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三农之外 >> 社会热点 >>
  • 卢麒元:左翼的精神独立
  •  2014-09-18 18:17:31   作者:卢麒元   来源:   点击:0   评论:0
  •  【字号:
  • 卢麒元:左翼的精神独立

    2014-09-16 20:23:29

    卢麒元

    经历了一次次的希望,也经历了一次次的失望,左翼终于开始步入成熟了。

    左翼成熟的标志是,真左翼不再纠结于人了,他们开始关注路线问题了。是的,路线决定一切。路线错了,好人往往更坑爹;路线对了,坏人也能干好事。普京最痛恨两个俄罗斯人,尼古拉二世和戈尔巴乔夫,这两人都是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但他们对俄罗斯的伤害最为深重,普京称他们是“俄罗斯史上最大的罪犯”。中国左翼必须清醒,路线是第一位的,人是第二位的,如果第一位错了,第二位毫无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讲,分辨真假左翼的标志,就是认路线还是认人。

    路线在哪里?在制度里,在政策里。你制订的制度是利国利民的,你制订的政策是利国利民的,你是外国人我们也支持你,你是蒋介石我们也支持你。反之,你制订的制度是祸国殃民的,你制订的政策是祸国殃民的,你贴什么标签也没用,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因为,我们只认路线,我们不认人。所以,什么出身、什么学历、什么履历等等化妆品统统是多余的;什么思想、什么理论、什么经济学等等道具统统没有用场。我们只看你的路线,我们只看体现于制度和政策中的路线导向。路线是什么?就是立场!立场是什么?就是为人民服务!反之,你就是为外国人服务,你就是为资本家服务。“混合”不是不可以,请告诉我们“混”给人民的好处;“流转”也不是不可以,请告诉我们“流”给人民的好处。不要再说做大蛋糕之类的混帐话了,先分一小块蛋糕给嗷嗷待哺的老百姓吧。你分不了田,也分不了地,分一点改革红利总可以吧?什么也没有,只有“硬道理”,这样还好意思糊弄下去吗?

    不认人了,左翼的思想就解放了,左翼就能精神独立了。八百年前,英国人搞了大宪章,他们有什么成熟的思想理论吗?他们有什么高明的总体设计吗?没有,完全没有,一丝一毫也没有。一旦有了,就注定要失败了。为什么?立场是最简单的选择,不需要技术;路线就是立场的制度安排,不需要设计。立场偏了,路线错了,“学术”就变成扯淡了。换句话说,大宪章运动,以及八百年来的一切现代化运动,都是人民思想解放的结果,都是左翼精神独立的结果。所以,国歌,国际歌,第一句话都是“起来”。如何起来?就是打破所有奴役左翼的思想枷锁,就是亮出左翼对于制度和政策的见解,就是勇敢地将左翼的见解落实于立法之中。

    不认人了,也包括不再理会公开的“右翼”了。公开的“右翼”,是潜伏右翼扔出的挡箭牌。真正的右翼,藏在制度和政策的后面,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敌对势力”,他们像戈尔巴乔夫一样是“自己人”,他们有时候甚至以左翼的面目出现。左翼的真正对手,当然不是喧宾夺主的挡箭牌,而是拿着制度和政策的匕首,虎视眈眈蹲在我们背后的家伙们。如果,左翼看人而不看路线,十有八九会看走眼的,真右翼从来就不吝惜包装纸,他们随时可以表现得比左翼更左。整整三十八年了,没有这等变色龙般的化妆和包装,能欺骗经历过武革和文革的人民群众吗?那些个精心化妆并包装的家伙,哪一个不曾让老百姓深深地寄予厚望!甚至于,就算是到了今天这步田地,老百姓也未必能够分辨谁才是真正的右翼!有时候,恰恰是那些貌似圣人君子的家伙们是最坑爹的!如果,左翼不认人了,就会深刻地检讨制度和政策,在制度和政策中“圣人君子”们就原形毕露了。真正的右翼,是永远也逃不过路线这个照妖镜的。

    不认人了,左翼就能潜心于制度和政策问题了。过去,中国的右翼为什么敢于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中国左翼总是对人不对事。一部《预算法》修正案,远不如茅于轼一句话更吸引左翼的眼球。今后,左翼对事不对人了,左翼不再追逐右翼明星了,踢开挡箭牌就会露出右翼的庐山真面目,右翼再搞一部坑爹的流氓法案来试试看。左翼崛起了,世行的那份报告就很难落实了,顶层设计就无法再忽悠下去了。老百姓是最聪明的,只要你把路线这把手术刀交给他们,他们就能剥下右翼五花八门的各色画皮。甚至于,他们不仅仅能够识别,他们还能够天才地创造,他们也能够设计完善的制度和有效的政策。从英国的大宪章到美国的反托拉斯法案,哪一项不是左翼群众集体智慧的结晶?左翼一旦关注制度和政策,就必然走向人民立法。人民立法,才有真正的社会主义宪政。进一步说,人民立法,就开启了国家治理结构的现代化,那才是中国真正的第五个现代化。

    中国左翼的精神独立,将使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重获新生。左翼一定要搞清楚鸡和蛋的关系,精神独立的左翼才能孵化出党内健康力量。请左翼牢牢地记住,只有精神独立的左翼,才能唤醒体制内的健康力量,任何体制内的个人都不可能独立地超越其阶级属性。反之,任何体制内的个人,没有左翼强大的精神支持,个人的伟大奋斗也终将归于失败。这是文革留给我们最惨痛的教训,这也是改革留给我们最新鲜的案例。毛泽东何等伟大,当他批评获得资产阶级法权的革命党的时候,他最终几乎变成了一个无比孤独的革命者,甚至连人民群众都不能够理解他了。邓小平也算是伟人了,一句“共同富裕”有人理会吗?他的继承者,并不认为这是邓小平的政治遗嘱。没有路线的高度觉悟,革命与反革命是很难分辨的,昨天的革命者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反革命,作为朴素的人民群众是无法完成这种哲学飞跃的。对革命的崇拜,消磨了左翼的精神独立;对改革的迷信,倒伏了左翼的精神独立。左翼精神不独立,人民就将丧失立法权。人民失去了立法权,也就失去了主权和人权。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汲取了深刻的历史的教训,中国左翼就能带领人民夺回立法权,也就能真正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道路。

    笔者写下了《新社会主义论》。其中,笔者认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子集。一些朋友困惑了,他们在感情上无法接受这一结论。是的,公有制说的是资本的一种新的所有制形式(资本并没有消失),无产阶级专政说的是资产阶级法权的一种崭新法权形态(资产阶级法权改名为无产阶级专政)。但是,这仍然是权力来源于资本的历史阶段和历史现实,这仍然是资产法权决定立法权的历史阶段和历史现实。在这个历史阶段和历史现实中,人民必须直接获得并真实持有资本,人民必须拥有并使用资产法权,人民才能最终获的立法权。请注意,国有并不等于民有,国家当然不是社会。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都是资本决定论者,他们都主张用革命方式夺取资本和资产法权。但是,历史对先哲是吝啬的,历史没有给他们充裕的时间,去实践人民如何直接持有资本和如何独立使用资产法权。在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历史实践中,公有制最终变成了国家所有制(人民最终被代表了),国家所有制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当然不是社会),先行者们确实未能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必须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人民独立地、直接地、长期地、稳定地持有资本和拥有并使用资产法权,人民才能拥有真正意义的主权和人权,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关于实现社会主义,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为了区别国家资本主义,笔者将社会持有资本和拥有资产法权的主义叫做新社会主义。新社会主义论,是左翼精神独立的重要标志,是左翼完全崛起的重要标志,是中国式社会主义的重要标志。

    中国左翼的精神独立,意味着中国人民的第二次解放。我总也忘不了美国电影《紫色》中的一段台词(大概意思):林肯总统的《解放奴隶宣言》,仅仅是解放了黑人们的肉体,黑人要想获得完全彻底的自由,还必须完成精神上的解放。中国左翼的精神独立,将是中国人民精神上的彻底解放。《紫色》没有诠释一个重点,黑人无法获得资本和资产法权,就无法获得精神上真正的独立和解放。关于这一点,也恰恰是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的核心内涵,没有经济基础就无法建立上层建筑。关于我国人民的第二次解放,马克思的历史预见完全正确,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左翼,比较好地理解了社会主义的内含,他们通过对立法权的争夺和运用,让人民拥有了一部分的资本和资产法权,在某种程度上初步实现了社会主义理想。中国在国家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中,实现了初级资本主义的跨越式发展,为走向社会主义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随着中国左翼的精神独立,中国的社会主义即将成为历史现实。当然,随着中国左翼的真正崛起,中国的右翼也将彻底分化,右翼中的大部分会向左转,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的力量。至于,极端右翼势力,也必然走向极端,成为反人民和反社会的卖国势力。这也没什么,历史也会给他们一个归宿的。

    成熟,是一种自然的进化过程。冬雪,春风,夏阳,都是成熟所必需经历的历史过程。精神独立,就是从幼稚、彷徨、反思中实现的。王阳明先生的《心学》,谈的就是如何精神独立,他将之概括为建立主体性。毛泽东将心学与马列主义融合,逐步建立了民族国家的主体性,共和国生发出了出无限的力量。精神独立了,才存在主体性。有了这个主体性,健康力量才有依靠,人民群众才有主心骨。在主体性之上,就会产生伟大的适应性和创造性。由此,中国将创造出人类文明的崭新形态。也由此,中华文明将又一次获得新生。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