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之外 >> 知识青年 >>
  • 杨继绳:对曹天予《武汉会议印象》的印象
  • 2014-08-04 23:26:11  作者:杨继绳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分享到:
  • 杨继绳:对曹天予《武汉会议印象》的印象

                         

    由于曹天予教授几次电话和电邮邀请我参加武汉会议,会后第三天,当我看到《所谓“饿死三千万”的弥天大谎被当场戳穿!——孙经先教授和杨继绳先生就“饿死三千万”问题在国际学术会议上直接对话》一文后,请曹教授就这一报道发表看法。他可能有难处,迟迟不表态。直到83日,终于在网上发出了《武汉会议印象》,这算是他的一个表态吧。

    对他这个表态我本来不想置评,但因会议组织者贺雪峰教授认为“曹天予先生写的《武汉会议印象》比较贴近会议实际情况。”并在“三农中国网”(2014-08-03)上发布。我不得不说几句。

    曹天予先生在“印象”中对孙经先、巩献田的散布的“所谓‘饿死三千万’的弥天大谎被当场戳穿”这一谎言没有提出否定性意见(他是当事人,如果尊重事实,应该提出否定意见),但是,他在“印象”中已经显示,会上根本不存在“所谓‘饿死三千万’的弥天大谎被当场戳穿”这一事情。贺雪峰认为曹天予的“印象”“比较贴近会议实际情况”,可能是就是指这一点。两位教授能够面对事实,我深感欣慰。

    不过,作为参加这个会议的当事人,我认为曹天予的“印象”是偏颇的。读者最关心的是与会者的发言,而曹先生介绍我和孙经先的发言是却是厚此薄彼。

    一、在介绍我的发言时,隐去了我发言中最重要的部分。

    孙经先先生这几年发表文章的关键内容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959-1961年人口数字大量减少,不是饿死的,而是户籍迁移的影响(在迁移过程中虚报、漏报户口)。我发言中从三个方面论证孙经先这个论断不成立。1,用孙先生的数学公式和孙先生的假设条件,用中国人口数据形成的实践,经过简单的演算,推翻了他的“人口非正常变化与死亡漏报无关,只剩下户籍迁移的影响”的结论。2,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和公安局对这一条例的执行情况,论证虚报、漏报数千万人口是不可能的。3,用当年粮、油供应和户籍捆在一起的历史事实,证明虚报、漏报户口的人是不可能生存的。

    在会上,孙先生除了用个别地方的数据证明户口漏报的现象存在(有学者在会上指出,孙先生个别地区的数字,不能支撑面上的结论)以外,对我上述三条没有提出有说服力的回应。

    我发言时,曹天予教授是主持人。然而,他的“印象”中,对我发言的重要部分竟然没有一丝“印象”。

    二、用较多的文字在介绍孙经先的发言,并持肯定态度。

    曹天予的“印象”中介绍了孙经先的观点,然后说:“孙经先的研究和发言,其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他在大饥荒死亡总数问题研究中所开辟的新思路。”“孙的思路,无论在适用范围或解释力上有多少限制,都仍然是对饥荒中非正常死亡人数研究的一大贡献,值得肯定和重视。”

    三、对我和孙的发言的评论是有偏向的。

    曹天予在“印象”中说:“杨继绳孙经先二位在发言中各自重申了自已的研究和结论,并彼此苛评对方。” 我对孙经先没有“苛评”,他发言在后,主要内容是对过去发表的观点的重复。我上午的发言已经驳倒了他的论断,没有必要再对他下午的发言作评论。不过,近两年来孙先生说我“造谣”、“伪造数据”、“篡改数据”、“撒下弥天大谎”(这是他对我的“苛求”还则诽谤?)的行为,我在上午的发言中提出了批评,我只是要求他在学术讨论中按学术规范、用学术语言,不要谩骂,更不要诽谤。在这次会上,孙先生没有谩骂和诽谤,我对他的这一进步表示了肯定。

    曹天予先生在“印象”中说:“新闻记者出身的杨继绳关心个案描述的生动性,而数学家孙经先希望对统计数字中出现的谜团給出一种理性的解释。”这就完全不对了。我的发言并不是关心“个案描述的生动性”,而是理性的阐述;孙先生的发言也不完全是“理性的解释。”如果贺雪峰先生能够完整地将我的发言稿刊出,读者将会对曹先生的这样一贬一褒作出客观的判断。

    此外,曹天予先生在“印象”中说我“同著名的网络左派老田一起,去拜访了著名的网络左翼前辈87岁的丑牛,平心静气地交换看法长达2小时,没有任何争执。”这是事实,同行的还有曹天予和徐俊忠。我一直主张自由派和左派之间不应当自设门坎,相互对立;而是要尽可能创造条件相互沟通。在和丑牛老先生交流中,我发现自由派和左派对社会现状有很多相同的看法,对社会问题都是忧心忡忡。但对社会问题的产生原因和解决办法却是南辕北辙。我问老先生:“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他直率而干脆地回答:“决不是你们说的民主社会主义,而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我当然不同意他这一看法,第一次见面没有必要和一位长者争得面红耳赤,我只是一笑了之。曾是湖北日报记者的丑牛,是当年赤脚医生的第一个报道者,他怀念赤脚医生给农民带来的好处,是很自然的事。但是,赤脚医生是依托在农村集体经济的基础上的。农村集体经济已经成为历史。我问:还可以重建集体经济吗?丑牛和老田都认为不可能。由此我觉得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左派的言论(包括在这次会上的一些发言):“半是挽歌,半是哀怨”。

                                            201484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