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之外 >>
  • 疯子与老人
  •  2014-09-17 19:33:48   作者:   来源:当代文化研究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在三十年前,村子还保留了许多传统的道德习惯和传统风俗,如不经商,不欺人,要脸面,互相帮助,尊敬老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等等。几十年后,村庄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后来,就是经商的经商,骗人的骗人,弃学的弃学,吸毒贩毒、偷盗抢劫。

           昨天晚上从外地回家,得知老家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前二天摔死在一个我曾经非常熟悉的小山坳里。最后被发现的是村里已疯了二十多年的疯子。

      据说,老人要在二天后出殡。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要在野外停留这么多天?因为按照我老家的风俗习惯,一个人如果不是死亡在家里,其尸体是不能进入村中大堂的,其葬礼也就只好在野外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进行。当然,这是件非常不光荣的事情,不仅仅是对于死者本人和死者的亲属后代,更是会影响死者在天堂里的地位和生活幸福指数的。因此,如果不是万不利己,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往往都会放弃在医院里的治疗,而要将最后一口气留在自己的家里落下,算是寿终正寝。

      这位老人虽然是年近九十,但绝对不算寿终,也没有正寝。

      既然连寿终正寝都做不到,为何还要大操大办其葬礼?解释只是一个:为生者争得面子。

      老人是在野外干活摔死的。死亡的具体时间,当然无法考证。死亡的山坳距离村庄并不远,翻过一个山坳就是。那里曾经是村民常常耕作的地方,因为距离村庄近,其田其土也多也肥,当然值得精耕细作,连沙石地都开垦成了良田沃土,当年要在山坡上找到几丛茅草,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近十年来,村民都去了广东,良田沃土荒芜后,野草灌木都趁机疯长,良田沃土都成了野畜出没之所,只有偶偶几块土地,还被像死亡的那位老人一样的村民耕种着。

      老人有子女七八个,其孙辈也都长大成人,大多都娶妻生子,也都健在。只有一个儿子由于吸毒贩毒,今年被公安机关拘役,等待法院的判决。

      老人在年纪不大时就死了丈夫,然后,改嫁到本村一个单身男人家里。这算是她不幸的开始。由于子女多,第二个丈夫也早已死亡,她与前夫和后夫所生的子女都认为自己不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三个和尚没水喝的道理是一样的。近二十多年的生活,都是自力更生。拾稻穗、种植蔬菜贩卖,下塘摸鱼摸虾等等,最冷的天气,零下几度的冬天,老家水塘里,都曾留下她摸鱼摸虾的身影。凡是别人想不到,或想到了不愿意干的活计或门路,都成了她生活的来源。曾经有一二次回老家,送了她少许的钱,她不仅仅没有使用一分,还要回送几斤她亲自种植而榨取的菜籽油之类的农产品。因此,后来,我就不敢多送了,一是因为其回送的礼品太重;二是无济于改善她的生活,任何的馈送都失去了意义。

      据说,她把别人送给她的红包,包括她卖菜卖鱼卖虾的钱,都一起交给了嫁在本村的女儿存着,以备葬礼之需。据说目前存款帐户上有两万多元之多,还有几十斤菜油和不少粮食。如果按照老家葬礼持续三天的传统习惯,老人的葬礼花费,缺额并不多了。

      由于父亲生病的原因,今年回老家的次数特别的多。每次开车经过村外时,往往都会遇到站在路边的疯子,看到田间劳作的老人。因此,每次回老家,都有一番莫名的感慨,还有几分凄凉。每每走进或离开村庄,都是这样的老人和疯子“迎来送往”,其内心的惆怅若失,都会在心里停留几天,甚至一度打消了回乡的念头。徒增悲伤,徒唤奈何,于已于社会,又有何益呢?眼不见为静,我自己都惊讶,岁月和城市的烟尘将自己从前的热血和激情消磨殆尽得如此之快。

      我的老家是一个古朴的山村,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就有五百多年之久,以农耕文明而源远流长。因此,在三十年前,还保留了许多传统的道德习惯和传统风俗,如不经商,不欺人,要脸面,互相帮助,尊敬老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等等。几十年后,村庄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是年青力壮的男青年和女青年纷纷到广东打工,再就是房子建设得越来越漂亮,也大多搬离旧村庄往外扩展。再后来,就是经商的经商,骗人的骗人,弃学的弃学,村庄里留下了几十个单身光棍,吸毒贩毒、偷盗抢劫,买淫嫖娼,打架斗殴,都成了家常便饭。现在,村里连一个高中生都难找了,都是初中没有毕业就到广东闯世界去了。一切都以钱为标准,以赚钱的多少为最高价值判决,什么互相帮忙,赡养尊敬老人,抚养小孩,读书光荣,都成了陈年往事。连脸面都不要了,赚钱才算真正的大事。

      老人独自带着几个孙子,种植快要荒芜的田土,日夜为至今还单身的儿子操心,忍受病痛的折磨,一分一厘积攒葬礼的费用。这是大多数老家人最基本的生活状态。你也许认为这是中国农村社会的一个特例。我说,你彻底错了,而且错得离谱。这些现象虽然不会集中在一二个村庄里,但是,几乎每个村庄都会存留诸多这些社会病态。过去曾经支撑中国乡村几千年的旧道德,在彻底被肢解后,整个中国乡村的人文环境,都一直处于混乱和无序状态。法律及契约精神,无法进入乡村;新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在村民理解了其空洞无力无为,甚至还有几分欺骗性后,根本无法被村民接受和理解。整个中国农村、农民、农业,都是在混暗、混乱、无序中横冲直撞,怎一个乱字了得。

      本来还想多写些文字,说说怀念那位老人的话语,但是,想起老家的一些人一些事,不说反而还要好受些,因此,就此打住。

      但愿老人的葬礼办得详和丰富些,不要惹是生非。

  • 责任编辑:王秋月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