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庙会的社会整合功能及其实践特征

    ——基于关中金村庙会的考察

    李永萍,杜鹏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湖北 武汉430072;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湖北 武汉430074)

    摘 要:基于关中金村庙会的调研表明:庙会是关中农村最为重要的公共性活动,它嵌入地方社会之中,通过其宗教整合、交往整合、文化整合以及市场整合机制,建构了以特定村庄为焦点的集体欢腾场面;庙会“圣凡一体”的实践特征决定着其社会秩序整合功能的实现,即庙会作为神圣与世俗之间的中介,从时间的合理安排、空间的有效配置和主体合作三方面,将神圣内容与凡俗内容合理地容纳在其共同架构之中,为地方秩序再生产注入了强大而持久的能量,从而有利于强化乡村社区认同,凝聚村民集体力量,促进地方社会的整合。

    关 键 词:庙会;社会秩序;整合机制;圣凡一体;关中

    中图分类号C912.8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2013(2016)04-0000-00

     

    The Integrative Function and Practical Characteristic of Village Temple Fairs

    ——Based on the Research of Temple Fairs in Guanzhong Plain

    LI Yong-ping, DU Peng

    (1.Department of sociology, Wuhan University, Wuhan, 430072; 2. Research Center For Rural Governance,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uhan, 430074)

    Abstract: Based on survery of temple fairs in Guanzhong, it shows that the temple fairs which has embedded in local socie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public activity in Guanzhong rural areas. Through the integration of religion, communication,culture and market, temple fairs has constructed a collective effervescence which focuses on the particular villag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integration of the sacred and the secularmeans the realization of social order integration. As the mediation between man and god, temple fairs accomdate sacred content into common daily life,stimulate strong and continous energy into the order reproduction from aspect of rational time arrangement, efficient space allocation and subjective cooperation.As a result, the temple affairs has strengthened the rural community identity and concentrated the villiagerspower and integration of local society.

    Key Words: temple fair; social order; integration mechanism; the integration of the sacred and the secular; Guanzhong

     

     


    一、问题的提出

    作为中国传统民间社会活动,庙会有着悠久的历史。解放前庙会就很兴盛,而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破“四旧”观念的兴起,民间庙会一度沉寂。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全国各地的庙会活动迅速恢复,并从90年代开始逐渐达到兴盛的局面。随着庙会活动的复兴,学界相关研究也开始增多。

    对庙会的既有研究主要基于两个视角:一是“国家社会”关系的视角,二是功能主义视角。“国家社会”关系视角主要是对庙会活动进行历史梳理,并分别阐释历史上不同时期政府对于民间庙会活动的态度以及民间各种社会力量在庙会活动中的权力角逐。华智亚通过对冀中南地区在新中国建立前后乡村庙会的考察,认为地方政府对乡村庙会表现出双重态度:一方面认可庙会活动带来的经济功能;另一方面又打压庙会中“敬神拜神、铺张浪费的现象”[1]。岳永逸通过对赵县范庄龙牌会的分析,认为庙会是乡村社会各种力量角逐和表现的场所[2]。而赵旭东通过对河北两个庙会活动的分析,认为华北乡村庙会文化的复兴与转变体现了现代民族国家对乡村社会的改造[3]。从“国家社会”关系视角分析庙会的学者普遍认为,传统庙会在当前之所以如此兴盛,主要源于国家“高压政治的松绑” [4]。虽然“国家社会”视角能够揭示出庙会中不同参与主体之间的权力关系,但更多是将庙会活动作为考察“国家——社会”关系的一种工具或载体,从而忽视了对于庙会本身的研究。

    从功能主义视角对庙会活动进行考察的学者,主要关注由庙会衍生出来的经济、文化、娱乐等功能。秦燕以陕北地区的庙会为个案,指出恢复后的庙会之所以受到人们青睐,在于其“满足了人们宗教、娱乐、交往的需求”[5]。赵世瑜指出,庙会除了满足人们“求神拜佛”的需求以外,还具有文化娱乐和商业贸易等功能,虽然庙会的首要目的是满足人们的宗教信仰需求,但由其衍生出来的各种“外功能”逐渐有后来居上之势[6]。然而,无论是偏重于其经济功能还是文化功能,各地试图以有特色且历史悠久的庙会带动旅游和发展经济,顺势进行文化建设始终是精英俯就庙会的核心目的[4]。因此,基于功能主义视角对庙会进行研究,主要着重于由庙会衍生出来的“外价值”,而对庙会本身的“内价值”重视不够。正如功能主义者所言,“庙会是一个花里胡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社会剧场’”,然而,“虽然信仰活动被浓妆艳抹地展示,活跃其中的主角却并非底层信众,而是不同程度居上位的利益群体”[4]

    无论是“国家社会”关系视角还是功能主义视角,其研究的共同不足在于忽视了庙会与地方社会的嵌入性关系,因而未能深入揭示庙会内在的社会整合运行机制和丰富内涵。鉴此,笔者拟以关中庙会活动作为主要考察对象,分析庙会的社会整合机制,揭示庙会之于地方秩序再生产的意义。2014年,笔者在陕西关中武功县金村进行了为期25天的社会调研,重点关注了金村第三小组的庙和庙会活动。本研究主要以金村三组的庙会活动为素材,以此来分析庙会之于地方社会的整合功能。

     

    二、关中农村的庙与庙会

    金村位于陕西省武功县西北部,距县城25公里,属于典型的农业型村庄。全村共有四个村民小组, 3201 400人,耕地面积1 400亩左右。该村产业结构单一,经济分化不明显;依托于血缘与地缘的结合,村庄仍然具有一定的价值生产能力;代际关系相对和谐,“家本位”思想仍然较为浓厚。

    金村及其周围村庄一直以来都有办庙会的传统,形成了“村各有庙、庙各有会”的形态,有的村庄甚至有很多个庙。如笔者所调研的金村,每个村民小组就都有自己的庙。其中,一组的叫“五神庙”,五神分别指土地爷、菩萨、牛王、马王、药王,庙会时间是农历三月初三;二组的叫太白庙,供奉有三太白,庙会时间是农历七月十三;三组的叫菩萨庙,里面供奉有1个佛爷,两个菩萨,庙会时间是农历七月初三;四组的叫老爷庙,里面供奉的是关老爷,庙会时间是农历九月十三。三组每年的庙会办得最热闹,吸引了不少其他村民小组以及邻近村庄的村民前来参观。

    金村三组在解放前就有庙,也一直有办庙会的传统。1949年解放后,随着新中国国家政权建设以及破“四旧”观念的兴起,庙会被当作封建迷信活动遭到严重打压,作为庙会载体的“庙”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三组原来的庙在文革之前被拆除,“当时发展劳动,把庙里的和尚也拉去劳动”了。庙被拆了后,村民将庙里的佛像藏在村委会旁边的窑洞里,一些信徒会在晚上到窑洞里“偷偷拜佛”。文革时期窑洞里的佛像也被捣毁,但这也并不能完全消除村民的信仰活动,原来的庙宇所在地以及曾经藏放过佛像的窑洞,成为信徒新的祭拜地点。在一些信佛村民的强烈要求下, 2006年开始重建村庙,前后持续近7年时间。重建庙宇前后共花费五六万元(包括建神堂和塑佛像),其中,小组集体出资2 000多元,其余资金来自于群众的自发捐赠。三组的村庙除了一个神堂以外,还专门在旁边建了一个厨房,以方便庙会期间招待香客。

    在关中地区,庙会是很隆重的乡村公共性活动,它能够将村庄内部所有的力量都调动起来,每个人在其中都能各安其位。一般而言,中老年妇女是各种祭拜仪式的组织者,而中老年男子则是“戏”的组织者,年轻人以及小孩更多的是作为欣赏者、参与者而融入其中。金村三组每年过庙会时,都有明确的组织与分工,由理事会专门负责,理事会分为“庙管”和“庙委会”。而庙会的组织运作除了需要相应的人力以外,还需要一定的财力作为支撑。

    第一,庙管。“庙管”由四个中老年妇女组成,由小组内信佛的妇女推选产生,属于义务服务。“庙管”平常主要负责给庙里的菩萨早晚上香以及庙宇周围的卫生打扫。庙会期间,“庙管”主要有以下职责:一是庙会前负责到本组每家每户筹米、筹面、筹油,用于庙会期间招待香客;二是每年过庙会前要负责给庙里的佛爷换上新衣服(俗称“穿金”);三是庙会期间负责接待外来香客的饮食,以前是安排几个人专门做饭,2014年开始请服务队。此外,“庙管”每年还要代表本组去其余小组或村庄过庙会,这是村庄之间在庙会上的“礼尚往来”。如果别人参加了本组或本村的庙会,而“庙管”没有去“还情”,那么下次别人也就不会再来了。因此,这也可以看做是“庙管”之间的相互捧场。

    第二,庙委会。庙委会的成员是经村民代表选举产生,一般是选那些在小组内具有一定威望的人担任。庙委会共5个人,均为男性,年龄都在60岁以上。庙委会主要负责请戏班子、筹集办庙会所需资金、购买庙会所需物品等,这些都是需要与外界打交道的事务,村民说,“女的只能主内,对外面不了解”,因此,联系外界的事情一定要男性来做。

    第三,资金的筹集。金村三组之所以能够把庙会办的红红火火,除了村民齐心、重视庙会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该组有一个自己的砖厂,因而有一定的集体收入用于庙会的经费。每办一次庙会至少需花费1万多元,资金一部分是村集体出,一部分是村民自愿捐助。2014年办庙会请戏班花了1.2万,其余是一些零星开销。其中,村集体(自然村)出资5000元,小组长说,“先把砖厂的钱用了,过年时大家就少分一点,给大家讲一下,大家都能理解”,其余几千元为村民自愿捐助。庙会当天会在村庙前设一个募捐箱,村民自愿捐赠,由庙委会成员记下姓名并张榜公示。很多在外工作的年轻人,都会让自己父母帮忙捐赠,多少都会捐一点。

    三、乡村庙会的社会整合功能

    赵晓峰基于对关中庙会的考察,提出了“庙()是关中农村区域社会整合的中心 [7]的理论观点,并将其与施坚雅的基层市场体系理论[8]和弗里德曼的宗族范式[9]进行对比分析,以达到认识非均衡的中国农村社会全貌的目标。然而,赵晓峰只提出解释关中农村区域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