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乡村建设 >>
  • 卢麒元:绝不走美国设计的城镇化道路
  •  2013-07-11 09:42:02   作者:sn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卢麒元:绝不走美国设计的城镇化道路

    作者:卢麒元 发布时间:2013-07-09 来源:信报财经月刊
    中国必须老老实实地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的核心内涵就是共同富裕。所以,中国需要解决社会再分配问题。靠农民卖地增加消费,与卖血下馆子有什么区别?这种败家子式的深化改革意欲何为呢?

      

            笔者按:本文发表于香港《信报财经月刊》第431卷。所谓“加速城镇化进程”,是倒因为果的伪命题。其本质,是为过剩货币寻求“池子”。历史地看,这无异于打开魔鬼的封印。

      

            原标题:天坑与池子

          西边下雨东边流。

      美国人在滥发货币,中国在为美国滥发的货币提供对冲的资产。货币如水,天量的货币如同洪水,容纳洪水需要一个天大的资产池。有人要用天量的中国资产构筑一个天池。很遗憾,这个天池,将吞噬中国数亿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所以,笔者将这个天池称之为天坑。

      金融学具有哲学的特质。信用,是无色无味的,既是经验的,也是先验的。金融是形而上的,天然具有宗教的特征。当金融成为国家之间战略博弈的工具 后,金融往往是通过意识形态的方式进行操作的。当金融资本主义进化成为金融帝国主义之后,金融资本不仅仅要控制财富了,金融资本也要控制意识形态了,金融 资本甚至要直接操纵政权了。请不要惊讶,中国的经济政策和美国的经济政策高度契合。中美国,不是一个理想,而是冰冷的现实。

      毫无疑问,美国已经成为一统全球金融的帝国。美联储有能力操纵全球货币流通的数量、分布、速度,因而有能力决定全球资产和商品的价格。上帝离我 们很远,伯南克却离我们很近,近到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甚至,美联储就站在人民银行之上,伯南克就行走在人民币中间。事实上,美国人要资本化中国 的一切。既然是一切,就不仅仅包括公有的中国国有企业,也包括集体所有的中国土地。美国人的金融操作,通过一系列神秘的理论包装进入中国,并逐渐成为中国 的制度和政策安排。这一系列的金融操作,都包裹着一面艳丽的旗帜——改革开放。

      美国人的美元,要想成为坚挺的货币,就必须对应同样坚挺的资产。美国人没有足够多的资产去坚挺过剩的美元,他们需要有人提供优质的资产替他们去坚挺美元。于是,他们的目光窥视着拥有庞大资产的中国。于 是,一批批中国童子到美国去接受洗礼了(黄皮肤芝加哥男孩);于是,后现代的“金融哲学”悄然潜入中国。最终,这一切演绎成为眼花缭乱的“经济改革”。其 实,与其说是金融哲学,不如说是金融宗教。金融“传教士们”们渗透到了中国每一个角落,金融“传教士们”成为新时代的明星,金融“圣经”充塞了华夏视听。 最后,神秘诡异的金融宗教终于渗透进了中国的最高殿堂,成为了中国最高决策者的行为指南。中国所谓的“深化改革”,本质就是深入资本化。在中国深入资本 化,就剩下最后一个堡垒了,那就是中国人的命根子——土地。金融“教徒”的“谶语”很雷人,“不改革就死路一条”。他们将中国的逆向土改 称作“最大的红利”,他们所谓的“改革”就是为了分取这个最后的“红利”!他们已经撕下了所有的面具;他们竟然毫无忌惮,公然声称“还剩最后几步了”,他 们开始进行最后一搏了。请看仔细了,美国人在中国的金融操作,最近包装成了动人的改革宣言(新年宪政风暴),他们的具体落脚点就是“城镇化”!

      何谓城镇化?城镇化一词,起源于拉丁文Urbanization,这一概念最早源于1867年西班牙工程师A.Serda的著作《城镇化基本理 论》,被用来描述乡村向城市演变的过程。至20世纪,这一名词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多数学者所接受。1970年代后期,Urbanization一词被引 入中国学术界并被接受。维基百科给出城市化定义:城镇化,又称城市化,是指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类社会活动中农业活动的比重下降, 非农业活动的比重上升的过程,与这种经济结构变动相适应,使得乡村人口与城镇人口的此消彼长,同时居民点的建设等物质表像和居民的生活方式向城镇型转化并 稳定,这样的一个系统性过程被称为城镇化过程。一般城镇化水平的大小是以都市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来评定,数值越高,城镇化水平越高。请注意这句话:“城 镇化,又称城市化,是指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一句话:城镇化是工业化的自然结果而非原因。换句话说,所谓的推进城镇化是一个 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城镇化是一个可以量化的经济学指标,那就是城镇化率。城镇化率就是区域内城市人口的比率。这个比率,原本是社会自然进化的结果。但是,一旦被人为的推动,就成为了另一场“大跃进”了。中国式的城镇化运动,经济含义是显而易见的。城镇化将资本化数以百万亿计的农民集体所有的资产,将为中美联动的货币超发行机制提供充裕的物质保障。就终极意义而言,就是为美联储滥发美元提供备兑支付手段。

      笔者估计,中国城镇化,仅农村非农业用地,就意味着至少100万亿的集体所有资产将被资本化。如果考虑全部农村土地的资本化,总金额可能高达 500万亿的人民币。100万亿资产的资本化,意味着至少可以增发20万亿的人民币,也就意味着可以接纳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当然,100万亿资产资本 化的过程,意味着不少于100万亿的M2增长,也意味着不少于50万亿的消费增长。如此看来,7.5%的增长实在是小意思,二十年连续增长也不会是大问 题。如果,将来集体所有制土地全部资本化,那将足以解决美元滥发的全部问题。很显然,中国城镇化的主要意义不在乎中国。资本家们的深化“改革开放”,其实 “功夫在诗外”。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乃至于全球量化宽松政策终于有了物质保障了。要知道,这可是将全体中国农民的集体财产做成“天坑”,此坑将吸纳3万 亿美元剩余货币,世界金融尽可以再疯狂宽松五年了。那末,五年之后呢?

      周行长,以致于周行长后面的佐行长,都极度关心那个容纳货币的“池子”。换句话说,周行长和佐行长,费尽千辛万苦,都是在为伯南克同志努力工 作。是啊,美联储量化宽松了四轮了,美元水漫金山寺了,需要巨大的“池子”啊。佐行长的意思是,先用中国国企资产做池子。但是,周行长们不敢搞了,继续贱 卖国有资产,城里的数亿人会起来造反的。实在没办法了,还是去打中国农民的主意吧。数亿农民,手握天量土地财富,却毫无抗争的能力,正好可以挖一个“天 坑”,将他们和他们的财产一道活埋了。用这个“天坑”做一个大“池子”,足以为“上帝”分忧解难了。况且,城里人可以分享农民财产的些许利益,目光短浅的 城里人不会集体反对“城镇化”的。于是,“城镇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

      要想让资产持有者与资产分离,就必须让持有资产的人远离他们的资产。“城镇化”用所谓让农民“上楼”的诱惑,让农民永远离开他 们生长的土地。即将失去土地的农民可以理解土地的价值吗?所谓十倍的价格补偿不是很可笑吗?在恶性通货膨胀的时代,今天十倍的价格补偿有意思吗?这三十年 来的教训不深刻吗?今天的一亩地的价钱,十年后未必可以换来一袋米!结论是简单而明了的,失去土地的农民将成为政府永远的包袱,而失去了主人的土地将成为 金融资本的盛宴。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在耗尽土地赔偿金后,将成为政府永无穷尽的税收负担,那将是远远不止于100万亿的永久性负担。这看似新奇的游戏,其实一点儿也没有新意。五千年来,历史就像是一个车轱辘翻来覆去。一句话,仍然是赤裸裸的大规模土地兼并。未来的结果会有新意吗?不会的,我们将迎来另一场农民起义。多大的天坑也无法活埋数亿农民;倒是数亿农民可以随时埋葬政府。

      中国的“专家学者”真是太有才了,连原因和结果都敢于颠倒。本来,城镇化是工业化的自然结果。可是,中国的工业化太恐怖了,全世界都无法容纳中国的生产能力了,中国的工业化无法无限扩张了,中国的工业化显然不能顺利演化为全国农村的城镇化。于是,“聪明”的中国“专家学者”开始倒立思考了,他们竟然将城镇化说成是工业化的原因了。不 能完成工业化而提前完成了城镇化,城镇化了的农民就没有工业可资就业,他们的未来出路在哪里呢?案例当然是有的,全世界提前实现城镇化的国家,无一例外地 不是走向贫民窟化。贫民窟化,那不是城镇化,那是将农民赶入人间地狱。请设想,数亿农民,如果实现无差别社保,中国政府将要承担怎样的财政压力?中国现有 的社会保障支出增加两倍有可能吗?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要提供如此规模的财政支出,中国的经济还有一丝的效率可言吗?一个毫无效率的巨大经济体,难道还有什 么竟争力可言吗?一个提前丧失竞争力的国家,还有什么未来可以期待吗?

      中国绝对不能走美国金融资本“设计”的“城镇化”道路。我们必须老老实实地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社会主义的核心内涵就是共同富裕。所以,中国需要解决社会再分配问题。就经济学理论而言,真正促进全民消费增长,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只能通过均衡社会 分配来实现。靠农民卖地增加消费,与卖血下馆子有什么区别?这种败家子式的深化改革意欲何为呢?

      中国是否存在彻底解决三农问题的思路呢?

      有的,那就是三农三化:农业工业化;农民市民化;农村城市化。

      中国农业的工业化,首先要求农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农村必须再次走上集体化的道路。领导要做的工作,不是把农 民的土地卖掉,而是将农民组织起来。要让农村基层组织拥有法人资格,要让农村基层组织走上公司化发展的道路。要鼓励人才、知识、管理、资本等稀缺资源下 乡,使农副产品不断增加品种,不断提升级别,不断提高附加值,使中国的农业成为现代世界农业的经典范式。农业工业化,要求农村走集体化的道路。这是一个历 史性的结论。小岗村的实践,既是一场闹剧,更是一场悲剧。正确的道路,是从大寨大队升级为华西村控股公司。

      中国农民的市民化,首先要求政府取消歧视性的户籍管理制度,向农民提供无差别的社会保障,取消一切歧视农民的不合理的制度和政策安排。农民有权 力选择他们的身份,选择他们的居住地,选择他们的生活方式。城市和农村的人口,必须实现双向选择和自由流动。其次,不能继续掠夺农民的财富了。改革开放以 来,我们已经侵占了农民高达数十万亿的土地出让金了,太残忍了。农民市民化,要点在于彻底解决政治歧视和经济掠夺。农民市民化,并不是“上楼”那末简单。

      中国农村的城市化,绝对不是人口学意义的上城镇化比率,而是农民和农村的生活水平的稳定提高,达到甚至超过城市市民的生活水平。农民需要的是源 于内心的幸福,而绝不仅仅是一本城市户口。当中国的农村拥有了与城市无二无别的现代化水平,城市中的一部分人可能更向往农村生活。笔者曾经着文《知识老年 上山下乡》,为什么不让老年人回到青山绿水中去颐养天年?为什么不将养老产业转向农村?为什么不重视中国总人口的战略分布问题?西方经验证明,千万人口的 大都市是不环保和不经济的。可是,西方派往中国的“经济学家”,却鼓动中国要搞一批人口5000万以上的大都市。超级大都市为主体的国家,在安全上极为脆 弱,甚至不堪一击!我们绝对不应该追求户口意义上的城市化率水平。我们应该提高农村和农民的幸福指数!

      我国最高决策层必须高度警觉,由西方金融资本推进的中国城镇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毫无疑问,他们正在中国挖出一个无底的天坑,那将成为吸纳美元剩余货币最理想的池子。请中国领导人明白,一个如此伟大的民族,去犯如此低级的战略性错误是无法饶恕的!请中国领导人相信,中国经济改革最终要的不是知识,中国经济改革必须回归常识,中国经济改革最需要的是良知!

      当然,中国确实存在着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中国的发展动力来自于哪里?显而易见,中国的发展源泉是管理的进步和科学的进步。具体地说,就是完成 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中国式的“城镇化”,可以完成上述使命吗?恰恰相反,扭曲资源分配的“城镇化”,仍然是将资源导入房地产的旧思路,将彻底终 结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笔者极其痛恨金融资本关于“城镇化”的流氓逻辑,他们意图让农民卖掉土地,暂时换来一点小钱,眼前增加一些消费,形 式上拉动一下经济。让农民卖地去为他们拉动经济?这是何等无耻而荒谬的逻辑!

      不搞城镇化可以吗?当然可以!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社会分配严重扭曲造成的。尤其是消费不足问题,是经典的分配扭曲问题。新的改革之路,在于解决两个分配失衡。

      首先,必须解决国际收入分配失衡问题。中国不要继续贱卖优质资产了。正好相反,中国理应大规模增持全球的优 质资产。难道,发达国家不应该用优质资产来换取中国的廉价商品吗?要知道,日本人持有不少于7万亿美元的海外优质资产,美国人持有不少于10万亿美元的海 外优质资产,全球富人持有近乎天文数字的海外资产,他们难道不可以卖一点儿海外资产换商品吗?最低限度,他们可以卖掉他们手上的中国资产来换中国商品啊! 况且,中国人仅有可怜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国人永远也买不穷洋人啊!难道,中国人都傻疯了吗?中国人非要用农民的土地和工农的血泪换取废纸(债券) 吗?用一堆废纸,可以实现转型和升级吗?事实上,如果能将“上供”美国的“红利”转移支付给中国农村,将可以大大加快中国农村的城镇化进程。

      其次,必须解决国内收入分配失衡问题。中国低效的城市经济已经无法维持了,原因在于“三个太高了”。制度成 本太高了;金融成本太高了;要素成本太高了。三个太高了,彻底破坏了中国资源分配的合理性,导致中国经济效率开始急剧下滑,以致于中国政府要靠“印钱”拉 动经济了。正是这“三个太高了”,提前终止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也同时阻碍了更进一步的城镇化。当人才、资本、资源逃离了乡村,农民如何进行更进一步的城 镇化?简单地说,中国必须开始“分蛋糕”了。如果,就是不解决国内分配失衡问题,任由“三个太高了”恶性发展,工业化和城镇化都将彻底失败。事实上,中国 正在面临人、才、物的转移大潮,农村在向城市转移,城市在向外国转移。都转移了,还发展个屁呀!既然是要搞城镇化,就必须尽快实现崭新的财政转移支付模 式。展开一场税政革命,向国内转移!向农村转移!

      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问题从不复杂。但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问题一向十分复杂。所谓的政府机会主义,不过是另一种的卖国主义。在人民不能当家作 主的时代,极端精英主义只能走向卖国主义。当然,极端精英主义也不是没有后果的,那就是发展出极端的民粹主义。中国人对极端民粹主义并不陌生,三十多年前 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文化大革命。据说,“文革余孽们”人还在、心未死,他们随时会卷起另一场伟大的风暴。值得欣慰的是,精英们也并非都是混蛋,有人还知道 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他们是知道极端精英主义最终结局的。

      笔者最后重申,中国真的想要解决分配问题,就需要进行深刻的税政改革!不解决税政问题,一切都将是浮云!由此,笔者想说,中国 的改革绝对不是简单地深入资本化,而是遏制全面资本化,实现资本社会化。当今天的西方世界纷纷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我们难道可以忤逆历史发展的潮流 吗?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 进入专题:坚决反对土地私有化及变相土地私有化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