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理论精华 >>
  • 候权与赠权: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是如何转变的
  •  2012-07-03 13:19:22   作者:陈讯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候权与赠权: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是如何转变的[1]

    —基于鄂中T镇婆媳关系演变历程分析

    陈 讯[2] 

    】本文通过对鄂中T6个村婆媳关系演变历程的深入调查,结合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过程中出现的代际责任失衡趋势下农村三代妇女在家庭中的归属感、权利与地位进行分析,并对不同时期的婆媳关系在家庭中的演变过程与内在张力进行阐释,揭示妇女在家庭中的归属感、权利与地位是如何转变的。

    关键词】婆媳关系  归属感  候权  赠权  妇女

     

    Waiting for or giving the right: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mens status in a family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evolution process between mother-in-law and daughter-in-law in T town of the central region in Hubei province

    Chen xun

    AbstractThe peper includes the analysis of three generations of rural women’s sense of belonging, right and status that under the trend of generational responsibility imbalance which arises in the process of system transformation and social trasition.The auther also interpreted the evolution process and inner tens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other-in-law and the daughter-in-law in different eras. On the foundation of the mentioned above, and based on a further investigation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other-in-law and daughter-in-law in the 6 villages of T town which located in the central region in Hubei province, this essay reaveled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men’s sense of belonging, right and status in a family.

    key words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other-in-law and the daughter-in-lawsense of belongingwaiting for the rightgiving rightwomen

     

     

     问题的提出

    目前,国内对婆媳关系的研究较多,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从家庭关系视角论述婆媳关系在紧张情况下可能会对家庭结构带来的影响[1](P2-6);二是从竞争和控制养老资源的视角论述婆媳关系,指出在乡镇工业发展过程中媳妇地位得到提高,家庭资源控制权实际上转移媳妇手中,从而降低了婆婆的地位[2](P79);三是将婆媳关系放到家庭内部去考察,试图从家庭内部成员多元格局去考察婆媳关系[3](P298),或运用冲突理论解释婆媳之间的权利争夺[4](P81);四是从制度安排与社会变迁视角对婆媳关系的影响与变化、家庭权利博弈、主附地位及婆媳关系变迁等进行阐释[5](P65)[6](P79);五是从角色预期,人生任务及生命周期去解释婆媳关系,以此展现婆媳关系形态与时代变迁及其生活场域的关联[7](P68)。显然,上述研究过多的集中于婆媳关系在家庭内部的权利、地位争夺及制度安排与社会变迁对婆媳关系的影响。据笔者归纳,目前国内还缺乏专门对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中妇女的人生归属感与代际责任失衡对婆媳关系的影响,以及同一家庭中两代婆媳关系在权利演变中的变迁研究。鉴于此,笔者以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为背景,从妇女的归属感与人生意义视角出发,对两代婆媳之间在候权与赠权的过程中是如何转变这一现象进行分析与阐释。

     

     T镇婆媳关系状况

    (一)相关概念与研究方法

    1、概念阐释

    我国古代社会是一个讲伦理纲常的社会,“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子女孝敬父母,妻子服从丈夫是天经地义的,这种文化在我国漫长的社会历史中一直在传承。婆媳关系是指女子通过与丈夫的婚姻缔结而形成的与丈夫的母亲之间的亲属关系,是以血缘和姻亲为纽带所确立的[8](P15),它在家庭中既不像夫妻那样亲密的姻缘关系又不像母女那样稳定的血缘关系,而是通过婚姻为纽带而建立起来的。在家庭中儿子孝敬父母,妻子服从丈夫,丈夫孝父母,妻子孝敬公婆;父母与儿子的地位不平等,公婆与妻子的地位就更加不平等;当婆媳之间发生矛盾时,通常是以媳妇的服从或妥协作为解决矛盾的基本方式,否则媳妇会遭到社会舆论的谴责,甚至背上不孝的恶名。显然,在传统的礼治社会中婆婆对媳妇拥有绝对的权利,正是有了这种权利从使媳妇单向度的服从婆婆,媳妇在家庭中对婆婆必须毕恭毕敬的侍奉。女子嫁到夫家成为媳妇后希望自己在家庭中拥有做婆婆的权利,一旦拥有这种权利后就可以顺其自然的在家庭中行使;但当她们嫁到夫家后又不得不面对拥有传统礼治权利的婆婆。因此,她们只能在家庭中慢慢的等候自己变成婆婆或拥有婆婆的权利,这就是本文所阐释的“候权”。从T镇的调查看:当媳妇熬成婆婆或媳妇拥有婆婆的权利后,她们并没有将这种权利行使到媳妇身上,而是将这种权利赠给媳妇,这就是本文所阐释的“赠权”。

    2、研究方法

    本文采用田野调查法(也叫实地调查法),资料收集的方式采取半结构访谈法与无结构访谈法相结合。其中,半结构访谈的主要内容为:婆媳相处情况,婆媳矛盾及产生原因,化解矛盾的方式,年龄结构等;无结构访谈的主要内容为:代际关系,妇女的归属感,人生意义,特殊语境及相关的观念等。访谈与收集婆媳关系材料分为AB两个维度考察。A1949年以前的婆媳关系,1949-1982年(T镇是1982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间的婆媳关系,1982-2009年之间的婆媳关系;B60岁以上的婆婆;40-60岁之间的媳妇兼婆婆;40岁以下的媳妇。调查时间为期19天,共收集案例为153例,同时对T6个村庄31户家庭中的两代婆媳关系演变历程进行了深度访谈(分别为:CL8例、FJ3例、SF5例、SJ4例、JJ7例、PJ4例),并作质性分析。

    (二)T镇婆媳关系的概况

    T镇地处鄂中地区, 2009年人均收入6200元,我们调查的6个村庄总人口为8673人。所调查的婆媳之间的年龄分布及特征为:60岁以上的群体,身份是婆婆,她们的媳妇时代是在集体化时代渡过的,她们中一部分人的婆婆时代又是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才确立,大多数人的媳妇多,从我们调查的153例看来,具有三个以上的儿媳妇的为127例,占83%40-60岁之间的群体,身份是媳妇兼婆婆,她们中大多数人的媳妇身份是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确立的,其基本情况是他们在媳妇年代妯娌多,公婆的支持少;在婆婆年代只有一个儿媳妇的情况居多,在153例中独儿媳妇的情况为134例,占87.58%40岁以下的群体,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才确立媳妇身份(独儿媳妇居多),大多数人都接受过中学教育及有外出打工经历。

    从我们对T镇婆媳关系调查的情况看,相处最不和睦的是60岁以上的婆婆与40岁至60岁之间的媳妇,这代婆媳关系不和睦的主要原因:一是60岁以上的这代婆婆是经历了集体化时代,在集体化时期她们的婆婆都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并且她们中大多数人有三个以上的媳妇,为了在家庭中控制儿媳妇,她们建立了很多规矩,其要求也比较苛刻。因此,60岁以上的这个群体从成为媳妇开始就一直受到婆婆的束缚,在这种背景下当她们成为婆婆后对儿媳妇的要求实际上是在潜移默化地延续旧社会的礼治,集体化时代虽然在党的红色文化嵌入下妇女的地位有所提高,但尊老的礼俗却得到进一步加强,在家庭中60岁以上的这个群体实际上仍然被婆婆完全束缚着,当她们“媳妇熬成婆”之后对媳妇的控制欲望不会减弱,继续延续上代婆婆对待媳妇的礼治。40岁至60岁的这代妇女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红色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平等互爱观念强,但当她们成为媳妇后就必须遇上了60岁以上的这代婆婆,由此可以看出一方是在潜移默化延续旧礼治,另一方则积极追求平等自由,这必然会引起冲突。二是随着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在T镇家庭关系中代际责任失衡现象非常严重。集体化时代的家庭类型主要是主干家庭,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主干家庭内部开始分家,大多数夫妻从主干家庭内分离出来,组成核心家庭。由于60岁以上的这代婆婆大多数人都有3个以上的媳妇,家庭负担重,物质财富少,在分家时给予媳妇的物质财富也就极少,甚至出现分家几个月后家中就断粮的情况。而分家后的媳妇与儿子进入了以核心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生产时代,并很快就解决了温饱,逐步摆脱贫困。随着年龄的增长,60岁以上的人群慢慢退出劳动生产一线,她们的生活只能够寄托在儿子与媳妇身上。在这种背景下,T镇的家庭中,普遍出现了代际责任断裂的现象,儿子与媳妇消极赡养老人的现象非常多,婆媳之间矛盾因赡养问题引发冲突的现象非常普遍,尤其是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末的近20年里婆媳关系非常恶化。子女之间对待老人赡养问题上互相计较、非常消极,媳妇开始对婆婆在集体化时代的控制行为进行报复。例如:因婆媳矛盾导致婆婆(60岁以上的人群)喝农药、跳塘溺水或上吊自杀的案例有17起;公公与媳妇矛盾导致公公喝农药、跳塘溺水或上吊自杀的有21起;媳妇(40岁至60岁)喝农药或上吊自杀的案例有4起。相反,40岁至60岁这代婆婆与40岁以下的媳妇之间的这代婆媳关系相处非常融洽,这是因为这代婆婆中他们大多数经历了与上代婆婆之间的婆媳冲突,村庄中因婆媳矛盾关系恶化导致婆婆或媳妇自杀的现象大家心照不宣,但她们对年老后的生活预期存在极大的期望。因此,这代婆婆普遍出现主动对媳妇的友好态度。在这代婆媳关系中,从家庭类型上看大多数家庭由核心家庭转变为主干家庭,在家庭权利分割上婆婆主动把权利交给媳妇的情况占多数,婆婆将劳动所获的物质财富转移到孙子与儿子媳妇身上(老人在家务农,年轻人外出打工或经商),这就从根本上化解了婆媳矛盾;同时,因40岁以下的这代媳妇大多数是受过教育的,且有外出打工见世面经历,善于跟婆婆相处,因此产生婆媳矛盾现象少。这两代婆媳关系可以表述为:

     

     

     

    候权

    赠权

    40岁以下人群)角色:善良媳妇

    40岁至60岁人群)角色:恶媳妇转为善良婆婆

    (60岁以上人群)角色:恶婆婆

    在这两代婆媳关系中,60岁以上的人群是扮演恶婆婆与40岁至60岁的人群扮演恶媳妇而导致婆媳关系冲突,相反40岁至60岁的人群自己从媳妇变为婆婆后,他们转变了婆婆的角色地位,扮演善婆婆,从而与媳妇和谐相处。因此,40岁至60岁的这代妇女在家庭中角色地位转变实质上是从候权到赠权的自洽转变,这种转变制止了在体制转型下代际责任失衡为家庭带来的巨大代价,从而结束了婆媳关系在家庭内漫长的斗争的历史。

     

     T镇婆媳关系演变历程

    (一)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背景下婆媳关系的演变

    新中国成立之前,传统的伦理道德对妇女有严格的要求,嫁到夫家后不仅要恪守“夫为妻纲”的妇道,而且还要受到婆婆的制约。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红色文化嵌入下宣传婆媳之间在家庭中互助平等、尊老爱幼的思想,使婆媳关系得到了实质性改善。但由于这一时期是集体化生产,以主干家庭为生产生活单位的情况占多数,媳妇在家庭中的地位比旧社会提高了许多,但在家庭中的媳妇多(三个以上媳妇居多),家庭中的内部事务中大多数情况下仍然由婆婆来管理。因此,婆婆的地位与权威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实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主干家庭内部开始分家,从主干家庭分离出核心家庭,以夫妻和孩子构成的家庭生产生活模式形成,老年人独居现象在村庄中慢慢兴起,由于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家庭为生产生活的基本方式形成,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地退出了农业生产的一线,而且得不到体制的保障,生活来源只能依靠儿子媳妇赡养。因此,婆婆与媳妇的权利地位也随之发生变化。分家后媳妇跟儿子一起从事家庭生产,不仅从生产生活上摆脱了婆婆的制约,而且在家庭权利上也彻底摆脱了婆婆的制约;相反,分家后婆婆越来越处于劣势地位,不仅不能够再约束媳妇,而且生活来源也慢慢地依靠儿子、媳妇来承担。实际上,因体制转型促使了媳妇从婆婆手中接过权利,并逐步走向独立。显然,在集体化时代劳动力处于弱势的人群(婆婆)会得到国家体制的保护,仍然可以分享集体生产的物质财富,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劳动力处于弱势的群体(婆婆)得不到国家体制保护其生活主要依靠子女承担。因集体化时代婆媳之间矛盾突出,媳妇往往处于受气的情况,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媳妇与儿子通过辛勤劳动共同创造了物质财富。因此,媳妇在赡养公婆问题上大多数就开始消极对待了。我们访谈中,大多数40岁至60岁的妇女说:“我们当初分家时公婆没有给我们分什么财产,家庭中的物质财富是我与我老公共同创造的,凭什么拿去孝敬公婆?”这种逻辑在我们访谈的6个村庄具有普遍的共识,它已经形成了一种大家都认同的秩序,不仅媳妇不孝顺公婆,连儿子也默认媳妇的这种做法。因此,一旦有婆媳之间发生吵架或矛盾冲突出现,就可能会使婆婆或媳妇走上自杀之路。尤其是1980年代国家体制刚转型的时期,因婆媳之间闹矛盾导致一方走上绝路的情况出现不少,在我们统计的21例婆媳矛盾自杀中有13起发生在1980年代末。也就是说国家体制转型嵌入到家庭中,为家庭内部的转变带来了巨大的代价。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独生子女增加,年轻人外出打工增多,现代性全面进入村庄,在这种背景下40岁以下的媳妇与40岁至60岁之间的婆婆关系发生了逆转,尤其是2000年以来的婆媳关系逐步走出了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初期的那种紧张的婆媳关系。

    (二)从代际责任失衡看婆媳关系的演变

       从我们对T镇的婆媳关系调查看,代际责任失衡主要发生在60岁以上的婆婆与40岁至60岁媳妇之间,这对婆媳关系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代际责任失衡。即:分家时公婆给予儿媳的财富非常少,按照媳妇的说法是公婆没有做到他们应有的义务;同时,媳妇也没有做到赡养老人的义务,按照婆婆的说法是媳妇很坏,没有孝心,我们与他们(儿媳)分家时没有给予多少物质财富,不是我们舍不得,而是那时普遍贫穷给不了什么,即使是没有给他们物质财富,但儿子是我养大的,也应该孝顺老人,但他们没有做到孝敬老人的义务。也就是说在T镇的婆媳关系中,在代际责任上互相之间都最大限度的追求权利,淡化义务,从而导致权利与义务不对等,造成了代际责任严重失衡。在T镇的6个村庄里,70岁以上的老人(70岁以上的老人基本退出农业生产一线)在153例中占122例,在这122例中与子女分家过日子的有119例,占97.54%。我们在调查时,发现媳妇不赡养婆婆,而婆婆被饿死的情况在CL村发生1起(1988年);因得不到儿媳的养老支持,婆媳之间吵架后,婆婆以“我死给你们看”为理由,选择自杀的情况发生7起(1998年以前);媳妇与婆婆吵架后媳妇选择自杀的情况发生4起(2002年以前)。从T镇的家庭代际责任失衡看,在60岁以上与40岁至60岁之间的这对婆媳关系是极为失衡的。如:老人有四个儿子,且四个儿子都有孩子,老人给老大、老二带孩子而没有带老三、老四带孩子(忙不过来),不仅会导致老三、老四有意见,而且还会导致三媳妇与四媳妇的意见更大。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婆媳关系与妯娌关系矛盾升级,连父子关系,兄弟关系也会不和谐,兄弟之间往往在赡养老人问题上往往会以老人带孩子这事翻旧账而闹矛盾。按照当地人的说法是:“只有一个儿子的老人好,不会没有人管”也就是说,老人的儿子多,儿子与儿子之间,妯娌之间往往因赡养老人问题而关系闹得非常僵,相互计较,导致老人陷入无人赡养的境况。当然随着国家的低保、五保、贫困户及老人养老补贴等政策的推行,这种代际责任失衡正慢慢得到的解决。相反,40岁至60岁的婆婆与40岁以下的媳妇之间的婆媳关系相处比较好,因这对婆媳关系中,大多数婆婆只有一个儿媳妇,公婆不仅心甘情愿为儿子媳妇付出,而且也有足够的精力来帮助儿子媳妇维持正常的家庭生产生活。因此,在这对婆媳关系中并没有出现多少冲突,而是和睦相处的情况较多。

    (三)从归属感与人生意义转变看婆媳关系的演变

    集体化时代T镇的媳妇在家庭中的行为举止是受到婆婆束缚的。我们访谈年龄在70岁左右的婆婆时,她们说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家的媳妇是通过正式仪式娶进门的,她嫁到我们家后肯定要守规矩”。显然,在集体化时代即使在党的红色文化宣传下也并没有完全瓦解传统的礼治,守规矩不仅要守妇道,还要懂得尊敬婆婆。因此,在集体化时期,媳妇在家不仅要与丈夫搞好关系,还要面对婆婆、公公、妯娌、叔子等,她们必须守规矩才能够在家庭中赢得立足之地。相反,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就是另一回事了,按照她们(40岁至60岁妇女)的说法:“那时候(集体化时代)回娘家是稀客,感觉非常好”。也就是说集体化时代媳妇的归属感是在娘家而不是在夫家,这是因为婆婆对媳妇的控制欲望比较强烈,而且夫家的兄弟一般也比较多,婆婆是家庭中分管内务,家庭权利大,儿子媳妇主要精力是参加集体劳动。但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媳妇与丈夫及孩子组建核心家庭,媳妇在家庭中摆脱了婆婆的束缚,从而归属感从娘家转移到家庭中,与丈夫辛勤劳动,养儿育女成为了她们的人生意义。随着家庭的物质财富不断增加,在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下子女数越来越少(多数夫妻一胎生女儿后主动放弃生育二胎的权利),大多数家庭是都只有一个孩子,使他们对孩子倍加呵护。当这代媳妇变成婆婆后,他们的媳妇或女婿要么跟随儿子或女儿外出打工经商,要么在家务农或单方外出。在这种情况下婆媳之间不仅很少发生矛盾,而且婆婆会非常主动地把家庭权利交给媳妇,因为这代婆婆一般只有一个媳妇,同时她们对人生的未来抱有很高期望,希望自己年老后媳妇能够赡养她们,不再重演村庄中因婆媳矛盾而走上绝路。在调查的过程中,婆婆们(40岁至60岁群体)说:“现在与以前不同了,孩子少,你不好好待他们,以后老了还要靠他们招抚呢(赡养的意思)!”“我当然与我婆婆对待媳妇不一样,我婆婆对待我是很挖抓(很坏的意思)的,分家时不仅没有东西给我们,还喜欢骂我;我现在一心一意对我的媳妇好,我有什么好东西都给我孙子与儿媳妇,我也听从她对家庭的安排,不给她增加麻烦,她以后肯定也会对我好”。可以看出随着国家体制转型,她们(40岁至60岁群体)的归属感与人生意义已经转移到自己的小家庭内,即:家庭不仅成为了她们的心灵归属,而且是她们实现未来美好生活的场所,儿子媳妇及孙子成为了她们未来生活的希望,这种转变显然彻底改变了集体化时期的归属感在娘家的状况。因此,她们的归属感与人生意义比较彻底地转移到家庭内。显然,这代婆婆在与媳妇相处时,她们吸取了上一代婆婆的教训,不仅不会控制或束缚着媳妇,而是很主动地将自己做婆婆的权利转到媳妇身上去讨好媳妇,为未来的老年生活创造条件。而40岁以下的这代媳妇,大多数人接受过中学以上教育,而且大多数人有过外出打工或经商经历,在婆媳之间的交往上也比较豁达,很少会跟婆婆闹矛盾,从而实现婆媳之间和睦相处。

     

      结语

    (一)体制转型与婆媳关系演变

    集体化时期的家庭类型主要是主干家庭,受封建伦理道德的影响,婆婆在家庭中的地位较高,权利较大,对子女及儿媳妇制约力较强。媳妇在家必须面对上有公婆,下有子女,旁有妯娌及叔子,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必须中规中举,不能够违背婆婆的意愿行事,媳妇的自主性支配空间极小,在参与家庭财富分配上媳妇嫁到夫家后实际上没有决定权,也没有找到人生的归属感,人在婆家心在娘家的现象普遍存在。现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庭类型发生了变化,核心家庭的形成取代了主干家庭,婆媳之间的权利发生逆转。媳妇在家庭中不仅权利地位得到空前提高,而且归属感与人生意义也转移到家庭中来。但是,当她们成为婆婆后又开始改变对媳妇的态度,不仅给予媳妇极大的自由空间与家庭权利,而且还给予媳妇极大的帮助,也换取对她们未来生活的憧憬。

    (二)代际责任失衡与婆媳关系演变

    代际责任失衡对40岁至60岁的这代妇女在婆媳关系演变的过程中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显然,在集体化时期丧失劳动力的老人还可以得到体制的保护,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庭重新成为经济生产与家庭生活的基本单位,老年人的养老重新回归家庭婆婆的权威已经落日余晖,而媳妇则在新体制中占有更大的独立性、自主性以及对家庭经济做了更大的贡献,并在代际博弈中占据优势的地位,从而顺利地接管家庭事务。但当她们手中持有婆婆的权威后又不得不改变角色,将婆婆的权利赠送给媳妇。也就是说在T镇的两代婆媳关系演变的过程中,她们(40岁至60岁的妇女)不仅迎合了体制转型,而且在家庭权利演变过程中扮演了从侯权到赠权的角色转变,这种转变制止了体制转型与社会变迁过程中造成代际责任失衡为家庭带来的沉重代价。

    (三)现代性进村与婆媳关系演变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现代性进村后对村庄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尤其是40岁至60岁这个年龄段的妇女,因受现代性的影响,价值观变动最为明显,在经历市场化的洗礼后表现出孝道衰败,理性行动逻辑盛行,其孝道沦落之严重程度达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传统的孝道观念有如决堤之口,一溃千里,经历代际关系重心向下比较彻底的转移后,婆婆的遭遇不仅是权利被媳妇掠夺,而且被媳妇彻底边缘化。更可怕的还在于,市场的逐利本质与其实用主义取向的整套思维方式,使得40岁至60岁之间的这代妇女开始从理性观念的角度来重新定义婆媳关系,她们开始用赠权的方式主动讨好媳妇,也求未来有人赡养。于是,在经历漫长的国家体制转型与代际责任失衡、妇女归属感转移的张力下,以牺牲一代婆婆的惨重代价来实行婆媳关系自发性地转型,从而实现了两代婆媳之间在家庭中的角色、地位与权力的转变过程中形成自洽转变。

     

    ★ 原文刊载于《妇女研究论丛》20123



    [1] 本文的调查是与刘燕舞博士一起完成,在与他的讨论中深受启发,在此深表感谢!文责自负。

    [2] 作者简介:陈讯,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博士生,研究方向:农村社会学、政治社会学。



    参考文献:

    [1]:费孝通.论中国家庭结构的变动[J].天津社会科学,1982,6).

    [2]:笑冬最后一代传统婆婆[J]社会学研究,2002,3

    [3]:崔应令.婆媳关系与当代乡村和谐家庭的构建[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3).

    [4]李博柏.试论我国传统家庭的婆媳之争[J].社会学研究,1992, ( 6)

    [5]:唐重振.农村婆媳关系变化的制度分析[J].边疆经济与文化,2007,7).

    [6]:孙敏,田孟,钟琴,郑晓园.社会变迁下的婆媳关系诸态研究[J].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10,2).

    [7]:王德福.角色预期人生任务与生命周期:理解农村婆媳关系的框架[J].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1,(2).

    [8]郝凤梅. 古代婆媳关系与弃妇[J].沧桑,2008, ( 6)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