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亦君(北京广电新闻出版局公共服务处处长)

      刘燕舞(社会学者)

      阿甲(儿童阅读推广人)

      易中天(历史学者)

      年度致敬

      阅读推广品牌

      阅读需要推广,是互联网时代的尴尬现实,也是人均阅读率数据偏低的中国,为构建书香社会而必须努力的方向。在全民阅读的背景之下,各种民间的阅读推广活动成绩斐然,但首届年度阅读推广品牌,更应该授予具有政府背景的“北京阅读季”。由北京市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主持的“北京阅读季”,以政府的强大执行力为依托,让2014年的北京,变成书香满溢的城市,更让遍布北京的绘本馆、读书会等民间组织,凝聚在一起,形成真正的活力。

      我们致敬“北京阅读季”,它以巨大的力量在整个城市推广阅读实践,并让北京的书香城市形象,呈现于全国和世界。

      答谢词

      北京阅读季

      王亦君(北京广电新闻出版局公共服务处处长)

      北京阅读季是为我们出版机构和广大读者搭建的一个平台,我们期待好的作者、好的学者、好书、好出版机构能积极参与进来,我们最期待的也是新京报这样的媒体平台,能在打造阅读平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新京报就是媒体平台的典范和榜样,在推广全民阅读的坚守上很值得尊重。我想借这个机会向新京报书评周刊致敬,你们十一年来的坚守成就了北京的阅读靓丽风景,也是你们的坚守,为书香北京创立了良好环境,向你们团队致敬。

      年度致敬

      学者

      虽然同样有可能介入社会公共议题,学者的身份却并不仅仅是“知道分子”,他们更需要以自己扎实的专业探究,为公共空间的言说提供支撑。2014年度学者,我们授予青年社会学研究者刘燕舞,他以分布在十几个省市当中几十个不同村庄中,超过400个工作日的田野调查为基础,描画出“农民自杀”这一当下重要社会问题的全景,为学界,也为公共媒体,理解这一特别的社会现象,提供了学理上的依据。

      我们致敬刘燕舞,他以标准的学院方式,介入了严肃的公共议题,他不仅呈现出当下社会的一个重要矛盾问题,更以自己的研究实践,让学者在公共领域的发言方式回归到学者本色。

      答谢词

      刘燕舞(社会学者)

      能够让我获此殊荣,我除了荣幸以外更多的是惶恐,我想这对我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会以更加坚定的步伐走向前。农村自杀问题的成因十分复杂,要解决它们,政府得进行有力干预。干预,提供保障,可能就能把这些人从漩涡中拉出来。

      年度致敬

      译者

      一位真正优秀的译者,并不仅仅是文字的匠人,更是不同思想资源的发现者和推广者。首届年度译者,我们授予童书译者和儿童阅读推广人阿甲,他发现并翻译的《亲爱的天才》,以其在童书编辑领域独特的重要性,在出版之后立刻成为全国童书编辑的教材,在儿童阅读领域野蛮生长的背景之下,为整个行业提供了一种可能的规范。如果考虑到儿童阅读领域对未来的重要性,阿甲发现并译介这本书,堪称造福儿童的功德。

      我们致敬阿甲,他曾以低调的姿态点燃儿童阅读推广的星火,而这一次,他为童书的创作者,带来了灯塔。

      答谢词

      阿甲(儿童阅读推广人)

      拿到这个奖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我在翻译的队伍里是个小学生,是初入门者。这本书事实上不是我一个人翻译的,我一个人也完成不了这本书。这是20世纪美国整半个世纪的儿童文学出版人写给他们伟大的作家、画家的信件而构成的一本书。我在08年第一次读到这本书时异常兴奋,很想把它带来中国。这本书的译者一共有7位,其他人没有来。大家一定会想,7个翻译者一定会翻译得风格各异,但事实上这本书的翻译风格非常统一,因为我们是以研读的形式完成的。我想把其他译者的名字告诉大家,他们是曹玥、黄建萍、马云荣、杨庆华、姚晶晶、于丽锦。这本书之所以重要,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引进过来是因为,关于童书的书是很尴尬的。它又不是给儿童读的书,所以位置很尴尬,无法放在童书类;可是文学类、历史类也放不进去。儿童在我们的文化中很重要,可是关于儿童的很多书都找不到一个书架可放,这是一个很尴尬的现象。

      年度致敬

      作者

      每一个时代都必须有自己的写作者,而在过去的10年,易中天无疑是以自己的写作对时代产生了影响的作者之一。从2005年登上《百家讲坛》至今,易中天从“品三国”到“三国纪”,从面向大众的普及课堂到回归书斋的历史专著,以“三国”主题为轮回,以个人之力重构了“中国史”的叙说方式,并形成了巨大的阅读传播力。

      我们致敬易中天,他挑战了一名历史学者可能面对的最重大主题之一,并突破了存亡兴废的古老主题,以自己的理解为这个时代重新讲述了中国史。

      答谢词

      易中天(历史学者)

      谢谢新京报,谢谢至今还未退席的各位。至今还未退席的各位一定发现了今天下午只有一个人是这么走上来的(从领奖台右侧),实际上这是一条最好的路线。可大家为什么都那么走(从领奖台左侧),因为前面的人都那么走,这就是习惯的力量。大家都习惯了那么走,而我此刻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开辟另一条路。

      从2012年开始,我正式启动了撰写36卷本易中天中华史的八年计划,到现在完成了三分之一。在今年春节前,我将出版第12卷。剩下的三分之二还需要五年时间,到那时候我接近73岁了。为什么要在阎王殿门口花这么长时间做这样一件事呢?就是想走另外一条路。我希望我八年的努力可以说明一个小问题,就是世界上的路有很多,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历史也有各式各样的读法和写法。我希望我的努力可以证明一点,历史原来可以这么读,历史原来可以这么写。

      C03-C04版答谢词整理 新京报记者 伍勤

  • 责任编辑:sn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