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政策评论 >>
  • 长子中:缓解“民工荒”,要重视40岁以上大龄农民工的就业
  •  2014-09-15 21:25:03   作者:长子中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近年来,“民工荒”愈演愈烈,从“技工荒”到“普工荒”,从“季节荒”到“常年荒”,从“东南沿海荒”到“中西部地区荒”,“荒”成了劳动力市场上的关键词,预示着中国的劳动力供求已从以前的无限供给转向相对紧缺。缺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尽管人们提出种种解释,用各种办法缓解“民工荒”,但不可忽视的是,数量庞大的40岁以上的农村大龄劳动力却被遗忘在劳动力市场之外,得不到有效的发挥和使用,无疑是很大的浪费。

        40岁以上农民工在劳动力市场上受冷遇
      尽管从总量上看,当前我国农村劳动力供给仍然供大于求。但是,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30岁以下的农村劳动力供求正日趋紧张,农村新增劳动力呈明显下降趋势。农村庞大的剩余劳动力中,主要以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为主,大约有1亿人左右,且主要集中在中西部省区。
      目前,这些40岁以上的农村大龄劳动力受教育程度低、劳动技能简单,很少接受过技能培训。2013年《中国农村统计年鉴》显示,40岁以上的农村大龄劳动力平均文化程度为初中及初中以下,他们的知识、技能往往与市场需求不适应,因此,常常被阻拦在劳动力市场的大门之外,得不到应有的开发和使用。当前劳动力市场上企业争夺最激烈的农民工群体,通常是16~35岁阶段的年轻农民工。
      40岁,对于城市中的企业精英们而言,正是走向事业巅峰的黄金年龄。但对于许多农民工而言,却意味着他们在城镇打工生涯的终结。这其实并不科学,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首先是吃苦耐劳。目前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大都出生在上世纪60~70年代,一个物质短缺匮乏的年代,受过苦,受过累,干过农活,不少人仍然体格强健、精力旺盛,能胜任一定的高强度工作。对于长时间在生产线上进行单调枯燥的重复手工操作,也不缺乏身体耐受力,且承受困难和挫折的能力也较高,能够踏实工作。
      其次是具有一定的工作经验。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大都有十几年的外出务工经历,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还有一些人具备某些行业的专业技能,这些都是新生代农民工所不能比拟的,是企业的宝贵财富。
      再次,40岁以上农民工的责任心较强,对岗位不挑剔。如今,新生代农民工更有选择意识,工作不合意就用脚投票。相比之下,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责任意识更强些,更有耐心,宽容度也更高,且职业流动率低,能与企业共进退。
      最后,招用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还可以降低成本。一方面,他们对工资的要求不像新生代农民工那么“绝对”、苛刻,可适当降低企业用工成本、缓解用工缺口。另一方面,增加这些农民工的就业,也可以促进农民增收、社会增效及和谐社会的构建。

        放宽招工年龄限制将极大缓解“民工荒”

        当前的“民工荒”,主要在于供求不衔接: 
     一方面,求职方挑剔。新生代农民工已成为产业工人的主体,其行为方式日趋城市化,对工作的时间、薪酬、闲暇娱乐、社会保障、人格尊严和社交归属等有了更高的追求,诉求日益增多,喜欢用脚“投票”,导致企业用工不再如过去那么容易。
        
      另一方面,用工方也挑剔。当前,我国绝大多数农民工的就业领域仍主要在制造业、建筑业和加工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些行业基本上都属于充分竞争性行业,利润空间有限,主要依靠薄利多销。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就需要从业者在单位时间内生产更多的产品,或者是延长劳动时间以生产更多的产品来产生利润,如此,则对从业者的视力、体力、精力、耐力及身体协调性、反应敏捷度和精准度、熟练度有较高的要求。所以,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在招工时,将招工的年龄范围控制在18~35岁左右。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年对全国117个城市的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市场供求信息显示,86.4%的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年龄都有所要求。16~34岁间的劳动者为单位用人需求的主体,约占总体需求的63.4%,而45岁以上仅占5.4%。
      但就年轻一代农民工来说,一方面农村新增劳动力已呈逐年递减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与劳动力供给高峰时相比,我国农民工后备力量,2008年以来减少了2000万人,增长速度不断下降。以人口大省河南、四川为例,2007年河南新增劳动力200多万,到2013年,仅为70万出头。四川近3年来每年新增农村劳动力规模仅在50万左右。
      另一方面,这些新增的年轻劳动力,大部分也已经转移出了农村。根据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报告及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近年关于流动人口的调查显示,目前30岁以下的农村劳动力有80%都转移出去了。
     综合以上两方面的情况来看,新增劳动力增长速度不断下降,青壮年劳动力不断减少,企业用工年轻化,使得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基本消失殆尽。这在劳动力市场上形成了两个极端现象:
        其一,18~35岁是农民工就业的黄金年龄,一旦超过这个年龄段,很多农民工就“被迫”失去了竞争力,被非正常淘汰出城市劳动力市场,也限制了农村剩余大龄劳动力供给的空间。但是18~35岁的农民工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进入绝对紧缺,用工荒将会呈常态化存在。
        其二,则是1亿多人的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被闲置和浪费。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全国117个城市的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市场供求信息显示,求职者同样以青壮年为主体,16~34岁的求职者约占总求职人数的70.3%,求职者的年龄构成与用人单位的年龄需求结构基本一致,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无疑已被“逐”出劳动力市场。
        然而,根据统计分析,企业若将招工年龄限制放宽到40~55周岁,民工供给数量会在现有基础上增加3~5倍,这样就会使“民工荒”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
        这其中,低端服务业应成为扩大40岁以上大龄农民工就业的重要渠道。目前,各大中城市的批发、零售、住宿、家政、保安、护理、保洁、搬运等低端服务业整体呈用工紧缺状态。这些工作工资少,新生代农民工往往“不屑于”去干,大学生更不愿意降低身段去填补空缺。但对那些文化水平低、职业技能单一、年龄偏大,但劳动力还行的40岁以上的大龄农民工而言,其实是个不错的就业选择,既能解决用工荒,又可增加他们的收入。
  •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