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当前热点问题——希腊公投及中国股灾

    时间:2015年7月6日地点:岭南大学HSH109室

    组织者:全球大学

    参加者: 温铁军老师(视频参加),黄钰书,刘健芝,薛翠,许统一,苏婉媚,苏婉筠

    欧债危机和中国股灾,是同步发生两个事件。两者都是全球货币战略冲突的症候。从本期开始,海螺社区将连载全球大学组织的学术会议实录:热点问题——希腊公投及中国股灾。

    温铁军教授认为,希腊的困境是由于希腊虽是西方国家,但却不可能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所导致的。希腊是美元区埋在欧元区的一个钉子。在未来,希腊的社会危机仍将继续。

    以下为温铁军教授发言:

    一、希腊危机

    1、希腊的产业结构决定它不可能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

    我先说第一个观点。

    请注意我们在最近的这几年研究中已经形成了的一个分析框架:人类在这500年的资本主义文明历史阶段的演变过程中,西方资本主义主导国家已经升级为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竞争。在金融资本占主导地位的主要的国家中,最为体现金融资本极化发展的国家就是美国。美国为了维持美元作为世界主要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无论哪一个党执政,维持美元的强势地位都是不可改变的基本的国策。

    这个观点,在以前的讨论中我强调过多次,现在分析希腊债务危机切不可忘记,当今人类社会所处的资本主义阶段,已经被主导国家带动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

    金融资本阶段这个美元单极霸权的特性相当于一次博弈,与产业资本的列强竞争相当于多次博弈的特性有着天壤之别,造成这个阶段的制度差别非常显着。

    我们到现在为止所接受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形成于资本主义的产业资本阶段,因此很难解释金融资本阶段的特性,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如果不更新,就很难解释资本主义在金融资本阶段的各种制度现象。

    同理,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大部分落后于金融资本制度变迁;只要不能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就都属于在金融资本阶段“被控制”或者“被调整”的制度体系。

    如果以这样的观点分析希腊事件,我们应该把它作为一个案例来看,本质上就属于希腊虽然是西方国家但却不可能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所导致的希腊现象。

    2、希腊加入欧盟本质上是投机行为

    我们在以前分析希腊现象的时候,特别是刘老师带着我去访问的时候曾经讨论过,希腊是一个什么样的产业结构。过去希腊在产业资本阶段,产业结构是以造船业和航运业为主,造船业是第二产业,航运业是第三产业,因此希腊在原有的产业资本阶段算是实现了产业一体化的发达国家。但是希腊能否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呢?客观上不能!那也因此看希腊要加入欧元区的做法,就意味着一个产业资本的国家要升级到金融资本国家的投机行为,也就是要“搭便车”借欧元崛起获得金融全球化的收益。

    在这个过程中,恰恰出现了希腊传统产业的衰败移出,造船业已经完全转移到亚洲,现在世界第一大造船业是中国了,在此之前是韩国,韩国之前是日本,东亚的3个工业化国家,先后取代了希腊成为全球造船业第一。再看航运,希腊过去是船王所在的国家,现在船王家族也跑了;希腊的航运业也先后转移到东亚,现在航运业第一大国恐怕也是中国。

    亦即,如果是在产业资本阶段的全球竞争中,希腊处于产业移出的这样的趋势,那就变成产业空心化。

    原来是全球造船业和运输业大国的时候,有一定的财力,能够支撑希腊的政治现代化,就像你们看到的,希腊的民主和社会的高福利化等等,这些是在希腊有产业收益的时候形成的。但是,产业移出之后,本来就不太可能从产业产生收益来支撑这种所谓现代民主和高福利社会的上层建筑。只好不断借债维持。但是,今天的欧洲人,有几个人能够做这种分析呢!今天的希腊又有几个人能认识到他们所遭遇到的社会困境,特别是年轻人50%以上的失业率?谁造成的。希腊资本家群体自己搞的实体产业移出,又不可能升级成为金融产业主导来吃全球。整个经济转型过程中是一个失败者。这个失败,包括着资本主义在产业资本阶段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全面失败,当然不可能靠希腊在上层建筑领域中的社会运动或者民主运动来挽救这种产业移出所造成的经济基础的失败。

    所以,我们应该说,这第一大问题,需要分析清楚,资本主义进入到金融资本阶段的时候希腊没有能力进入金融资本阶段;同时产业移出造成产业资本衰败。既然不能产生利润,也就无法支撑高成本的上层建筑,包括现代政府。

    因此,希腊社会无论发生怎样的社会动乱,年轻人无论怎样上街打警察,都不可能在经济基础领域改出这个产业衰败的趋势!

    注意,这个分析我们以前做过。现在需要再提醒一下,不要忘了我们过去形成的思想讨论成果。不要捡拾今天欧洲产业衰败之中形成的保守思想趋势,那是些非常落后的分析。你们已经是在世界社会运动的各种团队中得到思想创新机会的群体,在复杂的世界变化中不要忘了我们思想创新的成果。

    所以,第一个需要强调的分析,是要看希腊是一个处在什么阶段的国家?客观地看是一个产业移出造成的产业经济上衰败的国家,本来就没有条件进入金融资本阶段的全球竞争。

    诚然,我们不能认为进入金融资本全球竞争就是资本主义一个多么成功的趋势!需知,金融资本是一种最具寄生性的饕餮,由此而仍然是腐朽的、垂死的。但,世界各国现在毕竟还是在金融资本的全球竞争中沉浮着。

    3、希腊是美元集团埋进欧元集团的一个钉子

    我们接着看第二个观点,金融资本阶段的主要矛盾是美元集团与欧元集团的竞争。

    希腊今天的惨状要寻根溯源,到底是被谁玩成这种惨状?最初是被高盛!

    人们都应该知道这个故事,今天看到现在有限的这些被新自由主义媒体过滤过的信息中,也会有蛛丝马迹告诉你希腊加入欧元区是被谁玩进去的呢!是被高盛集团。高盛是谁,是美国金融资本集团的重要代表机构。我们务必把这个道理讲清楚。

    大家注意,操纵希腊加入欧元区,主要的操盘手是高盛,代表美国金融资本集团利益的大型金融投资机构,那其在世界上所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外乎是为美国金融资本集团牟利益。没有巨大利益他是不会这样干的。那么,这个利益是什么?这个利益是欧元区解体的过程中,由高盛集团操盘,给美元集团打压欧元集团埋下了一个钉子。

    美元集团怎么打压欧元?我过去讲过很多案例,不重复了;只提纲挈领地简述一下:

    你们应该知道现在美国实体经济严重衰败,剩下的只是军事工业和高技术产业。但是,欧元区却在性质上不同。毕竟有德国的设备制造业带头,加上法国和意大利,还多多少少能形成欧元区的三角支撑。亦即,欧元区仍然是以实体经济为主支撑着的金融经济。

    我多次讲过,德国一国对东亚的出口,就能对冲掉整个欧元区的贸易逆差。我们把德法意三国对世界贸易所形成的顺差计算一下,你就还能看到欧元区总体有贸易顺差,而不是绝对的贸易逆差。美国则是大规模的长期贸易逆差,这就意味着他必须维持美元作为世界结算货币并且以美元强势作为世界的储备货币的地位,才能维持住国家生存。由此看,美国作为长期贸易逆差国,必须靠美元被其他顺差国接受为国家储备,那就必须加强军事力量去维持美元强势。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用头站在地上的现象。我以前也多次讲,谁能够用头长期倒立站在地上,只有美国一家。而欧元区的德法意三国支撑,多多少少还能使得欧洲国家用脚站在地上。而东亚基本上属于用脚站在地上、比较稳的实体经济地区。整个东亚靠什么呢!其实都靠被西方叫做专制集权体制,或者被叫做反民主等等。这些被西方意识形态所批判的东亚模式,恰恰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实体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产业资本总量最大的地区。

    实体经济能干嘛?带动就业,带动社会性收入,相对而言因就业而增加消费。

    你去看看那些没有就业增长的国家!社会收入靠什么呢?靠金融资本虚拟交易溢出的那些收益,那叫做社会进步吗?那恰恰应该叫做极端反动,金融资本控制的社会是一种罪恶腐朽的生存方式。所以,美国才有99%的人不得就业机会,而用occupy这个movement来占领华尔街,大多数99%的人要打击的是华尔街极少数人得益,大多数人连得到社会就业的条件都没有,因此没有社会收入,这是美国金融资本制度的反动性。

    面对金融资本全球化这个主流趋势,如果我们不能在金融资本阶段思考问题,仍然停留在产业资本阶段思考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思想落后,绝不意味着我们能够通过这种讨论达到提高思想水平的高度。

    所以说,今天中国大部分的主流讨论希腊问题,整个思路是荒唐的。

    今天在这个教室讨论希腊,必须使你们的思想认识上升到我们强调的金融资本阶段什么是主要矛盾?

    4、希腊公投有可能毁掉欧元区,美元区将坐收渔利

    第三个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需知,金融资本内部的对抗性矛盾是导致金融资本趋势性变化的主要矛盾!也就是说,美元集团与欧元集团在金融全球化竞争中的内部矛盾,是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

    需知,两大金融资本集团在金融资本阶段内部的主要矛盾问题,本来是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理论给你们讲清楚了的:主要矛盾对事物演变起决定作用。两大金融资本集团对抗性的主要矛盾中,发生的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高盛集团通过阴谋诡计,把希腊经济失败,产业移出这样一个国家推进欧元集团。注意,今天希腊这个60%的人投票反对,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结果很可能是从欧元区撤出,如果欧元集团处理希腊的问题不慎重使得欧元区中希腊离开,很可能就是一个多米诺骨牌,导致整个欧元区的解体。一旦欧元区衰败,当前世界格局形成的美欧亚三足鼎立的牌局,欧洲可能就此衰败、欧元区就此衰败。然后,导致美国和亚洲之间的对决。这个世界的三足鼎立,老三国演义的格局很可能衰败。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高盛这招木马计所做的希腊进入欧元区,就相当于特洛伊木马进城。于是,埋进了欧元区的一个特洛伊木马今天终于爆发了,木马计成功了!

    诚然,得这么看才能看到在希腊发生的是什么。这跟希腊所谓的左翼政府胜利的表面现象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客观地看,在欧元区参与今天的金融资本阶段全球竞争所形成三足鼎立的过程中,左翼政治的作用很复杂。如果完全按照传统的产业资本阶段,老的马克斯主义理论看左翼胜利了。但是,如果按照今天金融资本主义阶段的新马克思主义来看,这很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结构性的解体,destruction,实质是什么呢:欧盟本来就没有政治军事实力来保卫欧元区的稳定。如果我们这样来看,希腊这次全民公决胜利恰恰是高盛埋下的木马计的门成功打开了,“武士”从木马里冲出来了毁掉欧元区,如果他能真的做到,那对美国来说就是利益最大化。因为所有欧元区的虚拟资本收益都会被美元抄底。

    二、希腊出路

    我们预期一下这个结果,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能不能维持,这是一个大问题。

    但,这不取决于欧元区的政府,而是取决于欧元区的金融资本集团。我刚刚说到金融资本无祖国,欧元区的金融资本集团和美元区的金融资本集团性质是一样的,他们只要在虚拟资本的汪洋大海里面捞取资本收益,因为资本只需要依靠加快流动性来短期获利。

    对他们来说如果一旦欧元区解体,整个欧元区的金融资本将遭受很大的损失,甚至摧毁性的损失,因此他们会下很大的努力来防止因希腊退出欧元区造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欧元区的金融资本会尽可能维护欧元仍然作为金融资本集团存在,这是他们加入全球竞争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再来看希腊,如果希腊一旦退出,首先萨米尔·阿明说的delinking有没有可能实现呢!对不起,在现在的资本主义大格局下,希腊的退出只能表现为自身社会危机的爆发。你说的政府过度负债代价转嫁给民众,我估计代价会转嫁给大多数过去享受相对比较好福利的中产阶级民众,反正穷人失业已经很穷了。

    现在最主要的负担是二次分配入不敷出。例如,希腊10%以上的人属于财政供养人口,注意了这个比例希腊最高,连出租车司机都是享受公务员待遇。这部分人福利很高每年无偿得到1000多欧元的补贴。他们占有这个社会的二次分配的相当大的份额,这个现象是不合理的。一旦希腊退出,希腊自身的紧缩不可避免会让中产阶级受到损失。

    客观看,如果退出,未来仍然取决于希腊危机之后是否能够有效形成支撑本国经济的产业。目前看,有没有可能呢?对于一个只有1200万人口的半岛型小国来说,重新形成支撑本国经济的支柱型产业不大可能。那么,他的社会危机还会延续。

    由此看所谓代价转移给民众,这个说法本身值得分析,转移给什么民众?如果本身转移给那些过去已经过多享受财政补贴的中产阶级民众,这并不一定就是坏事,政府应该减少他们无偿得到的福利,并且得和一般社会大众一样共同承载这次危机代价。更何况,这次危机一定程度上是中产阶级造成的,因为他们不肯减少自己得到的无偿收益而造成的社会财政危机,代价本来应该由他们承担,他们却以各种名义转嫁给全社会。

    对希腊的分析,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现在能说的就这么多。我认为这个危机,如果不能通过大家在危机教训中形成共识,重建希腊的经济结构,恐怕这个危机很难化解。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