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思想评论 >> 社会思潮 >>
  • 话语权!渴盼已久的体面和尊严
  • 2014-09-14 12:36:14  作者:王崇渝  来源:共识网  点击:0  评论:0   
  • 分享到:
  • 话语权!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口述、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的一种行为自由的形式。

       —— 为54宪法颁布六十周年而作

      今年是很有特殊意义的一年,最大的亮点是54宪法颁布正好满一个甲子,60周年立宪给人的影响是无比的深远……这不!昔日国内最有影响的纸媒《南方周末》也挟着还有那么一点日渐消解的人气余温专门刊文纪念,其重视程度就非同一般。众所周知,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就是宪法,执政者能否坚定职守的积极捍卫、履行,广大民众是否认可、支持?乃事关国家及民族的兴衰。回眸随着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诞生,立宪后几十年之行宪状况如何?相信大多有良知的中国人必定是悲情满怀,感触良多,往事的确不堪回首。按以往疲劳轰炸般的宣传,在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新中国的宪法是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宪政大法?因是井蛙无法窥知它国宪政,也就不敢打胡乱说。不过,一部宪法的好坏并不在于词藻是否华丽入眼,更不在乎是不是面面俱到以博官民一致的好感。重中之重是贵在行宪,离开了这一点,一切都是空谈!

      生活在大陆地区的中国人刚记事就知道党是领导一切,什么宪法好像是形同于虚设。也难怪几十年了,且莫说什么一句顶一万句的现代封建主义的一言堂。想当年,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中想用宪法来保护自己都做不到,亿万草民能不能得到宪法的有效保护也就可想而知。在中国对宪法,人们知道得较多的可能就是每个合法的公民有着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第八十七条所列的我们到底拥有了多少?大概很难有一个十分令人满意的结果。扯多了没意思,当下最要紧的是每个公民都应清醒的意识到言论自由,也就是拥有真正的话语权才是我们走出“群体愚昧,彻底觉醒”进而产生新启蒙作用的有效途径。无数惨痛的历史史实教训我们,正是因广大民众长时期的缺失话语权,才形成了不同思想意识,不能自由表达发声以及随意交融。这也就是我们的思想僵化保守,遇事不究或不愿质疑的一大陋习。同时,这就为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是大开了玩弄权术的方便之门,华夏大地也就演出了一幕幕令人伤感不已的诸多悲剧。

      话语权!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口述、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的一种行为自由的形式。但并不等于这就给信口开河、造谣诬蔑、恶意诽谤开了绿灯。应该承认,几千年封建主义的专制文化是早已浸淫了中华民族的骨髓,逆来顺受,听天由命就使国民打上了奴性的烙印。中国第一个女皇武则天都清楚治下的臣民百姓只要有口饭吃是不会造反生事的,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莫不验证了她所言不虚。自己连话语权,这最基本的表达个人意愿的权利都无法懂得珍惜、运用,整个民族这方面的严重缺失就成了中华民族大而不强的一大主因。由此可见,话语权对民族、个人的极其重要性。痛定思痛,君不见 ,曾经的《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先生在世时就是陷入到了“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的没有话语权的痛苦深渊。在精神疾病的折磨下以极端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扼腕叹息之际,我们该去找谁来解释?还有曾经稳坐全国纸媒头把交椅的《南方周末》,因一篇新年献辞,这原本是该报话语权的体现。没想到却触到敏感神经,坊间流传遭到打压招安,现再看该报的确是大不如前。

      毋庸讳言,大量或明或暗的事实充分地表明日益庞大的上访大军,早已是让中国遭遇到了人权危机,麻烦不断。当然,我们不能简单的判定上访告状的都是冤屈满腹,渴望遇到“包青天”似的官老爷来伸张正义,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如果仅为所谓的维稳需要把上访的都视为刁民!大概就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可能大家还记得,2013年11月15日凌晨两点左右年仅19岁的截访者王佳生被57岁的河南鹤壁上访者巩进军,刺死于其被强迫返乡的截访车上。一次上访截访的行动,就使两位素不相识的人有了血光之灾并把两个家庭推到痛苦崩溃的边缘。谁该为此负责,事件的教训究竟让我们知道了什么?试想:如上访者巩进军属地政府机关衙门里的相关“公仆”能尊重他多次反映问题的话语权,仔细认真的听其反映情况并作好调查研究,发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少打太极拳,依法依规的办理。这巩进军是吃饱了撑的还背包扛伞的花一些自己的银子去进京上访?他不上访何来截访,19岁花样年华的王佳生还会遭遇不幸吗?把此事延伸放大,如全国的地方长官都能尊重申述者的话语权,他们还用得着背井离乡,千辛万苦的进京告御状,还会有令当局头痛难堪的上访大军吗?

      1949年拜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绿林法则所赐,一个新政权诞生。但让人纳闷的是要建成美国式的民主社会这个伟大的承诺并没有兑现,紧随而来的就是在意识形态大力宣传一边倒的情势下。那些原本能独立发声的报刊杂志在一个深谋远虑的构想下纷纷改头换面的收编站队,被人巧妙的夺走了话语权。从此,就由社会监督公器沦为专制吹捧工具,丧失了媒体人应有的良知和尊严,不得不说这就是传媒堕落的一个重大标志。然而,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胜利跨进北京城前民主自由是不离口的喊得震天响。进城后,随着无产阶级专政这根弦拧紧,人们的话语权也是有着严格的区别和掺杂着很多的政治色彩。一般拥有话语权的人,涉及的范围都是有着清楚的方向感。不能逾越突破,突破了就是阶级斗争新动向,谨防遭遇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当然,有一些人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改造是不能拥有话语权的,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地富反坏右黑五类,一句不准乱说乱动的充满了火药味的口号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莫说这些苦命的人,就是堂堂一国之尊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大工贼、大内奸、大叛徒三顶遮天大帽已把他自我辩白的话语权是剥得干干净净,文革含冤屈死就是自残、相残的最大悲剧。当然,由于没有话语权,庐山会议为民谏言的彭德怀元帅遭到围攻丢官,竟没法用语言来保护自己和为真理而战,这也成为了至今都还余毒发酵的假话、套话的主要根源。

      世事变幻莫测,新政权成立还不到十年,国民还未整明白什么叫话语权并如何享用时,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让每个国民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话语权帮党整风。尤其是最高领导人多次弯下宫廷身段恳请民主党派给党提意见、找缺点,大有一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令人钦佩的高姿态。谁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深受中国儒家文化熏陶的读书人,中国真正的知识分子封建主义的宗主意识那是相当的浓厚,纯朴善良有时竟到了盲目、幼稚的程度。大鸣大放、大字报这所谓的四大自由就引诱着一些老实巴交的书生在幸福来得太突然时误入了“引蛇出洞”的陷阱,一句“事情正在起变化”的最高指示加快了“阳谋”的收网行动,55万知识分子从此就更没有什么话语权,等待他们的竟是近三十年充满屈辱、痛苦、悲惨的人生旅程。夹边沟及北大荒的右派劳改集中营,向人们展示不知有多少知识精英及专门的科技人才惨遭折磨的哀痛一面。尽管,反右因一些这样或那样的人为阻碍没有全盘推翻,彻底否定的让人心感不平。但历史不会忘记,终将会给这些苦命的人一个公正的交待。在这里,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维护自己的话语权,坚守真理、戳穿谎言、不惧权贵,置自己安危度外的两位巾帼大英雄林昭、林希翎,虽然你们已赴天国,可是英名犹如青山将世代久远。

      以往,我们经常眼巴巴的惊羡山姆大叔这好、那好。说实在的,短短二百多年能建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惟一硕果仅存的超级大国。除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勤劳智慧,一个行之有效的民主与法治的制度保障才能使美梦成真,人民安居乐业。美国的独立宣言怎样?没认真究读,不敢乱发谬论。不过,民主自由这四个字足以体现出她的伟大价值。在美国,法定国民不仅拥有宝贵的选举权,而且还拥有自由的话语权。自己能用手中的选票参与地方行政长官甚至是总统的选举,对他们的施政不满还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途径大胆的表达自己的意见,没人无故找麻烦。传媒同样,彻底独立自主,拥有广泛自由的话语权。不然,我们怎知轰动全球的水门事件。当然,这些都是有着一些相关的符合民意并经绝大多数国民认可的法律、法规来予以监督和保障。在这样一个民主与法治宽松自由的社会环境中生活,幸福指数不高才怪!正是由于美国的神话,中国的达官贵人,平民甚至于乞丐都对自由女神是顶礼膜拜的心驰神往。无疑,美国的神奇是吸引住了全球的目光!

      中国历史上那些惨无人道,血泪斑斑的“文字狱”就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老百姓想拥有话语权是难上加难,难于上青天!客观而论,中国的事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毛泽东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延安表示,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虽然他进北京城后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民主与自由实质性的感受,让人遗憾,可是这话却是找准了中国落后衰败的症结所在。谈民主就离不开自由,如果连每个人以及传媒的话语权都难以保证,我们还能奢谈民主自由吗?还是有的专家学者说得好“改革开放不仅要使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而且还要让他们敢说话”,个人的话语权如此,传媒的话语权就显得更加的重要。因为传媒不光是惩恶扬善的社会公器,另还有指点迷津,教化民众,为社会导航的特殊功能。如果没有独立自主的话语权,什么有效监督,传播良善就完全是欺人之谈。所以,全社会都应高度关注话语权对我们每个人以及传媒的重要性。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如果都不具备的难以保证,也就更难言有着什么幸福、体面和尊严……

  • 责任编辑:张欢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