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论“小二胎”现象:区域比较的视角

    ——以H省三个典型乡镇为例

    本文发表于《南方人口》2013年第1,发表时略有改动

    摘  要:本文利用H省三个典型乡镇的访谈资料与统计数据以区域比较的视角对“小二胎”现象进行了再研究。研究结果表明,三镇小二胎现象具有诸多共性,但也存在不少差异。各地都存在较强的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加之政策环境在2002年的变化,使得此后各地都大量出现小二胎现象。但是由于村庄社会结构的不同,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程度不一所以各地的小二胎现象又表现出一定差异。小二胎现象不仅大幅提高了超生率和生育率,而且推高了出生性别比,因此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农民生育观念没有彻底转变的情况下,国家要赋予基层干部更多的治理手段和权力以稳定我国来之不易的低生育水平。针对各地的区域差异,要采取分类治理的方略。

    关键词:“小二胎”;男孩偏好;二孩偏好;计生政策;区域比较

    Further Study on the phenomenon of Late Second Childbearing: the View of regional comparison

    SUN Xin-hua12  ZHENG Xiao-yuan2

    1.Department of Sociology at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Wuhan 430074; 2. Center for Rural China Governance of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Wuhan  430074

    Abstract: Using the interview data and statistical data about three towns of H Province, this paper restudies on the phenomenon of late second childbearing with the view of regional comparison. Analytical results indicate that the phenomena of late second childbearing of three towns have much in common and a lot of differences at the same time. As each district has strong son preference and two-children preference, and with the environment of the family planning policy loosening in 2002, a large number of late second children are born in each district since thenHowever, as the social structure and the degree of son preference and two-children preference vary among villages, the phenomenon of late second childbearing of the three townshows some differences. The phenomenon of late second childbearing not only greatly improves the super living rate and the fertility rate, but also pushes the high sex ratio at birth, which can be a certain reason to attract the attention of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In such situation that the peasants' viewpoints on birth havent totally change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hould give grassroots cadres more governance means and power to keep our low birth level which is a result of elaboration. According to the regional differences, the strategy of assorted governance is to be adopted.

    KeywordsLate Second Child; Son Preference ; Two-Children Preference; Family Planning Policy; Regional Comparison

    一、引言

    所谓“小二胎”,是指与第一胎的生育间隔大于等于7年的二胎。我们将“小二胎”高发的现象称之为“小二胎”现象(孙新华,2012)。之所注意到这种现象,是因为我们在全国各地农村调查发现各地都普遍存在这一现象;而之所以将其作为一个研究对象,是因为这一看似微小的现象背后可能隐藏着巨大的问题。为什么“小二胎”在最近十年突然出现并迅速增多,甚至成为“小二胎”现象?有何特征、原因何在?这一现象是否普遍,在各地之间有哪些共性、又有哪些差异?它对我国的计生工作会造成什么挑战,我们应该采取什么对策?这一系列问题构成了我们关注的重点。

    其中有些问题笔者已经在《“小二胎”:内涵、特征、成因及启示》(下简称《小二胎》)(孙新华,2012一文中做过论述,有些在前文还未触及。在《小二胎》中,笔者根据江西省一个行政村的“育龄妇女”台账和在该村的个案访谈研究了“小二胎”现象的内涵、特征与成因。主要结论是“小二胎”大量涌现于最近几年,其中计划外生育占据多数,且随着间隔的拉长其所占比重更大。作为农民的理性选择,“小二胎”是农民在内在动机与外在条件共同交织下的合力结果,其中农民的生育意愿是核心,基层计生环境的放松为诱因,家庭经济条件的改善为此提供了经济基础。

    基于村庄的微观研究可以提出较好的问题,但是其局限性也是比较明显的。首先,数据太小,很难反映全局,规律性也难以得到说明;其次囿于一地,无法呈现区域之间的共性与差异。即前者是代表性问题,后者为异同性问题。而且《小二胎》未对这一现象的影响做出判断和提出相应对策。鉴于以上不足,笔者继续在更大范围内关注了“小二胎”现象。我们选取了中部H省三个典型乡镇进行了深入的村庄调研和宏观数据分析,以区域比较的视角对“小二胎”现象进行再研究,以呈现“小二胎”现象在区域之间的共性和差异,进而解决代表性和异同性问题。本文还研究了“小二胎”现象的影响并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二、方法与资料

    本文主要采取了定性方法与定量方法,并将两者密切结合。定性方法有助于我们对于农民的生育观念以及与生育观念密切相关的村庄各个面向的把握,从而使研究者对于问题的理解更“接地气”并提出更加“在地化”的观点。但是对于观点的科学论证,还要充分借助于定量方法进行数据分析,唯有如此,才能使研究的结论建基于扎实的地基之上。

    为了深入的研究“小二胎”的现实状况和生成机制,我们在H省选取三个典型乡镇,并在每个乡镇选择了两个典型村庄进行实地调研,总计为期两个月。调研中,我们对村庄有了总体把握之后,选取青年、中年和老年男女包括生有“小二胎”的家庭、村干部尤其是妇女主任、乡镇领导包括乡镇计生办有关同志进行了专题访谈,内容涵盖农民的生育观念和生育行为、家庭的生育数量和生育动因,村庄整体的生育状况和计生工作,乡镇一级对于农民生育状况的评价等。

    在数据上,我们主要在省计生委帮助下从“H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服务管理信息系统”中获得了三个乡镇已婚育龄妇女的生育信息。其中包括,已婚育龄妇女及其丈夫的姓名与出生时间、结婚时间、避孕措施及其起始时间、各胎次的性别及其生育时间以及是否符合政策等信息。这对于我们从总体上分析各个乡镇的生育情况以及“小二胎”状况提供了基本数据(下文所引数据就不注明)。虽然三个乡镇的样本还不够大,但是对于分析问题已经足够。而且三个乡镇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它们所在地区。下面,简单交代一下三镇的总体概况和区域特征,参见表1

    1显示,从地理特征来讲,三镇依次从低山丘陵地区向平原地区延伸;从经济水平来看,农民的人均收入虽有差异,但是差异不大。在村庄社会结构上,也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依次是宗族性地区、小亲族地区和原子化地区;与此紧密相关的宗族组织从A镇到C镇依次减弱,生育观念依次趋于现代。而再从生育行为上来看,也能反映生育观念上的差异:性别比依次降低、一孩户比例依次增加,二孩户以上比例依次降低。所以这三个乡镇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1  三镇基本特征及其区域差异

          乡镇

    指标

    A

    B

    C

    地理特征

    低山丘陵

    丘陵向平原的过渡地带

    平原

    人均收入

    0.6

    0.8

    0.7

    村庄社会结构

    宗族性地区

    小亲族地区

    原子化地区

    宗族组织

    较强

    较弱

    瓦解

    生育观念

    较传统

    接近传统

    较现代

    总人口

    7

    5

    3.3

    育龄妇女

    13779

    10100

    7837

    多孩户比例

    14.1%

    17.1%

    3.2%

    二孩户比例

    44.9%

    34.0%

    37.5%

    一孩户比例

    36.8%

    45.2%

    53.3%

    无孩户比例

    4.2%

    3.7%

    6.0%

    二孩性别比

    146

    122

    101

    一孩性别比

    201

    159

    148

    三、三镇“小二胎”现象的异同

    区域比较既要考察各区域的共同点,又要注意区域间的不同点。因为仅仅强调共性就容易忽略各地的不同,进而容易犯对问题进行一刀切的毛病,但是过于强调各地的不同,也很难对问题形成总体认识,不宜于进行全局把握。此部分我们主要从三地的共性与差异的角度总结小二胎现象的基本特征,主要衡量指标包括:生育总量、生育间隔、性别偏好、“小二胎”的类型等。

    (一)生育数量及其所占比例都普遍较大,但由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

    总体来看,无论从在绝对值上还是从比例上来讲,小二胎在三地都有大量出现。如表2所示,A镇有小二胎1173例,B723例,C489例,总计2385例。从小二胎所占比重来看也比较高。A镇、B镇、C三地小二胎在当地二孩中比重分别为19%21%16%;而在育龄妇女中的比重依次为8.5%7.26.4%。这里之所以B镇的小二胎在二孩中的比重大于A的比重,是因为B的二孩在育龄妇女中的比例小于AA36.8%,而B45.2%)。而三地所有的小二胎在二孩中的比重也有19%,在育龄妇女中的比例为7.6%。这些都充分说明,小二胎无论从绝对值还是从比例上都在三地大量存在。三镇的区别在于,小二胎在育龄妇女中比例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

    2  三镇“小二胎”的数量与比例   

    A

    B

    C

    总计

    计划内

    计划外

    计划内

    计划外

    计划内

    计划外

    数量

    571

    602

    461

    262

    405

    84

    2385

    比重

    48.7%

    51.3%

    63.8%

    36.2%

    82.8%

    17.2%

    总计

    1173

    723

    489

    2385

    在二孩中的比重

    19%

    21%

    16%

    19%

    在育龄妇女中的比重

    8.5%

    7.2%

    6.4%

    7.6%

    我们把计划外小二胎和计划内小二胎分开来看,两种类型的小二胎三地都有较大数量,从表2可看出,在A镇两种小二胎都在600例上下,只不过计划外小二胎略多;在B镇计划内小二胎有461例,而计划外有262例;在C镇主要是计划内小二胎,有405例,而计划外只有84例。总体上看,计划内小二胎略高,三地共有1437例,计划外有948例,二者的绝对值都已经很大。三地的差异在于计划外小二胎在小二胎中的比重也是由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相反计划内小二胎的比重依次增加。

    (二)生育时间上,2003年后的十年间所占比例逐年增加

    1、小二胎的数量变化

    1显示,小二胎在90年代及其以前都是比较少见的现象,到1998计划内小二胎开始增多,并在之后持续增加,由1998年的34例到2009年的143例,期间每年的增长幅度较之于前一年都会有数以十计的增加。2009年之后虽有下降,但稳定在每年120例左右。而计划外小二胎从2003年才开始增加,由2002年的12例增加到2003年的40例,并迅速增加到2006年的108例,此后直到2011年基本都稳定在这个水平上下。这两类小二胎结合起来使得小二胎的总量从2003年开始陡然增加,并于2006年后基本维持在200例以上的水平。

    总体来看,从2003年到2012年的10年间,出生的计划内小二胎和计划外小二胎分别为1125例和855例,在各自类别里约占78%90%。两者合计1980例,在小二胎中的比重约为83%,即八成以上的小二胎出生在最近10年,而若将2012年全年的数量计入,数量和比重会更大。当然,这两类小二胎的出现都值得我们关注,但是从计划生育和控制人口的角度来讲,计划外小二胎的大量出现更值得高度关注,这一类型在小二胎十年的增加中贡献了43%的力量。


    1  小二胎的数量变化

    2、小二胎在二胎中的比例变化

    自小二胎的数量增加开始,小二胎在整个二胎中的比例也同时开始增长。图2显示,从1997年的10%增加到1998年的15%,从此之后一直逐年增加,到2005年超过生育间隔小于7年的二胎(以下简称“非小二胎”),达到50.4%的比例,2006年占54%,直到2009年才又被非小二胎反超;之后又持续下降,但是至今仍维持在40%的比例。之所以在2009年以后比例下降主要是因为生育间隔取消导致非小二胎增加。

    2  小二胎比例的变化趋势

    3小二胎前一胎的出生时间

    如图3所示,小二胎前一胎的生育时间,主要发生在1990年代,其变化曲线基本呈以1995年为中心正态分布。而且,这一特点也基本适用于计划内、外两种小二胎。总体来看,小二胎前一胎70%出生在1990年代,计划内小二胎有68%,计划外小二胎有73%在生育时间的变化趋势这一点上,三镇的情况与上述描述的总体情况基本一致,差异不明显。

    3   小二胎前一胎出生时间

    (三)生育间隔越大,计划外生育比重越大

    首先,从生育间隔的分布来看,无论是总体上还是从各地情况来看,生育间隔越长小二胎的数量越少,参见图4。虽然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下(7-9年)的小二胎数量略大,三地共有1355例,但是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上(包括10年)的小二胎也占有相当比重,也有1030例,两者之比大概在54

    4  生育间隔分布情况

    其次,从生育间隔来看计划内、外小二胎的话,总体来看,随着生育间隔的拉长,计划外小二胎所占比例会先升高后降低,但总体上生育间隔10年以上小二胎中计划外小二胎占多数。图5显示,生育间隔是7年时,计划外小二胎只占20%多点,间隔依次拉长,计划外小二胎的比例越大,到间隔16年时比例高达2/3,之后有所下降,但也在50%左右。

    5  计划内、外小二胎在生育间隔上的分布情况

    从三镇的情况来看也是这样。图6显示,计划外小二胎在生育间隔10年以上小二胎中所占比例总是高于在10年以下小二胎中的比例。三镇的区别在于,无论是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上还是10年以上,计划外在其中所占的比重都是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

    6  计划内、外小二胎在生育间隔上的分布情况

    (四)男孩偏好与二孩偏好同时存在,但是由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减弱

    在性别偏好上,头胎为男孩即计划外生育的二胎的性别比比较平衡;头胎为女孩即计划内生育的二胎,男女性别比则严重失衡。从图7来看,计划内生育的小二胎的性别比从京山至大冶依次为155234580,即尽管三地都存在性别偏好,但是其男孩偏好程度从京山到大冶依次增大。从总体上看,计划内小二胎的性别比也在277。这种奇高的性别比肯定不是自然生育的结果,各地在小二胎生育中都大量普遍存在性别鉴定、流产的现象。

    7  生育小二胎的性别偏好

    而计划外小二胎的性别比无论从三地还是从总体上看,都是基本平衡。但是计划外小二胎广泛而又大量的出现说明相当一部分家庭存在二孩偏好。三地的差异在于,正如前文所述,计划外小二胎所占比例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这说明三地的二孩偏好也是依次减弱的。我们看到还有少部分农户头胎虽然为女孩,但是在生育二胎时不做性别选择,这也主要是由二孩偏好所致。

    (五)小结:共性与差异

    上面我们主要从三镇的共性与差异的角度总结小二胎现象的基本特征,下面简单总结一下。首先,三镇小二胎现象的共同点包括以下四点:

    第一,从生育数量上讲,小二胎在各地都大量出现,总计达到2385例;其在二孩农户中将近占到五分之一(19%),在育龄妇女中占据7.6%。数量与比例之大,令人震惊。

    第二,从生育时间上看,小二胎普遍出现于90年代末,突发于2003年以来的10年间。其中计划内小二胎从1998年开始增加,计划外小二胎则从2003年开始凸显。2003年以来的十年间共出生小二胎1980例,占据所有小二胎的八成以上。而小二胎的前一胎的出生时间绝大多数发生在90年代。

    第三,在生育间隔上,随着生育间隔的拉大,小二胎数量越来愈少,但是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上的小二胎所占比例也在四成以上。随着生育间隔拉大,计划外生育所占比例会更大;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下的小二胎中,计划内生育占据主流;而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上的小二胎中,在两地计划外生育占据多数。

    第四,从生育偏好来看,男孩偏好与二孩偏好并存,计划内二胎的性别比都远远超出正常的性别比,这说明各地普遍存在性别选择的现象,相当一部分小二胎尤其是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下的小二胎主要由此而来;此外我们还应看到,有相当一部分计划外小二胎的存在,其主要生育动机在于实现二孩偏好;还有一部分计划内小二胎也不是在男孩偏好的驱动下生育二胎,而是二孩偏好。

    其次,三地的差异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在生育数量上,从A镇到B镇再到C,或者说从宗族性地区到小亲族地区再到原子化地区,小二胎在育龄妇女中的比例逐渐降低;计划外和生育间隔在10年以上的小二胎所占比重都在提高,反之依然。

    第二,在生育偏好上,男孩偏好由A镇到B镇再到C依次减弱,所以计划内小二胎的性别比依次降低;同样,计划外小二胎在小二胎中的比重也是由A镇到B镇再到C逐渐降低,这说明三地的二孩偏好也是依次减弱。

    四、三镇异同的成因分析

    上面我们通过区域比较的视角对小二胎现象进行分析后发现,小二胎现象在三镇都是广泛存在的,而且具有诸多共性。这充分说明,“小二胎”现象已经绝不是一时一地的个别现象,而是在各地近十年来都普遍存在的重大现象。除了以上共性,三镇的小二胎现象的差异也是非常明显的。对于三镇的共性与差异,应该给予怎样的解释?

    (一)三镇的共性是如何可能的?

    在《小二胎》一文中,笔者分析小二胎现象产生原因是主要是农民的生育意愿、基层计生环境和家庭经济条件三个方面着手的。下面主要从生育偏好和计生政策两个角度解释三镇在小二胎现象上的共性,当然其中也涵盖了家庭经济因素。

    1、农民的生育偏好

    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小二胎的出现从农民的生育偏好来讲主要是由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驱动。对于计划外小二胎基本没有性别选择,可见其主要是为了实现二孩偏好。而计划内小二胎绝大部分都会做性别选择,主要是男孩偏好所致。我国传统的生育观念主要有两个特征:追求“多”和追求“男”(朱国宏,1992),即为实现传宗接代的男孩偏好和多子多福的观念构成了人们生育观念中的核心要素。但是随着国家计生政策的推行和现代观念的进入,各地生育观念都在发生巨变,其主要表现是多子多福的观念迅速转变,进而变成二孩偏好或一孩偏好,这是因为多子多福的观念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实用功能需求(比如人多势众、保险心理等),价值意义色彩不浓,一旦其实用功能需求被改变,其存在的基础就会丧失(王文卿、潘绥铭,2005)。而由于男孩偏好不仅是人们的功能需求,而且成为一种价值追求,甚至成为中国人的终极意义所在(陈俊杰、穆光宗,1996),所以农民的男孩偏好虽有弱化,但是转变比较缓慢。由于现今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的广泛存在,所以不管是头胎为女孩还是为男孩的农户都有一定生育二胎的动力。只不过前者强于后者,因为前者是为了实现比较根本的男孩偏好,而后者是在有了男孩的基础上为了实现二孩偏好。

    既然农民的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形成已久,那么,为什么计划内小二胎自1998年开始增加,而计划外小二胎从2003年才开始增多?为了回答这一问题,就要引入政策因素。

    21990年以来的政策变化

    为了应对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生育高峰,中央带头并要求各级政府给予计划生育以高度重视,再三强调,计划生育工作要由各省地县乡村党政第一把手(即主要领导人)亲自抓、负总责,实行“人口目标管理责任制”,如果人口指标完不成,则对其它政绩实施“一票否决”(解振明,2012)。在这种严格的生育控制政策驱动下,各级政府为了控制人口增长,甚至动用了各种强有力的行政手段,拘留、赶猪、牵牛、扒房、株连等现象都成为那个时代的独特风景线。这些严厉的行政措施对控制人口增长和控制超生确实有效,整个2090年代总和生育率直线下降,由1990年的2.31下降到2000年的1.22,即使有学者考虑各种因素将其提高,最高也不过1.8左右(翟振武、陈卫,2007)。20世纪90年代的低生育率和低超生率“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严格的生育政策和强有力的行政手段得以实现的”(彭佩云,1997)。

    虽然取得了极大成绩,但是代价也是非常沉重的,强力的行政干预不仅使得行政成本过高,而且粗暴的工作方式也影响了党群、干群关系,并引发了不少社会矛盾、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张春生,2002),甚至“在国际人权领域的斗争中授人以柄”(赵炳礼,2002)。鉴于此,同时考虑到我国当时已经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下面简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同时在200291日实施。这些法律和规定将在20世纪80、90年代普遍存在的行政手段予以摒弃,并使计生干部转向依法行政,对于计划外生育征收社会抚养费征收。而征收社会抚养费只是一种事后手段,对政策外怀孕控制的法律制约手段几乎没有,靠的是宣传教育和做思想工作,这很难达到控制政策外生育的目的。加之社会抚养费征收到位率低,足额率更低,而且随着农户经济条件的提高,经济惩罚效度较低,结果造成超生成本相对较低,达不到遏止超生的效果。所以我们在各地农村调查都会发现,不管是村民还是村干部以及乡镇村干部都感到原本较紧张的计生环境在近十年来松动了许多。

    3、小二胎的形成逻辑

    小二胎的出现正是农民的生育偏好在以上政策变化背景下的行为表达。首先来看计划外小二胎的形成逻辑。由于许多农民具有一定的二孩偏好,所以头胎即使为男孩,仍有生育二胎的动力,但是这种动力不如头胎为女孩的农户强烈,或者说二孩偏好是比较富于弹性的生育偏好。所以他们是否要将二孩偏好付诸行动就要看外在的条件是否允许。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到2002年的十余年间,严格的生育控制政策和收紧的基层计生环境,使得大批具有一定二孩偏好的独子户暂时放弃了生育二孩的行动。2002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颁布以后,虽然原来的生育政策得以延续,但是由于基层组织的计生手段受到束缚而倍显乏力,客观上使得农村基层的计生环境趋向于宽松。由于基层计生环境的放松,2002年以前被压抑的大批二孩偏好此时得以释放,由于时隔多年,遂成为计划外小二胎。由于2002年计划外生育的环境才开始宽松,所以2003年以后才开始逐年增加,而由于严格生育政策延续时间较长,所以其生育间隔多集中在10年以上。

    其次,来看计划内小二胎的生成逻辑。由于男孩偏好不仅有着现实的功能,而且承载着农民的终极价值,现实中男孩偏好仍然普遍而又顽固地延续着。为了实现男孩偏好,头胎生了女孩的农户或者不做性别选择地再生育第二胎、甚至第三胎……或者在第二胎通过性别鉴定进行性别选择。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到2002年的十余年间,国家实行非常严格的生育控制政策的情况下,通过生育多胎的路子逐渐让位于性别鉴定和性别选择。同时日益增强的二孩偏好,也迫使农民放弃通过生育多胎的路子而选择性别鉴定和性别选择以实现男孩偏好。性别选择推迟了生育二胎的时间,从而造成“小二胎”。因为通过性别选择实现男孩偏好的农户从90年代初实行严格的生育控制政策后才开始增多,加上7年以上的生育间隔,使得计划内小二胎正好是从1998年开始增多。但是农户为了早日实现男孩偏好,因此生育间隔不会太长,多集中在10年以下。

    通过以上分析,如果要对小二胎定性的话,我们认为其实质是农民的生育意愿在行为上的推迟表达。计划外小二胎是农民的二胎偏好在特定环境下被压抑后又在宽松环境下释放的结果;而计划内小二胎则主要是在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下通过技术手段甄别性别而将二胎生育时间延迟的结果。

    (二)小二胎区域差异的形成逻辑

    上面解释了小二胎现象的共性,而又如何理解其区域差异呢?为了解释这一问题,笔者主要从村庄社会结构入手。

    目前学界研究生育观念的区域差异主要是从城乡差异和中东西部的地区差异入手,而在解释中东西部差异的时候也往往是从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来解释。这就会碰到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浙江、广东等东部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但是其生育观念依然比较传统。对此,有些学者简单借用奥格本的“文化滞后”学说加以解释(解振明,1997),即精神文化的变迁速度落后于物质文化变迁的速度。但是,我们认为“文化滞后”本身就需要得到解释,为什么同样经济发展水平的地方会有的地方出现“文化滞后”现象,而有的地方却没有?所以,我们认为仅仅从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来解释生育观念的区域差异具有很大局限性,这就需要我们寻找其他视角。

    通过全国十余省的调查,我们发现村庄结构相同的地方人们的生育观念一般倾向于一致。前文注释已就村庄社会结构做了介绍。下面要做的是如何将村庄社会结构与生育观念建立关联?众所周知,农民的生育观念与生育行为是嵌入在社群之中的,前者作为惯习本身就是作为场域的社群文化的内化表现(刘中一,2005)。而宗族文化是一种以父系为主轴的文化,强调传宗接代与男孩偏好,而且在传统社会中宗族组织本身就是维系国家和社会中传宗接代的基层组织。而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各地宗族组织的存在形式出现较大差异,有的地方虽经建国前三十年的运动冲击但是在改革开放后又重新复兴,如A镇及其所在地区,而有的地方却出现碎片化,如B镇及其所在地区,还有些地方干脆就彻底地瓦解了,如C镇及其所在地区。当然可能在现代化进程开始之前各地的宗族组织的发育程度就不一,而正是那些之前宗族组织生命力越强的地方才能在后来得以复兴。这种宗族组织或村庄结构的不同使得当地的生育观念在面对国家的计生政策和和现代观念冲击时的抵抗力是完全不同的,那些宗族组织越强的地方其抵抗力越强,从而其生育观念就越是倾向于传统生育观念,其生育转变就越是缓慢,反之亦然。同时,各地区在执行计生政策的力度也是不同的,宗族性地区和小亲族地区的基层干部对政策的执行一般没有原子化地区彻底,这在相当程度上也是由村庄社会结构决定的,这一点就不展开。

    所以正是由于从A镇到B镇再到C,其村庄中的宗族组织依次增强、村庄社会结构越来越强,因此其对于传统生育观念的保存力越来越强,对于国家计生政策和现代观念的抵抗力越强,因此表现在生育观念上,其男孩偏好依次增强。那么为什么其二孩偏好也依次增强呢?这一方面可以用同样的逻辑进行解释,即当地的村庄结构对于传统的多子多福的观念的保存力也依次增强;另一方面还在于宗族组织越强的地方,兄弟关系和姻亲关系对于个体家庭的社会支持力会越强,而在原子化地区,后天建构的关系比如朋友关系、生意伙伴、工友等等关系对于家庭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血缘关系。所以村庄结构越强的地区,其农户的二孩偏好也会越强。这种生育偏好表现在小二胎上,就是从A镇到B镇再到C,计划外小二胎在小二胎中的比例依次降低,计划内小二胎的比例依次升高。但是从总体上来看小二胎在育龄妇女中的比例从A镇到B镇再到C镇依次降低。以上是二孩偏好依次增强使然。但是计划内小二胎中二胎的性别比从A镇到B镇再到C镇逐渐降低,这则是有男孩偏好依次增强导致的。

    五、“小二胎”现象的影响

    小二胎作为一种新的生育现象,对于农户、社会甚至国家必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有些影响要等到若干年后才会凸显出来。在此我们只就这种现象对于计生工作的影响略做阐述,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计划外小二胎加快人口增长,二是计划内小二胎推高了男女性别比。

    (一)加速人口增长

    通过图8我们看到,二胎数量在1997年到达低谷后,从1998年又开始持续增长。但是非小二胎在之后的上十年基本维持不变,每年大约有200人出生,二孩数量的持续增长主要由小二胎推动。在2003年以前主要由计划内小二胎推动,而之后则有计划内和计划外小二胎共同使力,与非小二胎各占半壁江山。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计划内小二胎自2005年以后每年都会增加上百人,约占小二胎增长数量的一半左右。即二胎生育在过去十多年有低谷走向增长,计划外小二胎贡献了一半力量。在过去十年出生的二孩中有将近四分之一是计划外小二胎。正如上文详细论述的,这部分二胎生育恰是在我国实行严格的生育控制政策下积累的生育偏好在生育环境放松后的释放。再考虑到多胎超生的数量在大幅减少,超生主要就是二胎超生,我们就会看到,近十年来计划外小二胎对于整个人口增长的影响就会更加凸显。

    8  二胎数量变化趋势

    这与对人口增长的主流认识存在很大不同。当前对于人口增长的普遍的认识是,“当前人口规模的继续增长,原因主要不是公民个人生育数量的增长,而是人口总量的惯性增长”(赵炳礼,2002)。前任国家计生委主任李斌在2010年人口学会上也提出“人口总量继续惯性增长,十二五时期的出生人口数量预计会多于十一五时期,十二五后,人口增长惯性逐渐减弱,人口发展态势将出现新的趋势”(周婷玉、朱旭东,2010)这种认识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却没有看到之前积累的生育偏好释放带来的生育反弹。

    当然,我们还应看到,2003年之前压抑的生育偏好经过上十年的释放也在逐渐减弱,而且慢慢也会消失。所以计划外小二胎也会逐渐减少。但是在最近几年可能还会继续。而且在农民的生育观念还没有得到根本转变的情况下,二孩偏好还比较强烈,即使计划外小二胎会逐渐减少,并成为一个历史现象。但是计划外二胎并不会消失,他将成为今后相当长时间内超生的主体。

    (二)推高性别比

    前文论述到计划外小二胎主要为实现二孩偏好,所以性别比基本平衡。但是计划内小二胎主要是为了实现男孩偏好,而在二孩偏好和政策压力的双重作用下,为了实现这一愿望,绝大多数会选择性别鉴定和性别选择,这就提高了性别比。我们从图9中可以清楚看到,自1993年以来,计划内小二胎的性别比基本维持在300上下,这极大地提高了二胎的出人口性别比。

    9  计划内小二胎性别比

    但是我们还应看到,生育间隔越大,计划内二胎的性别比会越小,因为农民总是希望尽早地实现男孩偏好。图9中显示,计划内非小二胎的出生性别比,自1994年提高到500后到2010年都保持在500以上,并有三年超过1000,最高达到1520。尽管计划内小二胎的性别比不如非小二胎的高,但是相对于计划外二胎以及所有二胎的性别比却是高出很多,所以计划内小二胎也在较大程度上提高了出生性别比。

    六、小二胎现象的启示

    通过以上分析和论证,我们发现“小二胎”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在各地都普遍存在的重大现象。这一现象的产生不仅缘于农民的生育偏好,更有政策环境的原因。小二胎的大量出现,不仅大幅提高了超生率,而且推高了出生性别比。所以,无论是从稳定低生育水平出发还是从治理出生性别比角度来讲,小二胎现象都应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下面主要谈三点启示。

    (一)生育观念的转变还未完成

    生育行为只是生育观念在行为上的表达而已,所以要理解和转变农民的生育行为,首先要从其生育观念着手。计划生育实现三十多年来,农民的生育观念已经发生了非常大变化:男孩偏好日渐减弱,多子多福观念几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二孩偏好和一孩偏好。但是我们还应看到,各地普遍都存在较强的男孩偏好和二孩偏好。男孩偏好的存在造成各地的性别比偏高,而二孩偏好又使头胎是男孩的农户选择超生。小二胎现象的凸显正是这两种生育偏好导致的。所以,计生工作除了在控制生育行为,更要在生育观念上下功夫,这才是治本之道。但是生育观念的转变又是一个比较缓慢的工作。按照现行的政策要求,即“一孩半政策”,农民的生育观念还有相当的距离,其转变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反过来看,多数农民的数量基本不会超过两个,即二孩偏好是农民数量偏好的高线。所以这也为以后生育政策的逐步调整奠定了现实基础。

    (二)政策执行与乡土社会的协调

    虽然小二胎现象的凸显的根本原因在于农民生育观念的转变不彻底,但是政策环境的变化却是直接诱因。2002年前后的计生政策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依法行政给基层干部戴上一个“紧箍咒”,而依法生育的规定却无法约束住农民。这无疑是“卸了警察的枪”,所以基层计生干部会感到“国家只给枪,而不给子弹”。当然这不是说依法行政的不是,而是说国家政策要与乡土社会的特性相适应。我国的乡土社会本身就是不规则的,而法律却要求基层干部要规则行政。规则行政的前提是其对象也是规则的,至少是认同规则的。当农民不讲规则时,规则行政就无法发挥真正的效果。所以在加强基层干部在计生工作中的责任的同时,还要给予其足够的治理手段和治理权力。这就要允许他们在工作中调用各种资源,只要不违法,这也是依法治国应该允许的。

    (三)区域差异视角很重要

    我国是个地大物博的国家,各地区之间的差异很大,从村庄社会结构和区域文化等方面来看,都存在较大的区域差异。村庄社会结构的差异也使各地的生育观念和生育文化存在很大不同。所以,在生育行为上也存在很大区域差异。说是“区域”差异,是指区域内部虽有一些差异,但是共性才是主流;同样,区域之间虽有不少共同点,但是差异更加明显。作为事实甚至规律存在的区域差异,要求政策部门也要根据各地实际进行分区域治理,而不是采取“一刀切”的措施。在对区域差异的规律性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和执行相关政策时都要照顾到区域差异,并进行分类治理。

    [参考文献]

    [1]孙新华“小二胎”:内涵、特征、成因及启示 [J].南方人口,2012(1)

    [2]贺雪峰村治的逻辑[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3]朱国宏传统生育文化与中国人口控制[J].人口研究,1992(1)

    [4]王文卿、潘绥铭男孩偏好的再考察[J].社会学研究,2005(6)

    [5]陈俊杰、穆光宗农民的生育需求[J].中国社会科学,1996(2)

    [6]解振明曲折、艰难、辉煌的中国生育转变[J].人口研究,2012年(1)

    [7]翟振武、陈卫1990年代中国生育水平研究[J].人口研究,2007(1)

    [8]彭佩云中国计划生育全书[M].北京:中国人口出版社,1997

    [9]张春生谈《人口与计划生育法》[J].人口与计划生育,2002(2)

    [10]赵炳礼关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几个重要问题[J].人口与计划生育,2002(2)

    [11]解振明中国农民生育需求的变化[J].人口研究,1997(2)

    [12]刘中一场域、惯习与农民生育行为[J].社会,2005(6)

    [13]周婷玉、朱旭东.“十二五”期末我国人口总量将达到13.9亿左右[EB/OL]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0/07/03/5571079.html,2010-07-03

  • 责任编辑:sx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