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理论探讨 >> 理论精华 >>
  • 武兵:土地私有化——“精英”的主张与人民的反对
  •  2014-01-13 08:26:46   作者:武兵   来源:中国左翼评论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该文摘录自武兵《私有化的路走不通——再评贺卫方等人的谬论》,转载自乌有之乡

    李曙光认为经济改革”走到头”了,”实际上已经结束了。”但贺卫方却不这么认为。他在西山会议上特别提醒精英们:”民法上的基础就是私有制,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下一步一定要推动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体制度的方式,否则农民最受损害。”

    另一位与会者在发言中也大谈农村土地和集体经济所有权问题,他提出一个奇怪的问题:”宪法讲的土地归集体所有,谁是集体,谁代表集体?”他认为”我 们现在讲集体,都是讲干部,……集体经济沦为干部经济。” 听话听音,锣鼓听声。这位先生也是主张农村土地私有的,不过,他比贺卫方隐晦和婉转一些罢了。西山会议的这种论调,可以说是我国经济学界鼓吹私有化人士所 主张的土地和资源也应私有化的又一次集中反映。

    新自由主义的精英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农村土地私有化问题?这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与对待的。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农村从人民公社体制转变为分田到 户、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自由派精英们并不满意这种”长期不变”的体制。在他们看来,作为农村主要生产资料的土地,农民只有”使用权”,还没有在法律上真 正成为私人所有,土地产权还不能进入市场买卖,也就是说,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没有达到他们私有化的目标,所以,他们就打着土地经营要”规模化”和”市 场化”的旗号,把农村的改革往农业资本主义的道路上领。

    其实,农村土地私有化这条道路,既不是什么”创新”,也不是什么”发展”,几千年的历史沧桑,中国农民早就领教过。实事求是说,农村土地私有化问 题,并不是西山会议某些精英的首创,持这种主张的也不是贺卫方一个人或他们小圈子里的几个人,它是社会政治的一股思潮,是阶级斗争的一种现象。这股思潮时 起时伏已经存在许久了。农村实行土地公有制和合作化时期,就有人反对;改革开放以后,又有人重提农村土地私有化问题,最近几年,这样的呼声越来越多了。例 如,2005年10月9日《财经时报》就发表一篇《圈地运动越演越烈,农民土地私有化势在必行》的文章,该文说:”实行土地私有化不单是出于提高生产效率 的要求,也是出于提高农民收入、保障农民权益、推进中国城市化,以及让中国加速融入世界经济中去的要求。” 文章还认为”中国越演越烈的圈地运动,恰恰是因为土地的集体所有。”所以文章建议要尽快私有化。该文接着说:”中国农民的土地经营规模虽然永远不可能达到 美国农场的平均规模,但在土地私有制下,随着农民的逐渐移出,户均土地规模可有相当程度的扩大应无疑问。”"怕产生新的地主、新的佃农和新的雇工。殊不 知,在市场经济下所谓地主,大多是因为善于经营土地,才能逐渐扩大对土地的所有权。不准地主出现,便使农村地区得不到企业家精神本来可以带来的各种好处。 这种做法在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这也是和城市地区的政策相矛盾的,反映出对农民的歧视和双重标准。”2005年12月19日许平中先生在《土地私有是解决 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一文中说:”转移农业人口和实行土地规模化经营是基本出路,这需要充分利用市场手段甄别人们的素质和特长,使具有‘非农特长者’果断 放弃土地,让土地流转到‘高效经营者’手中,所以必须实行土地私有、允许买卖的制度。实行这一措施远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这一措施又是万万不能的。”"解决 中国农业出路的根本途径在于土地私有、允许买卖。”这位先生又说:”自从中共统治大陆以后,就力图把农民都组织起来,最大限度地增加粮食总产量,在养活自 己的同时,还养活全国的非农业人口。应当承认,这一努力也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从总体上看,这一努力却是失败的,使中国农业走了大弯路。”(摘自”学说连 线”http://www.xslx.com发布时间:2005-12-19)像这类的文章是很多的,笔者在百度上一搜,就有上百篇,甚至更多。有些文章 一看题目便知道他们说什么了,例如《论土地私有化的迫切性》、《土地私有制与宪政共和的关系》、《我呼吁土地私有化 》、《 土地私有化的利和弊》等。

    尽管这些主张私有化的先生们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但谬论终归是谬论。曾经写过《我向总理说实话》的李昌平就对农村土地私有化的各种主张进行过有力的 批驳。他说:”私有化肯定不能够给农民产生增量,只能够给资本家创造增量。”"如果你允许土地私有化,允许兼并、买卖的话,那么大量的农民随时可能卖土 地,比如生大病了要卖,这样他们就会变成无地农民。”他说:”有人说土地私有化可以搞规模经营,但你说谁来搞呢?还是资本家。”他还不无感慨地说:”我的 观点是,农村需要三项建设,一是人的自身建设,二是乡村社会的组织建设,三是制度的建设。但中国这十几年的农村改革,没有哪一项上有一点成就。我认为真正 称得上乡村建设运动的,只有毛泽东,他在这三方面都做了很多,比方说合作医疗,扫盲,九年义务教育,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很多都能读高中,上大学。” (2004年7月18日《中国乡村建设系列(一)李昌平采访手记》)李昌平在另一篇《慎言农村土地私有化》的文章中说:”地方有不少官员主张土地私有化, 专家、学者中主张土地私有化的也大有人在。甚至有不少学者认为中国‘三农’问题的根在于土地公有制,认为只有土地私有化了,农民就有了产权、有了人权、有 了一切,国家就有活力了,就可以进入一个理想世界了。”他指出:”中国农民中的绝大多数没有私有化的要求。”"《潜规则》的作者吴思先生在和农民座谈时, 提出土地私有自由买卖的方案征求农民意见,农民的回答是土地不能私有、不能买卖。”"如果国家允许农村土地私有化,很多干部会在一夜之间成为大地主,很多 农民很快会成为无地游民,我们为什么要把中国农村社会拖回到上个世纪的30年代呢?”"那不是又要打地主分田地了吗?”"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在土地私有 化的制度条件下,为什么就战乱不断、民不聊生呢?……假如中国的土地制度真的回到了上世纪的30年代的私有制,中国就必然出现众多的非法生存者,整个社会 就会长期处于一个不安定状态,当条件成熟时必然演化成无地农民革命运动。因此,中国维持和完善现存的土地公有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博客中国网http://column.bokee.com/72788.html2005年05月16日10时40分专栏文章)

    贺卫方说”集体制度的方式,农民最受损害”,这是闭着眼睛说瞎话。2006年4月10日《中国新闻周刊》刊发的一篇题为《只有集体化道路才是正确方 向》的文章。文章介绍:安徽省的小岗村自1978年分田单干至2003年,人均年收人尚不足2000元。2004年10月从省里下派的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 浩同志带着12名村里人赴山西大寨以及河南耿庄、红旗渠、南街村等一些走集体经济道路致富的明星村参观学习。他们对照这些先进典型经验,反思自己的发展之 路,不无感慨地说:”小岗落后了。”被小岗村视为学习榜样的南街村,是远近闻名的坚持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的先进村。他们坚持公有制,经济大发展。村民享 受14项公共福利,住房、上学、就医、吃水、烧气、用电等都是公家供给。干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全村没有大款暴发户,也没有一个穷光蛋,是真正的共同富 裕。面对小岗村的反思与农村一大批坚持走集体化道路致富的典型,贺卫方们私有化的谬论和谰言就不攻自破了。

    这里还需要指出的是,有些人往往把联产承包责任制当成个体小生产来说明单干比集体经济有效率,农村绝不应再搞公有制。笔者认为,这钟比喻是不恰当 的,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偷梁换柱的把戏。中国几千年的农村经济一直是小生产、单干,为什么农民终日辛苦劳作却吃不饱、穿不暖,经常出现饿死人现象?那是因为 土地私有制和存在剥削。现在农村的承包制——虽然有某种意义上的单干——其效率与旧中国的单干相比完全不同,原因何在呢?这用”单干”是解释不了的,只有 从新中国消灭了土地私有制、实行土地公有制和消灭剥削的根本制度层面上进行解释才能说清楚。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毛泽东时代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建 设和化肥、农药工业的建立,为联产承包时期的农业效率发挥了重要作用。

    笔者引出李昌平的文章和农村的典型事例,已经把土地私有制与公有制的优劣、群众的意愿和农村发展的方向基本上印证了。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 一五”规划《建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这就是说,我们要建设的是社会主义新农村,而不是资本主义或封建主义的旧农村。什么是 社会主义新农村?首先要搞清什么是社会主义制度。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总称。作为社会 主义生产关系总和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首要特点,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不能离开公有制这个主体的,如果按照贺 卫方们私有化的主张,离开了公有制这个主体,那就不成其为社会主义新农村了。

  • 进入专题:坚决反对土地私有化及变相土地私有化
  • 责任编辑:sxh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