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延安:那些关于土地的经济的、制度的、道德的讨论 

     

     

     

        有的时候,话题的讨论往往会偏离最初的设计目的,而且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我关于职业农民的讨论——《职业农民出现的条件——孟德拉斯《农民的终结》札记之九 》在微博上发出后,却意外引起了关于农村土地问题的讨论,先后参与转发评论的网友有60多位,转发评论230多次,浏览量24万次,并呈继续发酵之势。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如何看待农村土地问题的症结,如何看待进城农民的地权,如何看待农民相对于市民所没有的土地权利。

     

        焦点一:当前农村土地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陕西魏延安”认为主要是人多地少的矛盾;而“@陈国定之朝花夕拾”认为是产权制度有问题,主张私有化;“@太仓泥水匠”“@陇原渔夫”等认为要循序渐进推动土地流转。各方讨论微博原文如下:

     

        @陕西魏延安:谁来种地的问题其实并不需要担忧,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的背景下,只要经济社会条件成熟,政策制度适当调整,传统兼业状态的农民会减少,而以农业为职业的新型农民却会不断增加。

     

        @太仓泥水匠:大趋势应该如此,然而相关推进工作还是很复杂、很艰苦的!

     

        @思想暴徒:主要是土地的问题为核心。

     

        @陕西魏延安:现在弥漫着土地私有化的迷信,农地私有化又能如何?并不能缓解人多地少的根本矛盾,核心是赋权、流动,推动适度规模经营,加上政策、科技、机械化,农业经营方式才能转型。 

     

        @赋京吟:私有化了,地皮就可以卖了,然后……还能有以后……

     

        @陕西魏延安:农地卖也不值钱,世界均如此,建设用地只有5%的城郊受益。现在老拿城郊说农村,没有可比性。详见著作《土地增值的秘密》。

     

        @国王农场好多地根本没有交易价值。

     

        @太仓泥水匠:所有、承包、经营三权的明确是突破,后续的确权发证有序流动,需要政策、制度、意识、载体方方面面配套到位。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三权分离不是解决农村问题的好办法,土地归政府所有,使耕者无其田缺乏归属感。农民租用/承包政府土地而转租(流转)获得租金,鼓励不劳而获,经营者租入土地仍担心政府收回/征收土地或农民中止协议等潜在风险,因而对土地的改良投入很少或对土地进行掠夺性开发。这比土地私有化的产权关系明晰更糟糕!

     

        @有粮不慌:农村土地所有权属集体所有!!!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集体是有多个个体组成,现在已经出现“空村”,那里的土地属于谁?农民进城成为“农民工”,即得土地资源收益,又要挤占城市的资源,那么城市市民的“资源收益”又如何保障?把城乡对立起來,表面上是造成对农民的歧视,实际情况正相反,资源所产生的价值,决定了人的流向。

     

        @陕西魏延安:事实上现在也没有办法私有化,人与地事实上已不均等,确权尚且困难重重,私有化更无从操作。最关键,一亩三分地,再怎么做产权的文章,也富不了农民,人多地少是根本原因。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不是做不了,而是不想做!土地权力体现的是人人平等。能否造富农民,是另外一回事,“人多地少”是找借口!

     

        @有粮不慌:情况多不要紧,农村集体土地的性质是宪法规定的!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宪法是维护大多数国民利益的,不合时宜的部分可以修改。更何况“村”本是自然形成基于地理和家族的自治结构,乡绅文化有礼有节,治理亦从善去恶,而“行政村”总感觉官味十足!

     

        @陕西魏延安:城市土地私有化了吗?农民想私有化吗?私有化是保护农民还是给资本下乡造势?将来要培养大地主还是家庭经营?

     

        @陇原渔夫:有序,自愿流转有益。

     

        @陕西魏延安:确权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撂荒,虽然无奈,但也是对过去过度索取的一种修正。从一个角度看是撂荒,从另一个角度看,就是休耕解决农业问题,需要在顶层设计上着手,目前还没有迹象。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撂荒,休耕,与不耕作而致荒芜是两回事。看安徽绩溪县“聚土地”报道说,当地有30%的良田荒芜,是因为没有人种地,而非“休耕”。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土地私有化使地主更爱惜土地,资本进入更难!而现行的土地制度为资本进入敞开了大门,而且在流转过程中的政府参与,使农民并不能真正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流与不留流、及土地的价格,甚至被贱卖。如果有人特能种地赚多钱,合法买入土地,做“大地主”,应该赞赏和鼓励。大地主是“培养”不出来的!

     

        @陕西魏延安:那又如何解决撂荒? 

     

        @乐活村-乐活先生:十五年后,本轮30年土地承包结束,现在种地的主力队员不是病卧床榻就是入土为安,再加上农村青年人口持续地户口转非和向城市迁移,土地自然会腾退出来,国家也只有抓住这个机会才能出台政策,而对社会稳定不会造成大的冲击,今天的研究讨论对新政策的制定有重要意义。

     

        @上不了天下不了地:小农经济一定会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终结,土地将从一家一户流向规模化经营实体,新“地主”将出现,设施农业将得以推广,以种植或养殖为职业的新型岗位将出现,种植养殖结构将更贴近市场需求,农药化肥抗生素等的使用将走向规范……

     

        如何看待进城农民依然保留地权?

     

        “@陕西魏延安”认为要为进城农民保留地权,留下后路;“@陈国定之朝花夕拾”认为要避免撂荒,推动产权变更。微博讨论原文如下:

     

        @陕西魏延安:衰败的村,地也没有价值,让进城农民留有地权,只是留一个心理退路,经济价值可忽略不计。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兵道置死地而后生。商道依然。农民把荒芜土地留着退路,城市人可以把什么留着当退路?所以我说城乡矛盾是过去几十年重工轻农政策结出的苦果!离开农村了而致土地荒芜的,就应该让他卖出或租出土地,荒芜土地不仅仅是浪费资源!

     

        @陕西魏延安:土地的存在比流转的收入对农民更有意义,流转收入在农民收入中占比很低!

     

        @陕西魏延安:农村人是弱势群体,进城市依然在底层,必须照顾!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对!这种“弱势”源于农民没有土地权,因而被歧视,甚至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是农民!

     

        @陕西魏延安:错了!在一亩三分地上,除非种出金子,否则农民只能弱势,欧美的农民同样如此,只有农民下降到目前的百分之几,才能勉强平等,建议看看欧美农村著作,别什么都在产权上说事!产权理论的前提是,土地资源供应充足,但中国不存在!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一斤大蒜头卖10多元,一斤鸡毛菜,卖10块钱,不就是种金子吗?土地荒在那里(绩溪说荒芜土地有30%,不就是土地资源供应过剩?农民数量下降才能“平等”,那城市人口激增,就业岗位稀缺,工薪收益因农民低价求职而全面降低,这社会不就成了“下流社会”?进城的农民依然还是受苦受难者,这公平吗?

     

        @陕西魏延安:不要看城里卖多钱,要看农民卖多钱,种地挣钱为什么农民往城市跑?而防止城市人口暴增,要稳步推进城市化。

     

        @魏砖家:这些价钱你未计算投入成本及风险。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有什么没有成本和风险的吗?有,收税。但那是普通人干不了的,如果去干,那就是黑旋风剪径,是要咔嚓的。

     

        @魏砖家:哈,珠江三角洲风灾过后菜价猛涨为什么?这不就是风险吗?从种前的土地整理到下种子、种植、收获、运输,哪样不需要成本?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我遇见的欧美农民没有因为是农民而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农民,相反,我遇到的中国农民有很多怕说自己是农民,生怕被人看不起。比土地权更重要的是自尊心。

     

        @陕西魏延安:欧美农民一个家庭几百上千亩地,中国农民只有几亩,何来自尊?

     

        @魏砖家:当农民在农业收益足以满足体面生活时,农民会高声说我是农民就比如现在的大陆人在香港说自己是那个省份的人一样。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我前不久遇上一群在上海工地做门窗安装的河南农民工,问他们为什么出来打工,回答是“地里的农活最多忙三四个月,农闲就出来打工”,问工资,回答是4000多一个月,问农业收入,答是七八万一年(注:可能数字有误),问最担心什么,答:生病和欠收。我想,是不是我们对农民的需求搞错了?

     

        @陕西魏延安:这个回答:1、务工收入远高于种地;2、农民地太少,就业不充分,必须在农业之外再就业;3、农民进城机制不完善,还无法享受市民待遇,农村土地与社保是保障。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是的,因此首要解决的是怎样才能提高农民收入和完善农民的保障系统,而不是让农民离土进城。城市工业已经在低谷,就业岗位有限,进城农民所能获得的工作大多是既苦又脏,收入相对又低。这不公平。

     

        @陕西魏延安:留下土地就是留下农民的根,给30年时间,让农民从容进城,有序退出农村,不要急!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没有从容,更做不到有序。再30年物是人非矣!

     

        农民比市民更具有超国民待遇?

     

        进城农民依然留有土地权利,这是否有失公平?“@陈国定之朝花夕拾”认为不公平,“@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陕西魏延安”认为,即使如此,对农民依然不公平。微博讨论原文如下: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农民以0价格取得土地承包权,转手以流转名义取得租金,是零风险的不劳而获。而城市居民的任何资产都必须是辛劳所得,相比之下,城市人能说“这不公平”吗?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建国以后,农民饿着肚子为市民提供粮食,支援经济建设。他们的巨大牺牲,谁来买单?剪刀差政策的恶果,谁来承担责任? 农民获得那点租金,抵得上城市居民的低保吗?

     

        @陕西魏延安:一个城市户口暗藏几十项福利,农民只能靠土地;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农民工劳动力剪刀差、城乡土地价格剪刀差,农业农民奉献几十年支撑了工业化、城镇化,谁为农民补偿?眼红农民?城市与农村人换一下吧!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这是制度的错误,要修正制度。

     

        @三秦视点:现在没有几个农民愿意与城市里的人互换的。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农民在建国之前就有。饿着肚子“支援经济建设”,本来就是逆经济规律的非市场化经济行为,注定是要产生恶果的。饿着自己肚子“支援”越南,人家跟你争土地争领海,就是个恶果。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农民的贫困,有目共睹。这样的贫困,根源是剪刀差政策。目前,国家允许城镇化过程中保留土地承包权,是政府不愿意为农民的城镇化承担成本。 罔顾历史与现实,谈论农民问题,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这是就国民拥有平等权力前提下的城乡之间的资产权力而言。如果农民可以0价格享受土地权力(那怕是仅仅是使用权),而城市人则一点都没有享受,那是不公平的。是城乡二元化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现在的晚年农民,拿着区区50元的低保,他们向谁主张平等权利?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的确,我对此非常不满,尽管我不是农民,可我的哥哥、嫂嫂他们是农民,尽管浙江农民的福利要好一点。我认为,这是制度问题,是城乡二元化结构的再一个恶果。如果县政府的办公大楼简易一些,公车少几辆,或许每人可再多一点低保。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制度本身就不公平,那现在谈公平有意义吗?用新的不公平,代替旧的不公平?谈现实,必须弥补历史欠账,还农民以公平。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我们作为博友讨论,任何问题也解决不了,更影响不了政策走向。我只希望讨论的基础,站在一个公允的角度,得出尽量客观的判断,免得误人。我们不能用一个制度问题,就把农民的权益弃之不顾。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正因为又不公平,才要讨论解决方案。有些事朔本求源可,重新来一遍则不可能。

     

        @五道沟有机农场主168:农民,比任何一个阶层都更渴望公平,你懂的。如果不建立对农民过去利益受损的补偿机制,任何人都没资格谈现在的公平。

     

        @北京晃晃:没有地的农民就是浮萍,有人为每亩1000块的租金眼红了,他们却没看到恒大的米已经卖到60一斤。他们也没看到,拆迁户的补偿在原地是买不起房的。这是给农民起义打伏笔的节奏。

     

        @陕西魏延安:怎样对待农民,考验一个民族的良心!

     

        @陈国定之朝花夕拾:我们的祖辈,都曾经是农民,让农民生活的好一点,是对先辈最大的感恩。

  • 责任编辑:舒丽瑰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