笑得不行。强制拆迁是资本逐利体制下的产物,是政府不依法施政的产物,根子问题在政府和资本家身上,如果这两个主体不走上法律轨道,越私有,越好抢财产,现在还有集体力量挡一阵,以后就是个人对决资本家,挡得住吗?真正疯狂强制拆迁抢地的情况也就出现在近十年,问题在哪里,大家还不清楚吗?  

    我不比任何人少关心农村,我比很多人都更希望出现“田园式风光”的大好农村,然而,事实告诉我:简单的土地私有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更实现不了这个目标。三十几年前,我的童年就是在那样的田园风光中度过的,三十几年后,承包后的无序化发展已经彻底毁掉了本就存在的田园风光,留下的是荒山秃岭,留下的污水浊流,留下的是满目苍荑。即便你拥有了多少金钱和物质,你也会对农村的破落感到恐怖。  

    且抛开法律对土地财产权的规定不管,就算把土地财产权交给农民,是不是就对国家有利呢?是不是就对农民有利呢?我看未必。这里有一个非常根本性的问题,中央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有些人搞了多年的农业也没有搞懂,这是个什么问题?我想对决策者说:你们没搞懂“什么人是农民?”的问题,你们不清楚“未来的农民将怎么构成?”的问题。不把这两个战略性大问题搞清楚,认为“一私就灵”,那就是幼稚的想法,或者说是极其短视的想法,再直白一点,就是迎合快速私有化的想法,最后的结果将是:中国出现大量荒田荒地,中国出现大量新地主阶主,中国出现大量无地、无工作的新贫雇农。(我将在未来的机会就这两个问题专门讨论)  

    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任何人、任何机构都要抱着负责任的态度说话,绝不能感情用事,几十年来的教训已经非常深刻了,我自1993年在湖南茶陵搞社教开始提出中国的“三农问题”,后来一直关注着农村的发展,2008年开始写《中国农村八大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中央政府真正读懂中国的“三农问题”,然而,有些人还盲目乐观地相信那些坐在办公室的“三农专家”,相信那些统计局里的农业参谋,相信那些以著书立说为乐的高级参事,听不进任何批评,听不进民间建议,甚至还要打压说了真话的谏言者。有些人简单地认为:给农民补点钱就可以搞定农民,给农民一点财产就可以搞定“三农”。如果真有这样简单的事,那几千年来中国农村的私有化怎么就没解决农民的均富问题呢?  

    全国人大,在2012年初的关键时刻,你必须站出来说清楚:农村土地财产权到底属不属农民?如果属,谁有权拥有?以户口为准还是籍贯为准?用哪一部法律来解释这种财产所有权?如何保证土地财产权的公平分配?又用哪一部法律来保证?如果说按目前的法律规定,农民还不拥有土地财产权,那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立法准备朝着这个方向走?农村土地财产化了,城市土地怎么办?已经售出的商品房土地使用权会不会变成财产权?这样的全国性大问题是不是要经过全国人民讨论通过?能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数?如果有一部完全意义上的纯资本主义性质的“2012版宪法”出台,我不会有任何阻拦,如果没有,就必须按现行宪法依法行政!  

    这一阵子,“改革”二字又开始被疯狂炒作?国内与国际相互配合,还借助某某讲话“20周年”,真有意思!!!“改革”又成了利益集团主导下一个十年的“新圣经”,又成了新一轮私有化大潮的“正义广告牌”,世界这几天就了解了中国!唯有中国的宪法在沉默,唯有中国的全国人大在沉默!  

      

  • 进入专题:坚决反对土地私有化及变相土地私有化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